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抱錯奶娃 > 第十章

抱錯奶娃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那個女人是誰?

    咦,是她!

    好奇怪,她為什么輕飄飄的,足不著地,好像有一道力量拉著她……欸,有一扇門,門下透著光,是叫她打開門嗎?

    握著門把的手十分遲疑,似乎門后頭有著足以傷害她的巨型怪獸,它會用它的利爪將她撕成兩半,讓她血肉模糊,尸首分家。

    “開呀!快打開,不打開你永遠不知道真相。”

    一道聲音催促著,似遠似近,似在嗚咽,似在桀笑。

    莫筱亞顫著手,緩緩拉開看似沉重,其實輕拉就開的門板,一片光射向她雙眼,她什么也沒看見就先心痛如絞,痛得幾乎要叫出聲。

    驀地,光線漸漸暗了下去,一張床出現在她面前。

    赤足走進,她心痛地捂住嘴巴,在他們的床上躺了兩個人,一個是口口聲聲愛她的丈夫,另一個是陌生的金發女子。

    他們赤luo著,相擁而眠。

    不、不……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她,用他的背叛來回報她的愛,她懷孕了,他知不知道?!為了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她特地提早一天回家……

    不行,她承受不住,必須逃開,不然她會想殺了他。

    “咦,小亞,你回來了……怎么又走了?什么事那么急……啊!糟了,不會是誤會了吧?!”

    誤會?

    跑得急的莫筱亞隱約曉得自己撞到一個高瘦的男人,他手中捧著一袋食物,似乎是認識的人,但淚眼模糊,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好累,為什么這么累,身體在往下沉。

    “小亞,醒醒,別再睡了,我保證以后什么都聽你的,你要做什么我都由你,絕對不會再管東管西……”

    唔!是誰在哭?哭得這么難聽。

    莫筱亞想移動手指,拂開擋在面前的黑霧,但是她發現很難,她全身像裹上了一層石膏,動彈不得,僵硬得讓人很不舒服。

    她又試著要動,一次、兩次、三次……好難,是誰壓著她?還不放開,她想睜開眼睛。

    “老婆,我一定收斂脾氣,改掉龜毛個性,也不亂吼人,盡量不挑剔……嗚!你怎么可以在我眼前出事,我會一輩子做惡夢……”

    老婆?

    啊!她想起來了,這個聲音是她老公康永澤,他到底在哭什么?她又沒死……等等,她記得有輛車撞上她,然后她往后倒……

    她出了車禍,在離家不到一百公尺處,當時她稍稍冷靜,要回去找偷吃的老公算賬。

    莫筱亞的記憶回來了,但她以為這是她第一次發生車禍的時候。

    老公抱著其他女人的畫面讓她氣憤難當,她非常用力的想把眼睛睜開,大罵他是說謊的騙子。

    躺在雪白床單上的女子顫動著蝶翅般的長睫,眼皮底下的眼珠快速的轉動,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臉色也慢慢漲紅。

    突地。

    “孩子呢?”

    “孩子在保溫箱,他早產一個多月,呼吸有點微弱,但體重有一千九百二十公斤,醫生說他健康情況良好……嚇!老婆,你……你醒了?!”

    紅著鼻頭的男人驚愕的睜大眼,久久回不過神,以為自己在作夢。

    “保溫箱……”她的孩子?

    為母則強,原本想指責丈夫背叛的莫筱亞,她一醒來脫口而出的不是謾罵,而是關心潛意識里想保護的寶寶。

    “老婆,有話好好說,不要再嚇我,我的心臟快被你嚇停了……”康永澤怞了怞鼻。丟臉地以手背抹去臉上的淚。

    “你哭了?”她的心發酸,心軟地原諒他曾犯過的錯。

    一個男人肯為他的妻子落淚,還有什么不能諒解,在他心里仍把她擺在第一位,才會因她的痛而傷心。

    “才、才不是,我剛才去洗臉,水還沒干。”死要面子的康永澤不承認自己苦的慘兮兮,強裝硬漢。

    “我躺了多久?”感覺好像一輩子,骨頭都僵硬了。

    “三天。”他說的時候還有濃重的鼻音。

    “三天?”才三天?怎么可能,她的孩子明明才一個多月大……

    突然,車禍、“龍之屋”、櫻子奶奶、離婚……一幕幕場景飛快地掠過,補齊了消失的記憶,莫筱亞想起她的……前夫。

    “車子撞上你,你流了好多血,孩子也提早出世,醫生緊急開刀。剖腹生產,你產后血崩,我們輸了很多血給你……”他哽咽得說不下去,心有余悸。這三天是他這輩子最痛苦的煎熬。

