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暖暖包女孩 > 第六章

暖暖包女孩 第六章 作者 : 簡薰

    【第四章】

    在錄音周結束前,阿派很認真的跟凌天宇說:“找一天你有空的時候,我要去你家玩。”

    凌天宇揚起眉。他剛剛聽到了什么?

    前一分鐘他們才在因為十首歌大功告成,彼此高興了一下,阿派正在算成品時間給他,怎么話題一轉就變成這個?

    “你沒聽錯,我要去你家玩。”

    凌天宇皺眉,“我家沒什么好玩。”

    “可是我想去。”

    “你現在是在演五歲小孩嗎?”

    “那我求你。”

    三月的天氣已經有點回暖了,但凌天宇還是起了雞皮疙瘩,“我很少拜托人,但我認真拜托你不要這樣跟我說話,很驚驚。”

    “我只是想表達我的誠意。”

    凌天宇難得的回了。阿派啊阿派,你到底怎么了?

    過去那么多年,阿派連他家住哪都沒問過,現在卻突然要去他家玩,還指定要吃個便飯?

    靜默中,只見阿派悠悠嘆口氣,用跟他粗獷外表不搭的語氣說:“我不是對你家感興趣,我是對你家的助理感興趣。”

    “曉珊?”

    點頭,胡子男的臉頰浮現淡淡紅暈。

    好,他懂了,阿派被曉珊煞到——不是想到他家來玩,而是想去曉珊家玩。

    但曉珊……

    “唉,我知道你想說什么。”阿派拍拍他的肩膀,“曉珊的外型當然不比明星女模,可是她心地善良,我那天看她那樣對小朋友,就覺得這女孩可以來往。我們這個世代,人面獸心的人越來越多,心地善良的卻越來越少,那天你也看到的,那個馬落斯以前老對她大呼小叫,她完全可以借機酸他一頓,但她也沒有。

    “美女嘛,我看得多了,看看就好,真的想找個人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分享生活點滴,比起外貌的美麗,更重要的是心靈的美麗。”

    關于這說法,凌天宇倒是無法否認。

    像丁愛,五官精致得沒話說,但只是因為他在某個票選沒有投給她,就記恨到現在,還巴不得他在節目上出丑。

    “雖然才相處一個星期,但我完全了解高副總栽為什么給她這樣高的評價了,她完全值得副總栽的稱贊,當之無愧。”

    高雅全稱贊了曉珊?“副總栽說了什么?”

    “說她聰明。”

    “就這樣?”

    “狐貍很少稱贊人的啊。”

    這倒也是。

    “副總栽說的聰明,并不是指那種智商上的聰明,也不是那種算計的小聰明,而是她懂得消化情緒。她以前帶那臭小表,從來沒發火,現在帶你,也沒發火一重點是,她也沒讓你發火,就這點來說,她根本是神了好嗎?”

    “我沒那么糟吧?”

    “那得問問那十幾個被你辭退或者主動求去的助理才知道,至少,就我本周所見,她做事很得你心意。”

    “老實說,我沒有太大的感覺。”

    “那就對了,一個完美的助理是這樣,她在的時候,你不會有太大的感覺,一旦她不在,你就會很有感覺。”

    是這樣嗎?

    他真的覺得,其實目前為止的狀況都只是“還好”而已。

    阿派搭上他的肩,“大哥啊,你跟丁愛的事情我聽說了,你知不知道曉珊在白**人節時幫你送了花給丁愛,聽說是大到要兩只手才能抱住的香檳玫瑰,直接送去電視臺的休息室,所有人都看到了。丁愛收到花很有面子,看到你的手寫卡片也很開心,下次你去上她節目包管她會對你很好。”

    手寫卡片?他哪有寫過那東西……

    等等,他想起來了,但她跟他說那是要送給沈抽星的公關卡片,他嫌麻煩,于是她拿出一張紙說已經幫他想好內容了,讓他照著抄就行,當時他還心里又給她加了五分,沒想到……

    天殺的劉曉珊。

    低氣壓。

    雖然才帶凌天字一個多月,雖然凌天宇本來也就沒有什么表情,但是劉曉珊還是可以感覺到他那種不爽。

    奇怪,她只不過去買了一杯咖啡而已,怎么回來后整個氣氛都豬羊變色?

