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閻羅欠定性 > 第十七章

閻羅欠定性 第十七章 作者 : 米恩

    【第九章】

    煙霧彌漫、香火鼎盛。

    三年一度盛大舉辦的觀音壽誕在云霄城稱得上是件大事,別說當地的善男信女,就連皇室的皇子、公主都會選在這天出宮參拜,可見這盛會是多么的隆重。

    此時觀音廟里人潮如螞蟻般密麻,香客只進不出,將平時挺寬闊的廟門擠得水泄不通。

    “芯兒,你小心點!”孟修努力護著周紫芯,擠出廟門。

    “孟大哥,芊容和楚大哥他們沒跟來——啊!”她頻頻回頭,找尋和他們走散的兩人,卻不慎被人踩著了腳,痛得她驚呼一聲。

    “怎了?是不是被踩著了?”他擔憂不已,帶著她往后山的楓樹林走去。

    到了楓樹林,人潮頓時少了大半,孟修扶著她來到一處無人的亭子里坐下。

    “要不要緊,很疼嗎?”

    “不疼。”周紫芯揉著腳,眉心緊攢,仰頭四處張望著,“孟大哥,楚大哥他們走散了,你可有和楚大哥約在這楓樹林相等?”

    方才一參拜完,他們四人便被人群沖散,楚天凜為了拉住被撞倒在地的孟芊容而和他們走失,她頻頻想回頭尋人。孟修則提議先出廟再說,畢竟廟里頭人潮實在太多,杵在那等人也不是辦法。

    “沒有。”他注視著她微腫的腳踝,“芯兒,你的腳腫起來了。”

    “呃?”聞言,她這才低頭審視,發現腳踝真有些隆起,“不打緊,沒很疼的,倒是楚大哥他們——”

    “芯兒!”孟修沉下臉,看著她憂心的小臉,“楚天凜一個大男人,走不丟的,就算他不曉得回孟府的路,芊容也曉得,你能不能關心一下自己的腳?”

    楚大哥、楚大哥!她就這么關心那個楚天凜?關心到連自己受傷了都不顧?

    他難得對她生氣,應該說從沒有過,這讓周紫芯有些訝然也不解。

    “我真的沒很疼的,孟大哥——你在生氣?氣什么?”

    對孟修,她一向直來直往,或許是他慣性的疼寵,讓她有話便說,不需顧慮太多。

    聽她這么問,孟修再也隱忍不住滿腔怒火,咬牙道:“我當然該生氣,我的未婚妻當著我的面抱著別的男人,口里、心里擔心的也是別的男人,眼底全沒我這未婚夫的存在,你說我怎能不生氣?”

    當他看到芯兒滿臉嬌羞的偎在楚天凜懷中時,他差點沒氣到發瘋。

    他們兩人相擁的畫面太登對、太適合、太——讓人嫉妒!

    嫉妒到讓他恨不得上前給楚天凜一拳,若不是怕芯兒嚇到、若不是那里人來人往,他絕對會這么做。

    那一幕讓他心頭的恐懼與猜疑揚到最高,他本就懷疑他們孤男寡女一同上路,是不是有什么曖昧,然而即使他之前懷疑,卻還是選擇相信芯兒,相信楚天凜只是她口中的恩人那樣單純。

    然而當他看清他們兩人之間流動的情愫時,他才發現是自己太過天真,這兩人根本不可能單純,就算他們互動的確清白,在感情上也不可能清白。

    他不能接受他的未婚妻心里藏著的人不是他,而是另一個男人!

    自己從小呵護、心心念念的人兒居然愛著別的男人,他豈能不生氣不氣惱

    “孟大哥,你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周紫芯急急地向他解釋事情始末,然而孟修仍是一臉不悅。

    “孟大哥,你別這樣,我和楚大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嘆了口氣,她斂下眼睫,掩去眸底的苦澀,“他對我很厭煩,恨不得甩了我,自個去逍遙自在,你真的誤會了。”

    即使她刻意掩飾,那抹苦澀卻逃不過孟修的眼睛,他眸光一閃,回復方才的溫和語氣,“既然是這樣,我就放心了。”

