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妹夫 > 第六章

妹夫 第六章 作者 : 樂顏

    【第四章】

    安王的問題直指核心。

    兩個女孩子暫時假成親是沒什么,問題是蕭筠現在懷有身孕,如果她嫁入安王府,不久之后生下一個男孩,雖然知道內情的人明白,這個孩子與楚家沒關系,可是在別人眼里,卻會把這個孩子當成安王府的嫡長孫,是位列楚天一之后的第二順位繼承人。

    事關到安王府的切身利益,就不得不提前說明白,楚玉姿態擺明:我當年不愿意為皇帝老兒養現成兒子,現在自然也不想養一個現成孫子。

    開玩笑,如果楚天一這輩子生不出兒子,那他老楚家到此香煙斷絕啦。

    蕭韶顯然在路上已經考慮過這種情況,他看了看楚天一,才回頭對楚玉說:“還請王爺放心,我妹妹生的一定是女兒。”

    楚玉的眼皮動了動,卻沒有再言語。

    楚天一本來想問蕭韶怎么能如此肯定,古代又沒有超音波能檢查胎兒性別,直到見到楚玉與蕭韶的表情,才恍然大悟。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蕭韶,高聲問:“你的意思,難道萬一是個男孩,你們也要把他當做女孩子養?怎么可以這樣?難道你們還想再制造一個像我這樣的悲劇嗎?女兒當兒子,兒子做女兒,剝奪孩子的權利,就只為了那些身外之物?!”

    楚天一雖然不贊同原本這個身軀的主人選擇男人的眼光,但是她確實對這么多年的痛苦生活有所感觸,沒有人愿意違背自己的天性生活,強迫讓自己變得像男人那樣,行走坐臥、言談舉止無時無刻都得注意,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在后世的影視作品中,也經常會出現男扮女裝或者女扮男裝的情節,但是觀眾其實很容易看出來扮演者本身是男是女,能做到以假亂真的,很少,極少。

    蕭韶卻搖搖頭,說:“不必如此。只要孩子出生的時候,對外聲稱是女孩就好。如果真是個女孩子,那自然再好也不過,萬一是個男孩,我會把他帶走,不管怎樣,總是能把他撫養長大,而安王府可以對外聲稱孩子早夭了。”

    楚天一久久沉默不語。

    不知為何,她的心情突然變得很糟糕,為什么她的生活里處處是謊言?

    她的身分是假的,她的婚姻是假的,她的孩子也注定是假的,一個謊言套著另一個謊言,感覺像陷入一個深深的泥沼,她在里面越掙扎越沉陷,好像無論如何也掙不出這幾乎要令她窒息的謊言圈。

    可是說到底,連她這個靈魂都是假的,她自己都不是真正的楚天一,她根本就沒有任何資格指責什么。

    她不由掩面,痛苦得無以復加。

    穿越以來,她一直力圖表現鎮定,就算受傷的時候都沒哭,現在卻忍不住想好好大哭一場,好像肩膀上的劇痛蔓延到全身,她再也無法承受。

    負面情緒像滔天巨浪一樣,一浪高過一浪,不斷擊潰她的心靈,讓她很想就此閉上雙眼,再也不看不聽不想。

    蕭韶沒想到自己這個主意讓楚天一如此抗拒,不由有些后悔。

    妹妹的肚子開始隆起,眼看就要遮掩不住了,他是真的著急,所以遇到楚天一后,他才靈光一閃,想出了這個主意,卻忽略了楚天一本人是否愿意,他實在太莽撞了。

    說起來,其實蕭韶這個主意,與常樂大長公主將女兒嫁給永定侯府公子的主意,本質上并無不同,都是要替蕭筠找個名義上的夫君,好讓她能夠婚后產子,遮掩住她之前做下的那些荒唐事。

    蕭韶與公主都是想利用對方,只不過永定侯府公子是個男人,要他娶已經大了肚子的蕭箱,感覺像未婚就被戴了綠帽子,屈辱感更強烈些。而楚天一本身是個女人,她原本就需要假成親來掩飾自己的世子身分,與蕭筠成親算是各取所需,對這件婚事的抗拒應該不會那么強烈。

    話雖如此,但是在情感上卻未必能夠接受,蕭韶歉疚地看看楚玉,又看看楚天一,低聲道:“我很抱歉,情急之下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如果世妹不樂意,就當我沒說過這話吧。”

