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太子,你穿幫了 > 第四章 坐山觀虎斗

太子,你穿幫了 第四章 坐山觀虎斗 作者 : 風光

    一場醫斗熱熱鬧鬧的結束了,畢竟是皇宮里的太醫贏了,師效平十分高興,當眾獎賞了谷凝香,而她在皇宮太醫舍的地位也更加不可動搖。

    對谷凝香而言,那些都是虛名,她在意的不是自己那天下第一神醫的名號,而是她成功的擊敗了巫醫,令那巫醫再也不得行醫害人。

    所以她很感謝陸樽,沒有他,她根本到不了簡平的故鄉,而她義診之時,他毅然決然地放下架子來幫忙,也令她感念不已。

    她等不到明天了,即使天已黑,她仍持著陸樽又還給她的令牌來到了太子寢宮,想當面和他道謝。

    陸樽看到她只身前來,而且還月黑風高,四下無人,他那邪惡的心思開始打轉起來。

    “香妹妹怎么了?這時候來,還特地挑蘇良和小毛子不在的時候,你該不會對我有什么不良企圖吧?”陸樽笑得十分風流。

    早知道他沒幾刻正經,但谷凝香仍是被他說得有些尷尬,手腳都不知道要放哪里,索性把心一橫,支支吾吾地說明了來意,“杯子哥,我……我只是想謝謝你的幫忙,找、找到了那個簡大龍,讓簡平能夠安享晚年。”

    她說的是讓簡平能安享晩年,而不是感謝他讓她贏得了醫斗,這其中的差別,或許就是行醫者的道德程度了。

    陸樽心有所感,越發覺得這妮子可愛,但口中對她的調侃可是一點也沒放松,“所以你打算以身相許了嗎?”他一副大野狼的模樣將她迎進了寢殿之中,毫不掩飾他的色心,但口中卻說得道貌岸然,“既然你那么猴急,那我勉強接受了。你現在可以去床上躺好,順便把自己扒光了,我也省點事……”

    “你……你這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她方才那點拘束,被他這么胡言亂語搗亂之下,早就煙消云散了。“我才不會以身相許呢。”

    “什么?你要為了我終生不嫁?那我豈不是罪過……”陸樽一副惋惜的模樣說道。

    谷凝香終于被他逗笑了,“你忘了,我們醫仙谷的祖訓是要行醫天下,救助更多需要救助的人。如今我在朝為官,等我賺夠了旅費就會開始云游,注定不會停留在一個地方相夫教子。”

    也就是說,以身相許的事他別想了!即使她清楚知道自己對這個男人有些心動,就算他性格飛揚跳脫,又很不正經,成天逗著她玩,但她對他就是沒來由的內心悸動,不過這種悸動也只能藏在心底而已。

    “說到旅費,你就沒想過其他法子?其實在你上次向我提到當太醫是為了賺銀兩時,我已經幫你想遍了無數個更有效的辦法。”陸樽突然眼睛一亮,“咱們來合作如何?我幫你出主意,你負責執行,這樣保證你的旅費很快就能賺飽,說不定還能多出許多,以后云游的時候天天住斑級客棧,肚子餓就吃魚翅燕窩,出入的馬車用汗血寶馬。”

    “什么主意?”谷凝香一呆,話題什么時候被他轉到道個地方來了?

    陸樽興致勃勃地道:“比如說,我現在是太子,你又剛贏了醫斗,聲勢正旺,我來幫你牽線,找幾個病得死去活來的高官富賈,你負責醫治。到時候你記得病只能治好一半,吊著他們的胃口,另一半留著開高價,反正他們都很有錢,你治好他們之后不僅彰顯了你的醫術高明,也讓他們覺得自己那條命很有價值啊!”

