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愛你假不了 > 第六章

愛你假不了 第六章 作者 : 貞子

    【第五章】

    早上九點鐘的會議開到十一點還沒結束,不過她還是正襟危坐,努力搜集可以派上用場的情報。

    現在輪到一身白袍的朱爾雅上臺了。

    他的口才很好,生動活潑,對于手術的說明連她這個外行人都聽得懂。

    參與這場會議,她更清楚了解到他們即將要為一個遭逢車禍導致顏面嚴重受創的兒童進行整形手術。

    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而且難度槽高, C大的醫療團隊沒把握做到最好,便去信商請朱爾雅的協助,本以為他會拒絕,沒想到他一口就答應了,重點是分文不取。

    這一點,讓她偷偷為他加了一點分數。

    她還以為他當醫生就是為了賺飽飽,結果一一好吧!越了解,她就越確定他比國中時期更趨完美迷人。

    他好像沒有一件事情是做不好的?受到眾人追捧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他的態度也始終不疾不徐,恐怕是習慣而且享受的吧?

    這樣的他一一童央喜摸摸自己的胸口一一風平浪靜,一點悸動都沒有哪!

    她果然對模范生無感。

    “所以這部分的骨頭如果改用八片取代六片,病患以后的表情會更生動自如。”朱爾雅指著投影片如是說道。

    “那豈不是要再切割?”

    “我們有辦法切割到這么細嗎?”

    臺下一片交頭接耳,對臺上朱爾雅的大膽提議表示震驚。

    “朱醫師,難道您成功切割過同樣的片數嗎?”

    “沒有。”

    區區兩個字又讓臺下一片亂哄哄。

    “沒做過不代表不會做,至少也要試過才知道。連試都沒試,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朱爾雅的黑眼珠在微暗的室內閃閃發光。

    就像尋著目標的狼。

    砰!砰!砰!砰!

    童央喜隱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奇怪?剛剛不是挺安分的嗎?

    “可是,這萬一失敗會影響到我們醫院的聲譽!”

    這么沒格調的話是誰說的?

    童央喜定睛一看,發現提出反對的就是昨天灌她酒的胖子!

    果然私德不好,醫德更差!這種人一看就知道對這個手術沒有貢獻,只想趁機沾光吧?

    “請問你有什么資格發言?我以為你并不在我們的團隊名單之內。”朱爾雅的笑容冷卻,眾人第一次見識到他這樣的一面。

    而他說的話比他的態度更令人吃驚,醫療團隊里的每個人無不面面相間,就連童央喜也有點傻眼。

    他撞到腦袋啦?昨天參與飯局的就是這次的醫療團隊啊!這胖子也在場的!

    “我是ICU主任啊!朱醫師,你不認得我了?”

    “我知道你是誰。只是,我記得上一次我已經親口告訴過你,你被踢出這個團隊了。在場的都有聽見才對吧?”朱爾雅目光閑散地環視一周。

    童央喜這才想起,他昨晚的確是用這句話把胖子給嚇退的,不過她也以為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那不是玩笑話嗎?”胖子臉上的肥肉似乎在抽擒。

    “我這人不太喜歡開玩笑,所以,請你立刻出去。”朱爾雅向來如春風般的笑顏,在此時此刻顯得有些冰冷。

    于是,在眾目殷殷之下,向來趾高氣昂的ICU主任羞憤逃離會議室。

    低頭佯裝抄筆記的童央喜挑挑眉,心跳竟然不由自主又加快了幾下。

    她幾乎可以確定朱爾雅是故意的,故意要讓那個胖子顏面掃地。不然他早在會議一開始就可以攆人了,何必等到現在?看來他也不是那么無聊嘛!

    可是為什么?難道是幫她報仇?切!不可能啦!肯定是這胖子另外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像他這種雞腸烏肚的男人招惹不得呀!看來她最近躲遠一點好,畢竟昨天還那樣玩了他一下,嘿嘿……

    “童小姐。”

    “嗯?”童央喜掛上足以讓來人臉紅的微笑才抬頭。

    眼前是一臉緊張的王彥宇,她左顧右盼,發現會議竟然在她的無邊妄想中結束了。

    “童小姐,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飯?我請客。”

    “是我要請你才對,昨晚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她站起身,欣然接受王彥宇的邀約,兩只手忙不速地收拾桌上的東西。

    這時候,本來還在跟別人說話的朱爾雅忽地朝他們走過來。

    “童小姐,關于這次手術有些部分還不能被公開報導。”

    “哦?哪些部分?”