    凌天宇很不爽,阿派看她的表情則有點歉意,“曉珊,不好意思,我把香檳玫瑰的事情跟天宇講了。”

    劉曉珊僵了一下,偷瞄了一眼凌天宇……殺氣騰騰。

    她當然知道以他的性格是不甩丁愛,但藝人可以有個性,保母可不能有個性啊。她不知道丁愛不高興就算了,既然知道,好歹得做一下補救措施,她是騙了他沒錯,卻也是為他好,但這種話應該只會火上加油而已。

    凌天宇現在臉頰線條緊繃,下巴也仰得比平常高,戰斗力已經高到就算一次出來三只怪獸,他也不用靠隊友,可以獨自消滅的地步。

    真是……

    她之前還偷偷得意自己挺厲害,居然可以跟他相處一個多月安然無事,他沒有跟副總裁說要換掉她,她也沒有痛苦到想求去,累極時,就想想自己戶頭會多五十萬,隔天醒來又是一條好漢了。

    只是她這個好漢現在頭很痛,覺得肩膀很重,完全笑不出來。

    她清楚自己即將迎接兩人的第一場戰爭,沒關系,她有心理準備,她會告訴自己要忍耐。

    再糟糕,也是會過去的。

    見阿派欲言又止,劉曉珊安慰道:“嗯,沒關系啦,反正他早晚也會聽說。”

    見她這么說,阿派更自責,“真的不好意思。”

    公關工作就像鴨子劃水,只能在水面下,出了水面,可能會有反效果,他剛剛一定是短路了才會這么不小心。

    “我都說不要緊了,喏,這是你要的摩卡。”她的心里在打鼓,但表面上還是故作輕快的說:“成品做好跟我說一聲,我安排時間過來聽。”接著向凌天宇,“我已經請司機大哥到電梯口了,我們走吧。”

    “曉珊……”阿派還想說些什么。

    劉曉珊微微一笑,“沒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事情大條了——只是她不能把脾氣發出來。

    助理是藝人的附屬品,她的一言一行都關乎著別人對他的評價,她在這里發一分鐘脾氣,未來可能要花一天來善后。

    “走吧。”她像過往一樣輕拍凌天宇的手臂,果不其然,被他伸手格開。

    “我自己會走。”

    好吧,事情不是大條,事情是非……常……大條。

    上了保母車,他把后座跟司機中間的隔音板拉上,劈頭就問:“誰告訴你可以用我的名字送花給丁愛的?”

    面對他很不爽的表情,劉曉珊有種全身酸痛的感覺,“如果過節是一束花就可以消掉的,那其實還是消掉比較好,這圈子又不大,以后好相見。”

    “誰要跟她好相見?我以后不上她的節目總行了吧。”

    “以后電視臺遇到,大眼瞪小眼又不會比較愉快。”

    “我高興那樣。”

    “我不能明明知道、明明能解決卻裝作沒有這回事。”這事卡在那,總有一天會傳出去,到時不要說高副總栽,就算是顧姊也不會放過她——公關也是保母的工作之一啊。“我有我的立場。”

    “那我的立場呢?你告訴我,我為何要在白**人節送花給一個討厭鬼?而且還讓電視臺上上下下都知道?”

    劉曉珊已經開始頭痛了。真是無法溝通!雖然他不喝酒,但他現在盧的程度跟酒醉也差不了多少吧?

    還是不要解釋好了,反正他也聽不進去,他現在就只是一個大小孩,不是真正想知道原因,他只是想發脾氣。

    她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為了頭期款,忍耐。

    “還有,你居然騙我寫卡片?!”