    “啊?這樣不就違背了我們不得欺瞞病人的祖訓嗎?”谷凝香聽得一愣一愣的。

    “你欺瞞他們什么了?他們生什么病,你確實如實以告,而他們的病況,你也確實治好了,只不過中間多了些轉折嘛。”陸樽笑嘻嘻的,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無恥。“這還只是最基礎的賺錢方法,畢竟生病的有錢人也是有限,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可以進階。”

    “進階?”谷凝香開始心跳加速了,就是一時有些分不清是緊張還是興奮。

    “是啊,比如你如果看誰不順眼,大可直言他生病了。這可不是欺瞞,那些有錢人腦滿腸肥的,誰沒些病痛呢?就是小病說得嚴重些,大病說得像沒救而已……”陸樽的腦子里閃過了幾個老奸巨猾的面孔,臉上的笑容也更加陰險,“你就隨便賣他們幾包巴豆,讓他們拉兩天,記得價格抬高一點,這可是排毒祛邪啊,誰敢說你錯?”

    谷凝香聽得目瞪口呆,但必須承認的是,她還真有點心動,只不過想到歷來莊嚴正氣的祖訓,讓她總覺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這樣如果我原本只想當三年太醫……”她吞了口口水。

    陸樽蠱惑般覷著她道:“那現在可能只要一年半喔!”

    “那我很快就可以去云游了。”說到這,谷凝香突然發現,那自己就不能再見到他了?與他的緣分就到此為止?

    她心中突然興起了一股強烈的不舍,這個男人雖然一直欺負她,但也一直保護她,他讓她知道了自己除了是一個大夫之外,也是一個女人,除去那些藥材醫術之外,她也是有人喜歡的,而且喜歡的只是她這個人。

    “你……”她一時情動,忍不住開口問道:“如果我去云游,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嗎?”陸搏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也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踟躕,只是依著他散漫不羈的性子,本能地回道:“怎么可能,在這京里我是太子,過著這么爽的日子,我還有太多事沒玩過,太多美女還沒看,才舍不得去云游呢。”

    其實他真正的想法是,既然答應了蘭書寒要賺那一千兩,那事情就要做到底,至少在蘭書寒回來之前,他都不可能卸下這太子之位,也不會有去云游的打算。

    谷凝香像是被重重擊了一拳,但她卻不能表現出受傷,只能強自擠出一個不自然的笑,“我也只是問問而已,你可別當真了。”

    她這才發現,她對他在乎的程度似乎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不能和我私奔是你的損失,別太遺憾了。”陸樽不以為意地在她肩上一拍,卻明顯感受到她的肩膀一僵。

    “好了,時間晚了,我該走了,你……你早點睡吧。”隨便寒暄了兩句,谷凝香就掙開他的手急忙離開。

    她必須找個沒有他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與思緒,才能重新回來面對他。

    陸樽被她最后的那個神情及姿態弄得有些心緒不寧,頓時想著自己剛才是不是有什么話說錯了?他還來不及留住她,她就已經出去了。

    谷凝香剛舉步走出門,就見到蘇良迎面走過來,臉色還不太好看。

    “谷太醫,這么晚了,你來太子寢宮做什么?”蘇良原本還有些欣賞谷凝香,但自從發現她與陸樽的曖昧后,即便她知道真相,但陸樽此時的身分就是太子,她的言行在旁人看來就是和太子交好,現在又深夜獨自前來,如此不避嫌,便把她歸類在想攀附太子扶搖直上的那類人中,故而語氣不太好。

    “我……我只是來和他討論,太子生病這出戲碼,是、是不是該告一段落了?”谷凝香被蘇良嚇了一跳,話都說不利索。

    蘇良哪里會相信,他沉著臉道:“太子身分不凡,與你獨處畢竟不好,希望谷太醫以后多加注意。”就算陸樽是假貨,但他也確實以太子身分給谷凝香行了不少方便,多少令蘇良不太滿意。

    這是怪她不應該來找他?把她利用完了就丟?谷凝香突然有點生氣,心頭的那一點膽怯立刻被她拋到九霄云外。

    “馬……啊不,蘇先生。”她突然認真的打量了下他的臉色,語氣不善,“你知道嗎,你生病了!頭傾視深,精神將奪矣;背曲肩隨,府將壞矣,你該多加注意才是!”

