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債主 > 第六章

債主 第六章 作者 : 綠痕

    【第二章】

    “我決定,往后就一日按三頓揍你。”

    當尚善終于松開手中緊握的拳頭,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自身的儀容時,天色已是蒙蒙亮了。原本霧氣彌漫的谷底,在破曉的第一道晨光自山崖頂上投映至谷底時,谷中的風景起了很大的變化。

    看似濃郁又帶著濕意的白霧,在愈來愈多的日光照射下來時逐漸消散,彷佛昨夜的陰冷濕黏都像場夢境似的,湍急清澈的溪水在晨光下閃爍著碎金般的光輝,茅草屋后那一大片被秋意渲染成或紅或金的樹林,看上去更是美不勝收,隨著幾只魚兒歡快地自溪中躍出頑皮的身影,林間睡了一夜的小動物們也開始活動了起來。

    茅草屋前一處被整理出來的小塊田地上,植滿了當季的菜蔬,幾只明顯是被放養的土雞正在田地里優閑地啄食,原本在林中散步的白鵝,則與小鹿結伴走至溪邊喝水……一時之間谷底的風景活絡熱鬧了起來,宛若世外桃源。

    只可惜,斐然此刻全無心情欣賞。

    斐然奄奄一息地坐靠在茅屋墻邊,在經歷過一夜的暴打之后,雖說因對方的手下留情而沒受什么嚴重的傷,但全身筋骨卻酸疼得好似被她給拆過了一回般,尤其是他那張一直以來備受世人贊頌的俊俏臉龐,眼下,正腫脹得跟豬頭沒啥二致。

    因此在聽了尚善所撂下的豪言壯語后,斐然摸摸被揍破的唇角,有些吃痛地跟她討價還價。

    “改成三日一次成嗎?”都揍了一夜還嫌不夠,偏偏還不肯給他一個挨揍的理由……他究竟是哪兒對不起她?

    “都已經大慈大悲的給你留一口氣了,別逼仁慈的我對你更熱情一點。”尚善拎起放在屋外的一只水桶,邊說邊走至溪邊去打水。

    倘若這都算是仁慈的,那不仁慈的又是什么?

    斐然自暴自棄地脫下身上這一襲到了天亮也還是沒干的衣裳,反正在這位據說是他的魂役面前,該丟的臉早已全都丟光,該保持的形象也已蕩然無存,他索性也不再顧忌些什么,直接把外袍脫下掛至林間的樹枝上,就這么穿著一襲濕答答的內衫在茅屋邊四處走動,順道觀察一下不遠處那片高高聳立,最上方還被白霧遮住盡處的懸崖。

    尚善在溪邊洗漱完畢并順道打水回來時,直接無視了腳下一拐一拐還四處探看的斐然,就著昨夜火堆未熄的柴火,架上一口鍋后注入溪水,接著便挽起兩袖走至一邊的蘿卜田里。

    逛完一圈回來后,斐然蹲坐在尚善的對面,看她動作熟練地削起自田里拔出的新鮮大白蘿卜,趁著切塊下鍋熬湯之時,又去屋里取來幾塊用不知名葉子包著的大骨,以蠻力將骨頭折斷后,一同丟進鍋里。

    “你真是我的魂役?”將她看了許久后,斐然對于這位小道姑的身分仍是有點存疑。

    “別告訴我你感覺不出來。”正等著湯滾好吃早飯的尚善,看也不看他一眼,手中拿著柄小刀,正打發時間地用剩下的蘿卜做起雕花。

    是感覺得出來沒錯……一直都不愿相信的斐然不由得承認,打從一見到她起,他的腦子里就有種說不出來的莫名印象,隨著與她的相處時間漸長,那印象也由模糊漸漸變得清晰。

    待在她的身旁,他覺得他就像片秋日的樹林,而她,則是自樹梢間跌落枝頭的黃葉,生時生長在他的身上,死后亦投入他的懷里……濃濃的失而復得感,令他不知該怎么去形容那份無法拆散你我的感覺,好似一切就合該如此般,她天生就該這么待在他的身邊,哪怕她的性子不怎么好也不討人喜歡,哪怕他被她揍得再狠再凄慘,他就是怎么也對她生不出半點反感,更別說什么想以仇報仇把她揍回去的念頭,那根本就是連生也生不出來。

    “你很恨我?”就她所有的言行來看,這一點一定要問清楚。

    “我不該嗎?”正攪拌著熱湯的尚善將木制的湯杓扔回鍋里,“從沒見過比你更不負責任的魂主,我都應魂紙的呼喚重生于這個世間了,你居然不來找我,也沒將我扶養長大?”