    “我們?”她像鸚鵡,不斷重復他的話。

    “除了‘蘭屋’的女人血型不符外,她老公。‘梅屋’的夫妻、物部管家和物部太太。咳,姓拾的也捐了,大約三千西西的血量才把你就救回來。”她一度休克,兩次瀕死。

    “他們真是好人。”原來她曾經離死那么近,從鬼門關前繞了一圈回來。

    “你的命是大家給的,從今以后,你要更小心,不許胡來!”他惡聲惡氣的低吼,警告她愛惜生命。

    莫筱亞眨了眨眼,語氣異常輕柔。“你不是說只要我醒過來,什么都聽我的,也不再大吼大叫了,要改改你的壞脾氣?”

    “啊!你聽見了?”他表情整個窘了,耳根泛紅。

    “對呀,你那么努力在我床頭哭……”見康永澤倏地瞪眼,她識相的收起“敏感”字眼。“我是說要不是有你殷切呼喚,我也不會這么快清醒。”

    “不算不算,不管你聽到什么都不算數,你在作夢,我什么也沒說。”他否認到底,死不認賬。

    “你的意思是要我再長睡不起嘍?”果真是賴皮鬼,什么都能賴。

    康永澤一聽呼吸一窒,臉色灰白。“你在胡說什么,不許詛咒自己!”

    一次就嚇得他差點肝膽俱裂,他哪禁得起第二次。

    “調皮鬼,你別嚇他了,他真的會哭給你看。”一句嘲笑從病房外傳入,笑聲爽朗。

    提著水果籃和一束花的拾又鏡笑著走進,不因某人的臭臉而不快。

    “你又來干什么?未免來得太勤快,醫院是你家開的呀,照三餐來巡視。”康永澤很不高興的吼人。

    “我來看我孩子的媽。”拾又鏡說話的語氣好不愉快。

    “孩子的媽?”是指她嗎?

    錯愕不已的莫筱亞看向一旁的前夫,以為他會像以前一樣大發脾氣,用最刻薄的言語罵得人家無地自容。

    誰知他只是瞪了一眼,悶聲解釋,“我同意孩子認他當干爹。”

    “你同意?”她驚訝得睜大眼睛。

    天要下紅雨了嗎?還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他怎么會突然轉性,容許他兒子喊別人爸爸?

    “你一定很訝異他為什么性情大變,像是被外星人附身呢?其實是你情況危急時,我率先挽起袖子輸血給你,不然以你當時的出血量來看,別說是孩子,連你也救不回。”

    他欠了他一份人情,所以他勒索他。

    拾又鏡的臉上雖掛著笑,但這三天他的心情沉重得無以復加,當時的捉弄純粹是玩笑性的報復,誰知差點釀成無法挽回的憾事。

    幸好人能順利救回來,不然他會一輩子內疚,因一時的興起而害了心愛的女人。

    “啊,真的謝謝你,你救了我和孩子。”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拾又鏡愧不敢當,想說不必言謝,卻被愛吃醋的男人出聲打斷。

    “干嘛謝他,要不是他騙我你被綁架,我也不會在那里枯等,你也就會好好的,連點傷都沒有。”著家伙根本是罪魁禍首,沒揍他一頓就該偷笑了。

    “別這樣,人家也不是真的有心害人,是我太心急,走路不看路……”她也要付一半的責任。

    “不,他說得沒錯,是該怪我,當時我若拉住你,你就能免去這次劫難。”他太輕忽女人的感情,為了愛不顧一切。

    拾又鏡再一次遺憾,這個用情至深的女人不屬于他。

    “意外嘛!沒人預料得到,誰也別自責,反正現在沒事了,否極泰來。”莫筱亞撫著肚皮,有些不適應它“太平”。“對了,孩子呢?他長得像誰。可不可愛?”

    “孩子?”