    后面那句話出自《黃帝內經》,是在形容一個人頭低著常覺得抬不起來,視線模糊,精神都要失去了,是失神的表現,而背部總是彎曲,肩也隨著垂下,顯示出內腑衰敗的跡象。

    讀書人時常垂首苦讀,多多少少會有點腰酸背痛的癥狀,蘇良飽讀詩書,自然不會聽不懂谷凝香在說什么,一時之間居然被她給唬住了。

    “我病了?”她說的狀況他還真的全部符合,蘇良頓時煩惱起來,“我怎么可以病,太子的托付尚未完成……”

    “無妨,你病狀還輕,我會交代下去,你讓人去太醫院拿幾帖藥祛邪排毒,幾天就會改善。”谷凝香面不改色地道:“那么我先離開了,蘇先生告辭。”

    “告辭。”蘇良說著甚至還讓了一步,目送谷凝香離開,都忘了自己方才還找碴。陸樽在遠處聽著兩人的對話,表情由奇怪變得滑稽,最后忍笑忍到肩膀都抽動起來,不能自已。

    這香妹妹現學現賣,果然是可造之材啊!

    “老馬,谷太醫叫你去拿藥袪邪排毒,記得一定要拿啊,保證你一吃見效。”

    “竟是谷凝香贏了啊……”八皇子的寢宮中,又是一幅萬紅叢中一點綠的景象,陰柔俊美的蘭書殷優雅地坐在眾小妾中間,硬是比每一朵花都漂亮。

    他望向了連蒔,“居然是你猜對了,你想要什么獎賞?”

    這話問得眾小妾都緊張起來。

    蘭書殷因為自視甚高,極少臨幸小妾,也不會強迫。而連蒔因為之前太沒存花感,一次都沒與蘭書殷同床過。

    眾人無不猜測著,若是連蒔提出了要侍寢八皇子的要求,八皇子會不會答應?

    蘭書殷很清楚自己對女人的吸引力,所以他也有些意動地望著連蒔。

    想不到連蒔想了一想,很認真地回道:“能否請求殿下讓妾身在書庫的時間久一點?每次進去一次只能一個時辰,實在不夠啊。”

    此話一出,一群小妾皆傻眼,而蘭書殷本人則是神情奇特的覷了她幾眼,最后低聲笑了起來。

    “果非俗人,倒是本皇子小看你了,本皇子答應你了。”他定定地望著她,冷不防又問道:“所以你認為,平南王與皇兄的斗爭,可是皇兄勝了?”

    詎料連蒔卻是搖了搖頭,“尚未明朗。”

    蘭書殷心頭一動,揮手讓其他的小妾全退了下去。

    那群小妾即使心不甘情不愿,仍是一臉幽怨地退下了,只不過臨走前不忘偷偷瞪連蒔一眼,尤其是師如虹的目光,甚至帶著忌憚及恨意。

    連蒔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莫名其妙被敵視還真不好受啊。若是她一直無視師如虹對她的怨恨,依師如虹的背景,自己會不會有一天默默的就被做掉了?

    不發威還真當她是病貓了,她只是懶得斗爭,不是不會斗爭好嗎?

    “你說,如何說是尚未明朗?”蘭書殷極有興趣地問。

    連蒔由若有所思中回過神,既然是蘭書殷提問,那么她就依自己的觀察說道:“因為平南王還沒走啊!按理說,在醫斗輸了之后,平南王那么死硬的脾氣,又是在百官平民面前出糗,還害他損失了一名巫醫,他應該會覺得無顏見人,憤而離去才是。然而他卻繼續留在京里,殿下不認為這十分奇怪嗎?”

    “留在京里的確不是王叔一向的行事風格。”蘭書殷思索著,修長的手指點著桌面,發出有規律的聲音,讓連蒔目光不由看了過去。“他留在京里是想做什么?”