    楚玉看著楚天一,輕輕嘆了口氣,說:“你要是不肯,就不用答應,爹也不是非要你成親不可,大不了咱父女倆相依為命過下去。”

    楚天一深吸一口氣,放下雙手,緩和情緒。

    然后她對楚玉和蕭韶笑了笑,說:“沒事,剛才是我一時情緒激動。我明白我還是王府的『世子』,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我答應與蕭筠成親。”她雙目直視蕭韶,嘴角微微挑起,說:“不過,我有個條件,如果你答應了,我就答應馬上成親。”

    蕭韶看到她目光中閃爍的狡黠之色,直覺大事不好,但箭在弦上,他還是只有硬著頭皮問:“什么條件?”

    “大婚之日,我要你假扮你妹妹,與我舉行婚禮儀式。”她湊近蕭韶,一臉不懷好意。“包括入洞房。”

    蕭韶愣住。

    看見這只狐貍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楚天一大樂。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不能只有她一個人玩變裝游戲,總要有個人陪她一起玩吧,否則她不是太可憐了?

    而且兩輩子加起來的第一次婚禮,她可不想真的和一個女人舉行儀式,雖然她不介意幫蕭筠一把,但是……她可不是蕾絲邊啊。

    楚玉暗贊自家閨女:閨女,做得好!

    楚天一微微抬起下巴,也想得意自己這主意。

    蕭韶總算回過神來。

    他深深地看了楚天一一眼,慢慢點頭,“好,我答應你。”

    蕭韶不能在南疆久待,蕭筠的身子也不能久等,所以這件婚事倉卒定下,在三日之后就立即舉行了大婚典禮。

    安王府做事非常有效率,三日之內,不僅在王府后宅打點出一棟新婚住房,還神速地準備好了婚禮所需要的一切用品,包括新郎禮服和新娘嫁衣。

    看著那描龍繡鳳的嫁衣,就算蕭韶涵養再好,此時都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這嫁衣準備得也太迅速了吧?而且還神奇地萬分貼合他的身材,要說是以前“楚無雙”私下準備好的也說不過去,畢竟楚天一沒有蕭韶那么高。

    一旁蕭筠本來為自己的事一直麻煩哥哥而感到愧疚,此時卻也忍不住低頭偷笑。

    “有什么好笑的?”蕭韶白她一眼。

    因為不宜從客店內迎親,所以此時兄妹兩人在安平城的一處獨棟民居里,假蕭筠真蕭韶將從這里嫁入安王府。

    身為真正高富帥的蕭韶已經將這民居買了下來,作為妹妹的陪嫁,日后妹妹如果在安王府內悶得發慌,也方便出門有個落腳之處。

    因為蕭筠已經被公主府除名,所以她現在是以蕭韶義妹的名義嫁人。

    看到哥哥有些惱羞成怒,蕭筠掩飾住眼底的傷感,笑道:“其實哥哥很喜歡楚姊姊吧?”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歡她了?”蕭韶正扯嫁衣的手停頓了一下,口氣兇惡地反問。

    “兩只眼睛都看見了。”蕭筠知道最疼愛她的就是這個哥哥,雖然母親也寵她,可是一旦涉及到母親的尊嚴與顏面,她就成了犧牲品,唯一不離不棄、始終真心呵護她的人,只剩下這個傻哥哥了。所以,她衷心希望哥哥能夠早日尋到真正心愛之人。

    蕭韶的笑容有點不自在,說:“我本來是有點欣賞她的,現在她居然敢讓我穿女裝扮女人,呵呵,給我等著!”

    蕭筠哈哈大笑,她伸手輕扯蕭韶還未梳起的頭發,笑道:“楚姊姊穿男裝扮男人,你卻穿女裝扮女人,不正好是天生一對嗎?”

    蕭韶冷哼一聲,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當時為何會莫名其妙就答應下來,雖然他容貌俊美,卻沒有假扮女人的癖好啊!

    堂堂大男人假扮成一個女人,還要穿上嫁衣嫁人,成何體統?

    哪怕心里為自己辯解,這都是為了妹妹才委曲求全,但他卻深知,以自己的心高氣傲,如果“新郎”換成了另外一個人,哪怕也是個女的,他都絕不會答應。

    只是因為他覺得楚天一很有趣吧?