    一提到新生兒,拾又鏡是忍俊不已,想笑又得忍住,而孩子的爸則一臉古怪,眼神飄忽。

    “怎么回事?你們為什么不回答,是不是寶寶……”她不敢問,心口揪緊。

    “別緊張,沒事,你三天沒醒來,他也三天沒離開你床邊,寸步不離的守著你,孩子他一眼也沒看過。”反倒是他一天去看好幾回,搞不好寶寶會錯認他才是生父。

    “姓拾的,你少說兩句,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多事。

    過河拆橋呀!“好吧!我會少說兩句,絕不會告訴小亞你跪著求醫生救她,還哭得整間醫院的醫護人員和病人想把你趕出去,以及……你有三天沒洗澡了,不吃不喝還是我強迫你進食。”

    他什么都沒……說。

    “阿澤……”莫筱亞眼眶泛紅,感動地握住他的手不放。

    他脾氣壞,個性差,人品也不佳,唯獨對她情比金堅,她不該再要求什么了。

    “咦,小花蕾,你左手手指上戴了什么?”好刺目,閃光燦燦。

    “嘎?!這是……”一只鉆戒。

    莫筱亞狐疑地舉手一瞧,當場一怔。

    “你、你們那是什么眼神,孩子都生了,我還不把孩子的媽娶進門,豈不是被你們說禽獸不如。”

    誰罵得過他,嗓門不夠大吧。

    “作賊心虛”的康永澤臉紅脖子粗的大聲囔囔,一副他很委屈,被迫娶老婆的模樣,先聲奪人好掩飾他趁人昏睡不起時,偷偷地套上戒指,讓人不得不認賬的事實。

    可是,他想娶,也要問人家嫁不嫁,這種霸王硬上弓的強盜行為實在太可恥了,讓人很無言。

    不過,拾又鏡和莫筱亞沒揭穿他的小人行徑,兩人相視一笑,一切情情愛愛化為煙云,盡岸日后的談笑中。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鞭炮聲不絕于耳,私人創辦的“失婚婦女基金會”正式成立,會址設于日式建筑“瀧之屋”,榮譽會長管仲賢,執行長龍之物櫻子,特別助理有三位——鐵木蘭、風亦菲、莫筱亞。

    今天同時還有場別開生面的婚禮,特別助理之一的莫筱亞下嫁某知名廣告公司創意總監,她是梅開二度,卻是嫁同一個男人兩次。

    所以這一天也特別熱鬧,廣邀各界嘉賓,上至政壇大老,下至升斗小民,幾乎都是應邀來賓,喜筵以歐日復合式自助餐供人隨意取用。

    更獨特的是新人不收禮金,他們在“龍之屋”的入口擺了四個捐款箱,依個人財力決定捐款金額,全部所得捐給該基金會。

    而新郎上一次結婚的三名伴郎也都盛裝出席,不一樣的是這次他們成了招待,負責擋酒,不能讓新郎沾到一滴酒,不然新郎威脅要痛扁他們一頓。

    “你們不覺得很刺眼嗎?”前伴郎一鄭玉鋒發出不平。

    “非常刺眼,哪有人抱著小孩拜堂。”前伴郎二殷海洋摸著平頭,同樣不滿,

    穿西裝的話,可能還不那么格格不入,問題是,穿著紅蟒袍的新郎一手拿著紅線,一手抱著奶娃,畫面怎么看怎么不協調。

    “不要嫉妒,難道你們想參加他們第三次婚禮?”前伴郎三卓文晉此話一出,其他兩人瞬間臉色發白。

    人家結婚關他們什么事,為什么要攝于新郎瀅威,從頭包到尾,沒得吃、沒得喝,還得扮笑臉,跟每個不認識的人說謝謝,哈腰鞠躬。

    更過分的是,這場婚禮所有支出報“公帳”,康永澤一個人娶老婆,他們三個合伙人出資,這還有天理可言嗎?因此,兩次就夠了,沒人希望再來第三回,荷包實在吃不消。

    “君要不要去跟新人說幾句祝賀的話?”身體微恙的執行長如此提議。

    羊不要。殷海洋直接搖頭。

    耳你瘋了。鄭玉鋒瞪著眼。

    “卯好吧,那我去瞧瞧,待會你們多費心了,我好像又發燒了。”這爛身體,三天兩頭掛病號。

    “獨什么?!”

    “家又?”

    制兩人瞪大眼,一副被雷劈到的呆樣,順便打兩個驚恐不已的樣子。

    作三人少一人,表示他們得喝更多的酒,應付更多的人,分擔更重的責任,而他,一走了之。

    天哪!救郎哦!想讓他們早日投胎嗎?