    “我猜,谷太醫有麻煩了。”連蒔盯著他蔥白似的手指發怔,但還是本能的對問題提出她的見解,“依平南王的性格,他一定不甘心輸了這一遭,他動不了太子殿下,所以必然會遷怒于谷太醫。平南王留在京師,只怕是想找機會對谷太醫動手呢。”

    “你說的有理,谷太醫雖說是個五品官,但若是王叔硬要對她不利,來個殺人滅口、毀尸滅跡什么的,現在父皇重病,沒人管得了王叔。師丞相雖是攝政大臣,對王叔的恫嚇力卻有限,若谷太醫遭劫,最后很可能是不了了之。”

    蘭書殷的手指敲得越來越快,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動作。“少了谷太醫,皇兄就少了一個助力。王叔鏟除敵人的方法,真是粗暴又直接啊。”

    “不過這對殿下來說反而是個好機會呢!”連蒔目不轉睛地看著蘭書殷的手,臉上有幾分著迷之色。“若是殿下能趁這個機會向太子賣個好,提醒他一下谷太醫的事,最后事情的演變必然會是殿下與平南王的斗爭加劇,那么也就更方便殿下漁翁得利了。”

    蘭書殷細眉一挑,很是認同地點頭,心中越來越欣賞連蒔。

    怎么她的聰慧及機智,他會現在才發現?簡直浪費了很多機會啊!蘭書殷感嘆著。

    對話已告一段落,蘭書殷卻發現連蒔的目光仍沒有離開他身上,還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他忍不住問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連蒔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呃,殿下,您的手真美啊。”

    這個回答差點令蘭書殷俊美的臉都歪了。“你不注意本皇子的樣貌,卻去注意本皇子的手?”

    “殿下也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和別人沒有什么不同,妾身自然不會特別注意啊。”連蒔說得理所當然,“可是殿下的手又纖細又白皙又修長,真的如《詩經》所說,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啊……”

    蘭書殷簡直快昏倒。“但本皇子的手也是五只手指,和別人沒什么不同,你怎么就不會觀察一下我的臉呢?”

    連蒔這下當真抬起了頭,很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蘭書殷,后者甚至特地坐正,還擺出了一個自認最美麗的角度。

    然而她的話卻險些又讓他吐血,“殿下,您最近氣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要不要請谷太醫替您看一下?”

    “……”蘭書殷頓時啞口無言,他終于明白這丫頭雖是博學多聞,思慮清楚,但在某一方面卻是特別的遲鈍傻氣,也不懂得奉承他這個握有她生殺大權的人。

    他若再執著于辯論自己樣貌的話,大概會被她活活氣死,所以蘭書殷只是揮了揮手,收起方才的笑意,面無表情地道:“好了,本皇子明白了,你分析得很清楚,本皇子知道該怎么做了,你退下吧。”

    連蒔告退,慢慢地走了出去,但在踏出門之后,她突然停步,一顆頭又鉆回了門內,“殿下,我可以留在您這里嗎?”

    “什么事?”她終于發現他的俊美無儔了,有了溫存之意,所以舍不得走?蘭書殷不由有些期待,居然難得地緊張了起來。

    豈料連蒔只是小小聲、試探性地說道:“因為上回我還有一部書還沒看完,想在殿下的房內繼續閱讀……”

    蘭書殷頓時像被盆冰水當頭淋下,只能哭笑不得地嘆了口氣,“去吧去吧……”

    一個月后,醫斗之事漸漸的風平浪靜,蘭承志回了南方領地,而時常躲在太醫舍研讀醫書、試驗藥方的谷凝香也多日沒出現在陸樽面前,再加上蘇良嚴格監控不許他去找人,令陸樽的曰子又無聊起來。

    突然,蘭書殷來了邀請,要與太子宴飲,但對于邀宴的目的卻是神秘兮兮的不肯說清楚,倒讓陸樽更有興趣了。

    反正這陣子也無聊,陸樽便帶著小毛子還有堅持一定要跟著的蘇良一起去赴宴了。宴會設在皇宮一座拿來招待外賓的宮殿。因金鷹王國現在與烈熊王國情勢緊張,對于外

    來國家的人都暗中盯著,能進到皇宮的外國人只有寥寥數人,一年接待外賓的次數一雙手能數得出來,所以這座宮殿甚少使用,現在倒成了皇族自家飲宴的好地方,被眾官戲稱為客宮。