    “慢。”斐然疑惑地抬起一掌,“為何要養你?”魂役是要養的?怎么這說法他從沒聽過?

    她跳起來,兩手叉著腰道:“我是你的魂役,你不養我誰養?我來的時候才七歲!”

    七……七歲?

    可她……明明就是十七八歲的小泵娘模樣,若是按他許愿的時間和她上一世死亡時的年紀來算,那么她現在應該也有十九了……不對,這個魂役是會長大的?!

    也不管斐然是不是已經瞪凸了眼,尚善繞過湯鍋走至他的面前,揚起指尖一下又一下戳起他的額頭。

    “一個七歲的小娃娃,你讓她一人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荒山野嶺中自生自滅?你摸摸你的胸口,那里頭到底還有沒有良心?”攤上這么個不負責任更沒記性的破魂主,她就是有九條命也不夠用!虧得他現下還敢對她擺出一臉茫然的模樣?

    斐然滿腦子昏亂地撫著額,“可……你不也安然長大成人了?”

    “那是老娘我命大!”她一想到這事就恨得牙根發癢,“就因你不把我當回事,也不來找我,我莫名其妙來到這全然陌生的世上,還偏偏就落在荒山野嶺里,差點就被野狼給叼走,若不是我師父將我的小命自狼口中搶下,只怕我也活不到今日!”

    “你師父?”等等,等等等……這號人物又是打哪冒出來的?

    她不情不愿地撇過臉,“極山道觀現任觀主。”

    斐然都還沒把魂役是會長大的這一事搞清楚,就又猛然再聽到另一個他更不能理解的現實,他不禁晃了晃腦袋,還以為自個兒的腦袋真被她給揍出了個差池,不然他怎會聽得滿腦子都是驅不散的迷霧?

    “極山道觀觀主收了你當弟子?”他百思不解地按著緊蹙著的眉心,“可傳聞中,這世上唯一僅存的道家正統極山道觀……不是只收男不收女的嗎?”

    尚善像個含怨般的女鬼幽幽瞪著他,“還不是你害的……”

    “呃,能否詳解一下?”斐然縮了縮兩肩,戰戰兢兢地看著她那幽怨的模樣。

    尚善伸出一掌不客氣地扯過他的衣領,山雨欲來地壓低了嗓音,“我師父找到我的那時,他們道觀已經整整一百年逮不到半個活人可收入門下當弟子了,偏偏我還倒霉地落到了他們的手里,你說,我有選擇的機會嗎?拜你之賜,我師父他將我給拐去觀里當了道姑!”

    斐然顫顫地掛在她的手上問:“這……當道姑有什么不好?”若是他沒記錯的話,極山道觀的道士們,一生只收一徒,所以每一位入門的弟子,就是未來道觀的繼承人,因此按理說,她這唯一的小徒弟應該過得很不錯才是啊。

    見他還是一副完全狀況外的德行,尚善松開了手,兀自把頭埋得低低的,小巧的下巴就快要點到胸口。

    她的語調挾帶著驅之不散的陰風,“你可知,我上輩子猶在世時,最喜歡吃的是什么?”

    “我怎會知道?”他認識她也才兩天而已。

    她沉痛地開口:“肉。”

    不就是件很普通的小事,值得她這么深仇大恨?

    “我愛吃肉,也只愛吃肉。”她目光兇狠地抬起頭來,眼刀子狠狠朝他剜了過去,“你可知,觀里的道士們吃的又是什么?”