    “到我的辦公室,我再詳細說明。”他說完就要走,很是自信童央喜會隨后跟上。

    “那我晚點再過去可以嗎?我答應了要請王醫師吃飯。”童央喜抬頭對著王彥宇笑得槽其甜美。

    “是啊,阿雅,這事不急,吃完飯再講也可以吧?”王彥宇拼命向朱爾雅使眼色,要他別在這時候搞破壞。

    朱爾雅看著童央喜毫不吝惜的笑容,心里著實不是滋味卻又不好發作,只好由著兩人在他眼前相偕離去。

    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他一個局外人擔心個什么勁?

    局外人……哼!

    當朱爾雅一踏進醫院附近一家三十四小時營業的室內游樂場,他銳利的視線一下子就找著了要找的人一一童央喜。

    現在她就像個十五六歲的小球迷一樣,仰著小腦袋無比專注地為王彥宇喝采。

    不過就是投籃機器,又不是打NBA,有什么好崇拜的?而且她一個三十五六的女人擺出那種樣子不嫌幼稚嗎?

    好吧,今天一身T恤牛仔褲的她看起來的確像三十出頭的女學生,青春又清純。

    等等!王彥宇好像也是一模一樣的打扮?

    難道這是情侶裝?

    不!在這個地方誰不是這個打扮?相較之下,一身西裝筆挺的他倒顯得突兀了。

    誰叫她要約在這里,而且為什么還約了王彥宇?

    朱爾雅站在兩人身后一公尺處,越想臉色越難者。

    “阿雅,你來了。”王彥宇朝他笑得一臉燦爛無比。

    這就叫春風得意?

    “不是說要采訪嗎?約我到這里做什么?”朱爾雅毫不客氣把郁悶發泄在童央喜身上。

    “這也是采訪的一環啊!你看這里有撞球、籃球、棒球,總有你擅長的休閑娛樂吧?采訪要面面俱到,讀者會有興趣的。誰叫你說你的興趣不是騎重機嘛!”童央喜笑得好可愛。

    可愛的氣死人!

    王彥宇在這時候還幫腔: “對啊!這個提議還是我幫忙想的呢!我沒事就會到這地方投球活動活動筋骨,今天我剛好休假就跟過來了。童小姐,真的沒關系?”

    喂喂喂!有沒有關系也該問他才對吧?他才是主角耶!

    朱爾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可是對著好朋友又不好發火。

    或許就像她說的,他裝慣了紳士風度,活該吃鱉。

    “當然沒關系!不過你投籃真強,竟然三次都滿分耶!”她毫不吝惜給出兩根大拇指。

    “哪里!這很容易的,只是機器又沒人阻擋。”王彥宇害羞地搔搔頭發。

    這兩人是有完沒完?

    朱爾雅面色不善看著兩人“打情罵俏”,做作地咳了幾聲。

    “那你也應該先跟我說明清楚。”

    “不好意思啦,我一時沒想到,還是說你不太會玩這些?那我們換地方好了。”童央喜一副不勉強的樣子。

    “誰說我不會?”男人的斗志被燃燒起來了。

    朱爾雅利落地脫下西裝外套交給王彥宇,然后挽起手袖,從機器里帥氣地撈起一顆籃球,架式十足。

    他長得又高又帥,本來就是個發光體,一下子他們周遭就聚集了不少人。

    童央喜環視一眼,立刻判定百分之九十是女人。

    她已經可以預料到當他毫不意外得到滿分,現場會是怎樣的歡聲雷動。這個預想無聊得讓她很想打呵欠走人。

    只是她當然不能走,而且,事情發展似乎跟她所想的不太一樣。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終于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一一

    這家伙根本就不會投籃嘛!

    一局終了,他竟然只投進去一球,而且那一球完全是誤打誤撞砸進去籃框的。

    原來他一一

    “噗!”她強壓下喉嚨口的爆笑才走近他的身邊。

    “你放心,這一段我不會放進去報導的。”她很勉強地才把這段話說得完整。

    老天!她快憋死了!