    自從十六歲懂得男女之事起,為了逃避親事,蕭韶一天到晚與京城中的紈褲子弟流連風月之地,因為他生得俊美,格外得到那些姐兒的喜愛,所以還贏得了“美姿儀,性風流”的評語。

    但是在那種朝秦暮楚、迎來送往的地方待得越久,見到的人間悲歡離合就越多,蕭韶反而越發覺得沒趣起來。看著那些賣笑女強顏歡笑,不管是對著油頭肥腦的豬頭,還是對著他這種俊美非凡的貴客,都露出一模一樣的卑微討好笑容,他一方面為這些可憐的女子嘆息,一方面覺得自己和那些豬頭淪落到同一等級。

    如果他沒了這個皮囊和身分,又和那些買歡客人有什么區別?

    之后蕭韶越來越少光顧煙花之地,就算為了應酬陪著狐朋狗友們去喝花酒,他也只單純地喝酒,不再招妓陪伴。次數一多,那些酒肉朋友也漸漸不找他玩樂了,取笑他是不是看盡紅塵,要出家當和尚去了。

    他一方面覺得歡場女子卑微可憐,一方面覺得閨閣千金嬌柔做作,尋常百姓家的普通女子又因為缺乏教育而沒什么氣質,蕭韶真是閱盡百花卻始終看不上一人,就是在這種百無聊賴的無奈之下,他千里奔波到南疆,原本是為妹妹撐腰出氣,卻沒想到遇到了妹妹的“情敵”,更沒想到這個情敵非常有趣,竟然讓他也有了幾分興致。

    打量著鏡子中身穿大紅嫁衣的身影,蕭韶真想掩面:他絕對是鬼迷心竅了!

    不知道現在后悔還來不來得及?

    有人敲門,蕭筠親自開門,門外是紫柳和連翹,作為唯二知道這場婚事內幕的貼身大丫鬟,兩個婢女被派來為蕭韶梳頭化妝。

    對于這場荒唐的聯姻,以及蕭韶更荒唐的代妹拜堂成親,兩婢從小服侍自家“少爺”,其實已經見怪不怪。既然她們家大小姐能做“少爺”,自然公主府的大少爺也可以變成“新娘子”,簡直是天生一對呢。

    紫柳和連翹進來后,迅速為蕭韶盤起頭發,戴上鳳冠,臉上也只上了淡妝,因為蕭韶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兩婢膽戰心驚地迅速結束了化妝打扮。

    蕭筠目送哥哥被紫柳和連翹攙扶著走出房門,彎腰坐進八抬大轎里,為了減少意外,她現在不能輕易出門跟過去,只能明天一早再偷偷進安王府,以王府新媳婦的身分敬茶給公公,并為已仙逝的婆婆上香,以及接受府內家將、侍從與奴婢們的叩拜。

    蕭筠躲在房內,從窗里看不到院門外大街上騎著雪白駿馬的楚天一,她只看到轎子被抬出了院門。

    鑼鼓喧天的鬧騰聲,以及安平城老百姓圍觀安王世子娶親的歡聲笑語,都隨著轎子出發而漸漸遠去,蕭筠卻在窗前站了良久,直到雙腿酸疼了,才坐回床上,她摸了摸兩頰,不知何時已經濕漉漉的。

    蕭筠慢慢躺下,拉起被子遮住臉,她的丫鬟婉秀擔憂地在一邊看著她,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解。

    主仆倆心底都明白,蕭韶如此為難他自己,假扮“新娘”嫁給楚天一,歸根結柢還是為了自家妹妹,他擔心蕭筠的身體受不了大婚這天的諸多折騰,所以才愿意替妹妹穿上嫁衣、上了花轎,做了其他男人根本不可能會做的事。

    婉秀見自家小姐一直蒙著被子,擔心她悶壞了,上前輕輕把被子向下拉了一點,卻見自家小姐并沒有在哭泣,眼睛雖然有些紅紅的,臉上卻是在微笑著。

    “小姐心情好些了?”婉秀見蕭筠不難過了,心情也輕松了一些。

    “還是有些難過的,我都有些嫉妒楚姊姊的好運氣了,她能遇到我哥哥,一定是上輩子積了很多福氣。”蕭筠從小就喜歡哥哥,但是在自己經歷了人生重大挫折之后,她這才知道,自家哥哥豈止是外表俊美惹人喜愛,他的人品才是最難得的。