    聽他這么說,周紫芯才松了口氣。她會緊張,并不完全是因為孟修,有大半的原因是怕楚天凜得知,誤會她又想死纏爛打。

    “芯兒,”驀地,孟修握住她的手,她一驚,下意識便要掙脫,而他卻握得死緊,“我爹過兩日便會回府,到時我會和他提起咱們的婚期,若他允許,我希望在這個月月底就迎你過門。”

    “什么”月底今兒個都十五了,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從沒喜歡過他,她只當他是哥哥,她心里早有了喜歡的人呀!“孟大哥,你聽我說,我—”

    “別叫我孟大哥,”他沉聲糾正。以往是不想逼她,現在他不逼不成,他得趁芯兒未察覺到楚天凜對她的感情之前娶她進門,“叫我修,我是你未來的夫婿,不是你大哥,從今日起,你得改稱呼,喚我的名字。”

    發現他是認真的,周紫芯更慌了。她還沒想到要如何拒絕他,婚事千萬別來得這么快啊!“孟大哥,婚事能不能先緩一緩?我還沒做好準備——”

    “修,我說過喚我的名字。”

    無力感油然而生,她沉住氣,企圖讓他聽進她的話,“孟大哥,我一直把你當哥哥看待,喚你大哥是種尊重,我曉得你對我好,可我對你僅有兄妹之—”

    “芯兒!”一聲大喝打斷了她的話,孟修斯文的臉孔籠罩著怒氣及難過,“我愛你,打從第一眼見到你就愛上了你,認定你是我的妻,雖然沒得到你的允許,但父母之命不可違,這門親事是周伯父親口允下,你不答應也不成,你放心,婚后我會真心疼你、呵護你,一輩子不讓你受委屈,所以,別說出任何拒絕的話,知道嗎——”

    捧起她因太過驚訝而呆愣的小臉,他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她全然忘了該掙扎,腦袋因孟修一番深情的告白而亂成一團,等她意識到該掙扎時,臉色卻整個死白。

    因為,她瞧見了站在亭外的兩人,一個是掩嘴偷笑的孟芊容,另一個則是讓人瞧不出情緒的——楚天凜。

    回到孟府,已近傍晚。

    周紫芯面色蒼白,推說吃不下晚膳便回房歇息,孟修則一回府便召來總管,特意在楚天凜面前吩咐總管該采買哪些婚禮要用的物品。

    而孟芊容則一路上回來都十分開心,現下確定哥哥要迎娶周紫芯過門,更是高興得不得了。

    “哥,你何時要迎娶芯姊姊過門?”

    “月底。”孟修略帶挑釁的看向楚天凜。

    “哇!這么快呀!”她樂得喜上眉梢。太好了!這么一來,她就不用擔心芯姊姊和她搶楚大哥了。

    想到周紫芯和楚天凜相擁的那幕,她就滿腹火氣。芯姊姊可是哥哥的未婚妻,怎么可以抱別的男人,雖說是誤會,但那無比和諧的畫面就是刺眼,刺得她不是滋味。

    “嗯,省得夜長夢多。”孟修意有所指的說。

    “那爹爹呢?你知會他了沒?他肯定會很開心——”

    聽著他們兄妹倆一搭一唱,楚天凜不發一言,面無表情的走出大廳,誰知,孟修卻突然追了出來。

    “等等!”

    回過身,楚天凜神情冷凝的看著他。

    “楚兄,你是芯兒的恩人,現在芯兒就要嫁我為妻,你也就是我孟修的恩人,周府的這份情我自然該為她還,你有何要求,盡避開口,只要在我能力所及之內,我定為你辦到。”一席話說得不冷不熱,卻無時不提醒楚天凜,周紫芯將成為他妻子的事實。

    楚天凜俊眸在黑夜里閃過一絲冷光,嗤聲道:“怎么?現在當恩人的都這么好打發是不?一個說要終生伺候我的女人出爾反爾就罷了,現在還要你為她償還這份恩情?”他冷笑一聲,“告訴你,這份恩情除了周紫芯自個還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說完,他拂袍便走。

    “等等!”孟修臉色一變的急喚,豈知楚天凜壓根不理的直往前走,讓他恨恨的大喊,“楚天凜,不論你怎么想,芯兒將嫁予我已是事實,我孟修的妻子是不可能待在你身邊的,你趁早死心吧!”