    “我只是不習慣這種機器而己,不是說還有棒球嗎?在哪?”朱爾雅忿忿地把手上的球扔回機器內轉頭就走。

    “阿雅,棒球打擊場是在那邊!”王彥宇把氣昏頭的人拉住正確的方向。

    童央喜跟在兩人身后,看清楚了朱爾雅那紅透的耳根子,立刻笑得見牙不見眼。

    她以為這已經是她今天遇到最爆笑的事,沒想到半小時之后,她差點笑破肚皮。

    他、他、他一一他到底是去打球還是被球打的啊?

    站在玻璃門外的一男一女看得目瞪口呆。

    玻璃門內,穿著高級襯衫的男人拿著球棒毫無章法的在空中揮舞,當然他的球棒沒有一次碰到球,倒是他高大的體型很難躲過機器的高速發球。

    “這也算是另類的百分百命中率吧?”每一球都神準K到他的身體。

    “呃,怎么會這樣?”王彥宇也有點傻眼。

    “你跟他不是在美國當過幾年同學?他運動神經一向這么差?”

    “我們通常都一起討論作業,課余時間幾乎都沒見面。”

    書呆子!活該被球K!

    終于,玻璃門內的打擊結束了,朱爾雅從里頭搖搖晃晃地走出來。

    雖然稱不上是灰頭土臉,不過狼狽是絕對的。

    “放心,這個我也不會登上去的。”童央喜的眼神里帶著同情。

    天殺的同情!

    “或許專訪的重點放在阿雅的專業上比較好,是不是?”

    “對啊,我現在也是這么想,那我們現在就解散吧。”哎喲喂!她好想大笑!

    這女人別以為他聽不出來她的嘲弄,他會扳回一城的!

    就在朱爾雅誓言雪恥的同時,王彥宇倒是面帶羞澀對著童央喜傻笑。

    “那我先送你回家,晚點再過去接你,好嗎?”

    “好啊!”

    “你們要去哪?”朱爾雅終于把他們的對話理解完畢。

    “我跟央喜約了吃晚餐。”

    “央喜?”

    “對啊,我叫童央喜,朱醫師不會忘了吧?”

    “當然沒有。”他訕訕答道。

    她怎能讓別人叫得這么親熱,卻叫他朱醫師?

    “我車子停得比較遠,我先去開過來,你在這等我好嗎?”王彥宇論。

    “好啊。”童央喜微笑目送他離去。

    這兩個人看起來就像是情投意合的愛侶。

    “他跟你告白了?”

    “還沒。”

    “是嗎?”朱爾雅有種松一口氣的感覺,不過隨后就想到,那也是遲早的事吧,或許就在共進晚餐的時候?

    她會答應嗎?

    “你不該跟他約會。”

    “為什么?”

    “你不喜歡他,就不該這樣讓他有不該有的幻想。”

    “誰說我不喜歡他?彥宇很討人喜歡啊!”

    “彥宇?叫得真親熱!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有親熱到像你跟我——”

    “閉嘴!”

    “偏不!除非你現在就回家,取消跟他的約會。”

    “憑什么我要聽你的?”

    “就憑我對你……”他要說什么呢?

    “你對我什么?”她心跳得好快好急。

    “憑我對你做過的那些事,難道你能讓彥宇或是其它男人對你做?”

    “你……渾蛋!我跟你……那一晚只是意外!”

    “好個熱情如火的意外!”

    “下流!”

    “我記得你就愛我的下流。”

    “我才不愛你!”童央喜壓抑住尖叫的沖動,然后用一種近乎嘲諷的口氣對他說: “難道你以為全世界的女人都該愛你?我說過了,對我而言,現在的你無聊透頂!”

    現在的他?

    朱爾雅,心里閃過一絲疑惑,卻已經沒有時間思索。

    當王彥宇的車子一停在游樂場的門口,童央喜就迫不及待飛奔上了他的車。

    而他,只能滿身狼狽,看著車子揚塵而去。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愛你假不了最新章節 | 愛你假不了全文閱讀 | 愛你假不了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盒子支付代理赚钱方法 文字赚钱微信头像 怎么样很快的赚钱 有辆小货车怎么最赚钱 丫丫江西麻将官网 苹果彩票游戏 南昌麻将摸牌打牌方向 酷狗音乐人可以赚钱吗 E游彩群 233小游戏赚钱是不是 欢乐麻将微信登录 梦幻西游bb装备打造赚钱吗 开什么店赚钱比较稳 微信公众号可以埋电影赚钱吗 内向赚钱策略 最近手机出现一款赚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