    她想跟他說,那張卡片真的是要給沈柚星的,只是她不知怎么搞的,忘記放進巧克力荊盒早,送花去給丁愛時突然看到,想了想,那就不要浪費吧

    他的戲已經確定在丁愛的電視臺上演,而丁愛又有一對高層老爸跟高層老媽,電視臺幾乎就跟她家一樣,萬一她在宣傳廣告牌或者廣告上搗亂,整個氣勢會差很多呢——他睽違螢光幕一年多的戲,一定要登上大樓外面那十公尺的廣告墻才行,不然會有很多不利他的耳語。

    “這陣子相處得不錯,我還認為你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沒想到你居然跟我耍這種心機。”

    ……我忍!

    “你就這么想立功嗎?”

    ……我再忍!

    “我想顧姊會對你很滿意,不過,我對你很失望。”

    ……我吐血三尺。

    接下來半個月,劉曉珊充分體會到番王的不合作程度,衣服不滿意,發型不滿意,明明自己說想喝咖啡,等她買回來又說要喝烏龍茶,訂了他指定的飯店餐盒,他卻突然想吃路邊攤。

    沈抽星傳來五集劇本,凌天宇每一頁都有意見,于是她得想辦法再讓兩人見面溝通,可凌天宇空下來時都已經是晚上十點過后,而沈柚星就說太晚了,最晚她只同意到八點見面。

    不能見面,那就視訊吧,但轉念一想,算了,凌天宇就是要她辛苦,就算他明明有空,沈柚星也在那頭等待,他還是會有其他理由推掉……要補眠、要上廁所、要打一通很重要的電話……

    于是她開始變成傳話筒——

    “沈小姐,不好意思,凌先生的想法是這兩頁的對白都比較家常,希望再加個笑點。”

    “凌先生,沈小姐說這段雖然比較平淡,但不能刪,因為這一段是線,后面要帶梗出來的。”

    “沈小姐,能不能麻煩你在第二集最后面……”

    她的快速撥號鍵一,為此已經從媽媽的號碼變成沈柚星的手機,因為每天至少要打兩次以上。

    熱線生涯進入第二周后,連沈柚星都開始同情她了。

    證據就是,剛開始時,沈柚星對于這種事情頗有抱怨,說自己寫了這么多年劇本沒遇過這種事,但后來兩人溝通得差不多時,她會嘆口氣,然后對說:“你也真辛苦。”

    劉曉珊聽了,忍不住在內心流下兩行寬慰的眼淚想,我是真的很辛苦啊,古代在深宮中伺候皇上也就是這種感覺吧。

    凌天宇的心情跟喜好一日數變。

    上電視得有話題,她幫他整理了幾個有趣的主題,然而他都不滿意,退了幾次后,才肯跟她說想要的是什么。

    他的諸多挑剔總是讓她疲于奔命。

    她一直告訴自己,會好的、會好的,但事實證明,沒有。晚上洗頭時,她都有種落發變多的錯覺。

    她不是沒想過求去,但想到副總栽跟她說的那五十萬,就又挺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累。

    躺在床上,她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想著過去兩個星期的特殊訓練,忍不住傍自己鼓鼓掌。

    劉曉珊,做得好,馬落斯沒有難倒你,凌天宇也沒有難倒你,堅持下去,你會成為這個圈子的傳奇。

    翻了個身,想著自己要不要去洗澡的時候,電話響了。

    她直接抓起電話,端出溫柔嗓音,“環東劉曉珊,您好。”

    “曉珊,是我。”

    聽到這聲音,她頓時睜開眼睛,一下從床鋪上坐了起來,“國志?”