    蕭筠自認倒霉,因為只注重外表而選擇了虛有其表的邵榮,但是如果因為她,而讓哥哥遇到一個不錯的女子,她會覺得自己吃過的這些苦,多少還是有些值得的。

    楚天一身在南疆,蕭家遠在京城,如果沒有蕭筠,蕭韶不會千里奔波到南疆,也不會遇到楚天一。所謂千里姻緣一線牽,如果能因自己而促成楚姊姊和哥哥的美好姻緣,蕭筠覺得自己心甘情愿當那根“姻緣紅線”。

    婉秀失笑,說:“是啊,少爺是這世上最好的夫君人選了。”

    蕭筠看著越來越消瘦的婉秀,本來想問什么,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以前的蕭筠還有些天真,但現在她多少學會一點看人識人的本事,她已經發現了每次哥哥出現時,婉秀的眼睛都會明亮幾分,表情也會羞澀幾分,那種春心萌動的樣子,絕不會是假的。

    或許,因為哥哥很愛她,婉秀才會如此盡心盡力地對她好,就算她選擇私奔逃家,婉秀也義無反顧地跟著她一起離家。

    只可惜,蕭韶只單純將婉秀當做妹妹的丫鬟,對她從未另眼相看過。

    而且蕭韶一向不吃窩邊草,從來不碰公主府里的丫鬟侍女,這是公主府里所有奴婢都知曉的。

    明知自己的滿腔愛慕不會得到任何回報,婉秀卻還是止不住自己看向蕭韶的愛戀目光。

    蕭筠為了邵榮走上這條路,而婉秀卻是為了蕭韶,選擇無條件地愛護他的妹妹,說起來,她們都是將癡情錯托付的傻女子。

    “好婉秀,這一路你也跟著我吃了很多苦,以后我一定會好好為你安排的。”

    蕭筠拉住婉秀的手,柔聲說。

    就算她的能力不夠,她也一定會請哥哥替婉秀找一個好人家嫁出去。

    婉秀低下頭,眼睛一紅,她明白小姐的規勸之意。

    “好,一切都聽小姐的。”她默默點了點頭。

    今日的安平城格外熱鬧,安平王府里更加熱鬧,安平城內只要能登門拜訪的都來湊熱鬧,送份喜禮喝杯喜酒,都想沾點安王府的喜氣。

    自從安王世子的抓周之禮后,安王府已經十幾年沒這樣熱鬧過了,今日擺下了豐盛無比的流水宴,客人隨來隨吃,來者不拒。下人們雖然忙里忙外,卻每個人都喜氣盈盈,吉祥話都比平日說起來響亮。

    雖然也有些人暗自懷疑:以前沒聽說過安王世子訂親的消息啊。

    但是既然安王說了是很早以前定下的親事,那就當做是指腹為婚好了,反正是人家娶媳婦,自家操那么多心做啥?擺個笑臉,說句“新婚大喜、早生貴子”,能討得安王爺歡心,這就足夠啦!

    安王爺今日難得盛裝打扮,梳起了頭發,戴上了王冠,穿上了王服,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年輕了許多,臉上的笑容更是爽朗燦爛無比,如此一個華貴俊美、笑容動人的鰥夫,讓不少來賀喜的女客都忍不住心飄飄的,心想:安王世子大婚了,不知道安王爺準不準備續弦哪?

    安王世子楚天一用紅綢帶牽引著新娘子走進王府正殿大堂,司儀張嘴亮起嗓門喊拜天地時,這時圍觀眾人才發現,新娘子好像比新郎官還要高啊,而且肩膀也挺寬,腰是還算纖細,但仍然比一般女子要粗一些……

    眾人越看越樂,安王世子楚天一生得俊美異常,大家是都知道的,這些年他潔身自愛、不染女色,大家還暗自猜測他是不是斷袖之癖,還是非絕色美女不要?

    卻沒想到,最后是娶了一個人高馬大的粗婆娘?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妹夫最新章節 | 妹夫全文閱讀 | 妹夫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旺旺彩票群 拼多多卖货如何赚钱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 微乐江西 零元赚钱吗 倩女手游赚钱炒药攻略 腾讯天天捕鱼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馄饨店不赚钱 instagram赚钱中国人 网络捕鱼输了100万 风云三国28怎么赚钱 城市全景拍摄赚钱吗 吃鸡游戏叫什么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亚马逊赚钱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