    風聲混著孟修的叫囂傳到楚天凜耳里,讓他差點忍不住,返回一拳打爛他的嘴。

    該死的!他以為還來得及向她坦白自己的心意,沒想到孟修早他一步,不僅如此,周紫芯竟然答應嫁給孟修,還——讓他吻了她。

    想到那令人怒火翻騰的一幕,楚天凜又加快腳步直往“東苑”走去。

    他要見周紫芯,他要親口聽她說!

    “少夫人,水備好了,讓奴婢伺候您入浴。”一名婢女恭敬的對著坐在梳妝臺前的周紫芯說。

    傍晚回府后,孟修便下令要府中下人全改口喚她少夫人,這讓周紫芯聽得很不悅。

    她擰起柳眉,淡著嗓道:“別這么叫我,我不是你們的少夫人。”

    她沒有答應這婚事,何來的少夫人?可孟修怎么也聽不進去,回來的路上,孟芊容歡喜的拉著她直喊嫂嫂長、嫂嫂短的,孟修則在一旁幫腔,兩人一人一句讓她無法插話,再加上楚天凜一路默然無語令她心更沉,種種因素使她找不到機會開口,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他瞧見了吧?瞧見孟修吻她,他——會怎么想她?

    覺得她隨便?覺得慶幸擺脫她?還是——會感到一丁點的氣惱?

    心煩意亂,她根本無法消化這來得突然的一切。

    “不成不成,少爺吩咐過,一定要喚周姑娘少夫人的——”若不這么喚,可是會被責罰的。

    嘆了口氣,她不再糾正,任由婢女為自己褪去衣物后,再跨入浴桶,“你先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是,若少夫人有事吩咐,再喚奴婢。”語畢,婢女即退了出去。

    天候漸涼,浴桶里的水溫燙得恰好,讓她舒服的吁了口氣。

    腳踝此時正隱隱刺痛,一路回來時她還不覺得疼,直到回房脫去鞋襪,她才發現腳已腫了個包,而現在泡在熱水中,她才漸漸感到疼痛。

    “真疼——”揉掐著腳傷處,她發覺疼痛益發劇烈,但她并不想找大夫診療。

    就讓它疼吧!看是否能藉由這股疼來轉移心頭的紛亂。

    閉上眼,周紫芯企圖靜下心,好好想想今日發生的一切問題,然而眼才剛閉上,一聲轟然巨響,嚇得她倏地又睜開眼,緊接著,傳來一聲熟悉的怒吼。

    “周紫芯!我有話要問—”

    才沖入房卻見她泡在浴桶里,憤怒的嗓音戛然而止,楚天凜當機立斷就回身,不過不是出房,而是砰的一聲,關門落鎖。

    周紫芯錯愕的瞪著他旋風似來回穿梭的身影,但更錯愕的是—見她在沐浴,他竟然沒出去

    她連忙沉入水中,結巴道:“你、你——你這是做什么?”

    他這么盯著她作啥?那眼神讓她頓時紅了臉。

    聽她出聲,楚天凜這才回過神,俊臉微窘。

    該死!他是來興師問罪的,他該轉身,可他雙腿卻不聽使喚的動也不動,雙眸更是貪婪的鎖著她紅艷的緋頰。

    強迫自己的視線不準往下移,楚天凜冷著聲問:“你要嫁給孟修?”

    周紫芯一怔,沒想到他竟會直接殺來質問。先前一路上,他啥也沒問,甚至毫無反應,她還以為他——毫不在意,但——

    微抬眼睫,她直凝著楚天凜眼底那抹狂燃的怒火。以前沒發現,直到這時才發覺那之中不僅是惱怒而已,似乎還摻雜著——類似吃醋的情緒?

    “我——”哎呀!不知為何,看他氣呼呼的模樣,她居然感到很開心,唇角忍不住微微揚起。

    她唇畔的那抹笑無疑是火上加油,讓楚天凜隱忍已久的嫉妒頓時爆發。

    他沖上前,抱起躲在浴桶里偷笑的女人,惱火的將她扔到床上, “笑什么!能嫁給心愛的人很開心是嗎?能擺脫我當孟府的少夫人很愉快是嗎?該死!閉上你的嘴,不準笑!”