    可是他們又不能說不,不得不認命,因為卓文晉的健康狀態真的很差,他肝不好,有長年胃疾,心臟出了點小問題,膽汁有逆流的現象,肺葉有一邊稍微塌陷……

    總之,他是醫生的最愛、醫院的常客、臨床試驗的白老鼠,人家是三餐加宵夜,他是二十四小時藥不離身,用藥吊著命,誰敢讓他太躁勞。

    所幸他智商相當高,別人九十九分的努力,他只要一分天份就能追上,因此他這個月上不到十天班的執行長才能統御全公司,備受愛戴。

    “豬小妹……咳,小亞,你家暴龍呢?”怎么缺了一個?

    白胖體型已是過去式的纖柔女子掀起紅蓋頭,看了眼。“小暴龍餓了,他抱著兒子找奶去。”

    兩人的兒子已經五個多月大了,因為老子與小子爭寵,所以小暴龍不滿兩個月就斷奶了,改喝沖泡的牛奶。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星光廣告的執行長卓文晉。”他自我介紹。

    偏著頭,她故意想了很久。“沒什么印象。”

    “喔,是嗎?本來想跟你解釋你失蹤那一天所看到的情景,既然你想不起來,也就不必說了,那就祝你們白頭到老……”他話說一半,作勢要離去。

    “等一下,卓執行長,聽聽也無妨。”原來她那天撞上的人是他。

    “反正你不記得了,說了也沒用……”大紅嫁裳伸出一雙小手,拉住他。“不過呢,我剛好有空,聊一下也好,你家暴龍的人緣有多差你知道吧!”

    “略知一二。”他根本沒人緣,眾人怨。

    “嗯!大伙喝多了酒后情緒總是比較不好控制,你家那個又喝得特別醉,有人起了頭要整他,所以他那天抱的其實是玉茹的侄子,他有點胖,體型和你差不多,所以我們幫他戴上了金色假發……”接下來就不用他多說了。

    “……執行長,你怎么曉得我恢復記憶了?”這件事她誰也沒說,當是秘密。

    卓文晉低笑。“你在筵席上叫了小娟的名字,要是你記憶還沒恢復,不可能獨識她一人。”

    玉茹和小娟都是公司的員工,與她感情甚篤。

    原來如此,她自己露了陷。“執行長,我不想再當小助理。”

    莫筱亞的意思是一旦讓康永澤知道她恢復記憶,她家的大魔頭會再把她當成以前的小助理任意使喚,而不是像現在是個妻奴,老婆至上,對老婆百依百順的好男人。

    “咳、咳!我會保密。”他很想笑,一張臉憋著,快得內傷。

    “……不客氣。”

    心中的結被解開了,真相還原,莫筱亞心里的沉重感頓時消除。

    但是,她那個變態老公未免也太會吃醋了,居然在第二次婚禮要求行古禮,新郎、新娘打扮得像古人,他知不知道這大熱天做這種打扮會熱死人,而且是從頭蓋到腳的鳳冠霞披。

    而康永澤的理由是——

    “白紗禮服太露了,露肩露背又露胸,我的老婆干么要分給別人看,你身上每一寸肉都是我的,何況換換花樣也不錯,人家會說我們別出心裁……”

    *想知道“龍之屋”的“蘭屋”房客鐵木蘭如何和她深情的前夫復合嗎?請看花園系列1412下堂妻傳說之一《倒貼前妻》

    *想知道“龍之屋”的“梅屋”房客風亦菲和她火爆的前夫破鏡重圓的過程嗎?請看花園系列1434下堂妻傳說之二《燙手前夫》——

    推薦:

    寄秋【下堂妻傳說】系列在線閱讀:

    下堂妻傳說之一《倒貼前妻》作者:寄秋/html2/94013/index.html

    下堂妻傳說之二《燙手前夫》作者:寄秋/html2/94152/index.html

    下堂妻傳說之三《抱錯奶娃》作者:寄秋/html2/95115/index.html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抱錯奶娃最新章節 | 抱錯奶娃全文閱讀 | 抱錯奶娃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微乐龙江棋牌 qq游戏四川麻将外挂 ↙微乐龙江麻将 销售是最赚钱的职业吗 一天挂机赚钱软件多少钱 微信挂机赚钱平台dq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少 qq欢乐麻将app单机版改金币 导航页靠什么赚钱 看视频还能赚钱的软件叫什么 金蝉捕鱼平台 捕鱼达人2旧版本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摆地摊卖日用品赚钱吗 下载一个微信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地铁运行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