    “是什么?”被她看得渾身寒毛都豎起來的斐然,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幾步。

    “青菜豆腐與蔬果。”她一個字一個字地自嘴里蹦出,那咬牙切齒的程度,簡直就像是結了十世也解不開的怨憤。

    斐然開始擦起額間的冷汗,“那個……菜色還挺豐富的?”

    “可卻沒有肉。”她一骨碌沖上前拉下他的衣領,以鼻尖頂著他的鼻尖,對他大吼:“他們吃素!頓頓素、日日素、年年素,老娘我為此吃素吃了十二年!”

    要說到她為何那么恨斐然的原因,那還真是一籮筐又一籮筐數之也不盡的辛酸淚,但若要說到真正刻骨銘心的原由,其實也就那么幾個而已,而其中一點,就出在吃食這件人生大事的上頭。

    在重新來到這人世之后,尚善印象最深的,就是道觀極悟堂上所懸的那塊匾額,因上頭所書之字,不但讓修道之人體會到人間百姓眾生的景況,亦再貼切不過地表達了她入觀后的心情。

    至于匾上所書何字?

    眾生皆苦。

    她苦哇,她就是苦巴巴地吞上十斤黃蓮,也都比不上道觀生活的清苦!

    猶記得上一世時,她出身于高貴的簪纓世家,父親還是權傾朝野的一國之相,身為相府唯一的嫡女千金,打小她穿的就是華服錦衣,吃喝用度自然也是極為精貴細致的,府里養的廚子,雖不敢說山珍海味天天往飯桌上端,但變化無窮的菜色與美味得令人魂牽夢縈的美食,在合家上下一心一意的對她寵愛下,也做到了餐餐有求必應,不但將她的身子養得富貴,也養刁了她這張從小就只吃美食的嘴。

    可當她被自家黑心的師父給半拐半騙半恐嚇地帶回道觀后呢?

    人間煉獄也不過如此。

    她曾被那票不食人間煙火,且完全不通廚藝的老道士給餓得面黃饑瘦,為求果腹,她啃過樹皮、吃過路邊的野草,偷吃過師祖爺爺拿來當藥材的靈芝,卻因虛不受補而流了一大缸的鼻血;也曾在餓昏頭時,搶過師父手中拿來煉丹用的人蔘,不但硬生生嗑斷了兩顆門牙,還險些因不肯吐出來而差點被人蔘給活活噎死……

    后來,還是因她被餓得小命緊懸一線,眼看就要被那一票不似仙也不似人的師父師公還有師祖爺爺給餓死了,身為千金小姐的她這才終于大澈大悟,并刻骨體會到,再這么讓那票光喝露水就能飽的長輩給折騰下去,她別說是想當個魂役,安安穩穩地隨著魂主一塊兒活到老了,只怕被迫當上小道姑的她,短暫的小命就要終結在那票全都是師字開頭的長輩身上。

    于是,餓得兩眼發直、腳下總打飄的她,在痛定思痛后決定,靠山山會不會倒她不知道,但靠著那堆老頭,她一定會活不到老,她得想法子養活自己才行。

    使勁甩開過往閨閣小姐的嬌嬌脾氣,拭去流不盡的眼淚,她撩起衣袖、卷起褲管踏入泥地里,開田辟圃、種菜植蔬、摘果采藥、燒灶下廚……

    只是她萬萬料想不到,當她終于勉勉強強地喂飽了自個兒可憐的小肚子時,一回頭,就見著師父他們更加不懷好意且亮得發光的眼神……以至于往后的日子里她都在后悔,為何早在當初她不乖乖認命餓死自個兒算了,沒事窮折騰個什么勁呢?

    不然她也不會因單純的口腹之欲,轉而踏入永不輾醒的無間地獄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債主最新章節 | 債主全文閱讀 | 債主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qq分分彩 青海十一选五 医生没良心赚钱 北京赛车 零食盒子怎么赚钱 女人的赚钱行业 端游赚钱2018 nba比分直播网易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郑州一元麻将微信群 彩金捕鱼可以兑换微信红包 甘肃麻将怎么玩 捕鱼游戏机合同范本 dnf起源版搬砖哪里最赚钱 东方彩票苹果 冰上娱乐项目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