    他愈叫她不準笑,她就愈想笑,尤其是看清他眼底濃濃的妒意時,那笑花益發燦爛。

    怎么她之前會笨得以為他所有的不善都是為了報復她?他的惱火和吃味是那么的顯而易見,是她之前太傻抑或是楚天凜太會隱藏,她怎會完全沒察覺?

    “可惡!不準笑—”妒意戰勝了理智,他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他要這個女人,即便她之后會恨他,他也不放手!

    ……

    “我承認,一開始的確是嫌你麻煩、固執、死心眼、纏人,但我還是忍不住想保護你——我會趕你,是怕你受到傷害,我的仇家不少,你跟著我只會受到牽累,所以才趕你,可—”他挫敗的低咒一聲,又道:“可我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喜歡上你、會因為你只把我當恩人而氣憤不已、會舍不得讓你走而跟到孟府、會因為你要嫁人而差點發瘋——該死,我干么跟你說這么多!”

    說了一大串后,他感到懊惱,本以為周紫芯會因為他的表白而感到不知所措,怎知,她竟笑開了嘴,那笑容還過份迷人,讓人心魂俱醉。

    “你又笑什么?”惱火的瞪著那抹笑,楚天凜威脅道:“我先說好,你休想在攪亂我的心后,又想嫁給別的男人,聽清楚,休想!”

    “我沒有要嫁他。”

    “要是你敢嫁,我就殺了孟修,殺光孟府所有—”

    她突然的插話令楚天凜瞪大眼,盯著她溢滿深情的美眸,頓時闔不了嘴。

    她說了什么?為什么他有種腦袋灌了漿糊的感覺?

    瞧他這呆若木雞的模樣,周紫芯笑得好歡快,勾下他的頸子送上紅唇,在他唇畔呢喃著,“我從沒說要嫁給孟大哥,那是他一廂情愿的想法,我剛才還正苦惱著該如何退婚,你就闖進來了。”

    再啄一下,她又說:“如果我說,不管你是否真的兇我、真的討厭我,我還是喜歡你,你會信嗎?不是因為恩人,就只是單純的——喜歡你。”她眨著柔情似水的美眸,嬌柔的紅了臉,“你說的沒錯,我是固執又很死心眼,所以打從我決定將自己獻給你之后,我的人和心便全是你的了,就算你不要,我也不會給別人,你懂嗎——”

    “你——”他耳里嗡嗡作響,還沒想到如何反應,微張的唇已被她吮上。

    細碎啄吻落在他的唇、他的頰和他的鼻上,身子被他緊緊擁住,他溫熱的唇旋即落下,熱切的吻著她的,直到彼此都喘不過氣,他才甘愿放開她。

    “你剛才說了什么?再說一遍。”她說她不是將他當恩人,她喜歡他,這是真的嗎?如果是夢,他真不想醒來。

    她輕笑出聲,柔情的說:“我愛你。”

    確定他的心意之后,她所有的憂郁及苦澀全都煙消云散,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愉快。

    楚天凜完全僵住,費了好大的心力才消化這三個字,嘶啞的低吼,“女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她最好別和他說笑,他開不起這種玩笑。

    “當然——”眨著無辜的大眼,周紫芯羞澀的說:“知道!”

    她非常確定自己的心意。

    一句話,讓楚天凜徹底失控,“該死!先說好,一旦你招惹了我就別想我放手,不準后悔、不準臨陣脫逃、不準—”

    所有的不準全被周紫芯堵上的軟唇封在嘴里。

    這一夜,他們不只有許多的話要談,更有許多的事要“忙”——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閻羅欠定性最新章節 | 閻羅欠定性全文閱讀 | 閻羅欠定性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单机斗地主不用网络 过去投资免费赚钱生意 到拉萨旅游还赚钱 拆旧电动能赚钱吗 北京麻将怎么算钱 开车摆摊兼职卖什么赚钱 微信麻将小程序好友房 开个什么样的佛店赚钱 轩辕传奇平民赚钱攻略 怎么样去快乐团队赚钱 喜欢赚钱不喜欢花钱 兼职网站打字赚钱吗 在海南养殖鹌鹑赚钱吗 捕鱼大富翁ios版去哪下载 家庭养殖什么昆虫赚钱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