    他打電話給她干么?國際電話很貴的。

    為了將來的生活,兩人都有節約的共識,過去一直是視訊……不過她最近被整得太慘,已經跟他改了好幾次時間——難道因為這樣,所以他……她的心情一下子柔軟起來,多日來的疲累不自覺一掃而空。

    “好久沒跟你講電話,感覺好奇妙。”

    “嗯,我……我也是。”黃國志頓了頓,“你今天過得怎么樣?”

    “還好。”

    實話是她今天累到翻。

    今天是在海邊取晨景,她站了好幾個小時,又冷又痛苦,等攝影師OK放人時,已經是早上八點多的事了。回到公寓,她能做的只有提醒凌天宇下一輪的起床時間,接著游魂般的飄回自己的臥室,動彈不得。

    其實她不是沒想過這樣下去要跟高副總栽辭掉這次的保母工作,但那念頭通常只是一閃而逝,直到此時此刻,她真心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撐下去,而且不會再想著要求調職了。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

    “嗯,我在聽。”

    “那個……”

    十幾秒的空白后,她忍不住問了,“哪個?”

    “就是……”

    又是十幾秒的空白。

    劉曉珊的女性雷達在這時候終于啟動了,直覺告訴她,男生跟女友講話時支支吾吾、結結巴巴,通常不會是什么好事。

    況且還特別打國際電話來……

    她心里隱約有了些想法,但又覺得應該不會。

    靜默中,她聽見電話那頭有個女生的聲音在催促,“快點,電話費很貴。”

    真是哀傷的賓果。

    她又倒回床上,想不通怎么會是這樣?

    其實她大可說一聲“我明白了”,接著掛上電話、洗澡睡覺,迎接新一天的挑戰,可是,她就是很想聽聽他的說法——黃家三代都喝過洋墨水,因此他未能免俗也要拿個學位,當時他也跟家里說過好多次,他不想去……

    隱隱約約的,她又聽見那女孩催促了一次。

    “曉珊,那個我……我對不起你……我在這邊有一個女朋友,我過來的第一個月我們就開始交往了,因為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說,所以一直瞞著你。”

    當初他在機場緊緊抱著她,要她千萬別變心,要她千萬要等他,那時他說——

    “我拿到學位會馬上回來。”

    當時她也是哭著點頭說“一定會”,然后兩人你儂我儂的要對方多保重,要好好照顧自己,接著又說起勾勒的未來給彼此加油打氣……怎么也才一年多而已,就變成這樣了?

    然后黃國志吞吞吐吐的說起跟新女友是怎么認識、怎么在一起,最近被對方發現了他一直跟臺灣的女友有聯絡,要他做個選擇……

    他后來說了什么,她已經不記得了,等她回過一神來,已經快中午。

    她想了想,還是打了電話給副總栽,說她不行了,得換人——她至少會情緒低迷一陣子,而凌天宇的不合作也有往上發展的趨勢,她不希望哪一天自己控制不住對他發火了,那不好。

    高副總栽問清楚凌天宇下一次應該出現的時間之后,只說知道了,明天下午會派新的助理去接人,她把需要移交的東西交接一下,這幾天好好休息,下星期一再來上班就好。

    解決了!

    劉曉珊終于認分的去浴室洗澡洗頭,等她一身干干凈凈躺在被窩里時,睡意瞬間來襲。

    這陣子因為精神很緊繃,她其實不太容易入睡,這一天倒是因為大哭過后的疲累,意外的很快入眠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暖暖包女孩最新章節 | 暖暖包女孩全文閱讀 | 暖暖包女孩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自媒体从哪里赚钱 亿贝彩票首页 怎么推广赚钱app软件下载 现场龙虎斗怎么开庄赚钱 vlog流量怎么赚钱 街机电玩捕鱼千炮版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计算 沉迷赚钱搞笑的图片 淘宝上帮充皮肤怎么赚钱 保险公司投资什么赚钱 手游平台代理商如何赚钱 试玩赚钱任务少 怎么玩手机捕鱼达人2 593游戏赚钱 拉菲彩票首页 致富赚钱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