    當陸樽等人來到客宮,只看到蘭書殷及一個小妾在側,那個小妾便是連蒔,只不過她一臉放空的樣子,其實是還在思考方才讀的書中的內容。

    眾人一一入座,坐定之后,立刻有宮女端上一道道好菜。蘭書殷顯然特地在菜色上下過功夫,與陸樽一向吃的宮廷御宴有所不同,看得他食指大動。

    在老家蓬萊鎮,他可是酒樓的少東家,而自家義妹陸小魚更是個廚藝高手,所以對于吃這件事,他向來是來者不拒。

    他拿起筷子,興沖沖地往一道紅燒獅子頭夾去。

    蘭書殷看得有趣,忍不住說道:“皇兄你一向挑嘴,為弟的還擔心皇兄吃不慣呢,現在看起來,這御宴應該還挺符合皇兄的胃口?”

    陸樽手上正夾著一顆肉丸,聞言差點沒掉在桌上,眼光不著痕跡地轉到了蘇良身上,只見蘇良沉著臉,幾不可見地點頭。

    這老馬陰我啊!蘭書寒挑食的事居然沒有事先告訴我。陸樽悻悻然地放下了筷子,正色說道:“為兄也只是試試菜的味道,一試之下,果然還是不合胃口,唉……”

    “既然皇兄吃不慣的話,為弟叫人把菜撤了?”蘭書殷問道。

    陸樽眉頭挑了一挑,順手把筷子上的肉,丸給吃了。“倒是不用,如今王國情勢緊張,許多物資也都緊俏,食物就不要浪費了,全部端回我寢宮,讓小毛子帶回去吃即可。”

    “如此甚好。”沒想到蘭書寒會做出這種決定,蘭書殷多覷了他一眼,叫人來撤下菜肴。

    “八皇弟,你今日這么有雅興邀為兄前來,該不會只是叫為兄來大吃大喝吧?”陸樽順勢轉移了話題,也轉移自己對食物的注意力。

    蘭書殷微微一笑,“為弟的今天邀請皇兄,是要告訴皇兄一項消息。”

    “什么消息?”陸樽又忍不住看向蘇良,這回蘇良卻是搖了搖頭,他在宮里等于蘭書寒的耳目,若真有他不知道的消息,那就是他的失職。

    當然,若是有人刻意隱瞞,那就不在失職之列了,蘭書殷要說的事也正是這個,他緩緩道:“王叔已經回南方去了,這消息皇兄應該知道吧?”

    “嗯,我知道。”陸樽等著他的下文。

    蘭書殷接下來的話沒讓陸樽失望,更進一步的說,是讓陸樽差點失態地站了起來。

    “但是王叔偷偷地將谷太醫帶回了南方,這個皇兄應該就不知道了吧?”

    “什么?!”陸樽一直散漫不專心的臉色,當下嚴肅了起來。

    “皇兄果然不知。王叔帶走谷太醫,是極為隱密之事,應該是特地隱瞞東宮的人,所以皇兄才會一點消息都沒收到。”以蘭承志的勢力,要帶走一個太醫不讓其他人知道還是辦得到的。

    蘭書殷也不就這方面多解釋,只是接著說明道:“為弟最近身體不太舒服,想找最近頗富盛名的谷太醫瞧瞧,才發現她根本不在宮里,問了問太醫舍的人,才知道王叔以醫術交流的名義,將谷太醫從太醫舍帶走了。”

    金鷹王國正是多事之秋,外有強敵,內部政爭不斷,蘭承志身為握有最大權力、地位最高的幾個人之一,要讓區區一個太醫默默的消失,簡直太容易了,而且還不會有人去追究。

    或許就是基于這種原因,蘭承志才會大手大腳的直接將人弄走,他估計也就是讓太子失一臂膀,卻想不到谷凝香對陸樽的意義并不是那么簡單。

    “看起來,有人要倒霉了……”陸樽想了想,眼底精光閃了一下。

    “皇兄,你想對付王叔嗎?”蘭書殷卻是一副憂慮的模樣,彷佛真心勸說著陸樽不要沖動,“為弟以為那不過是一個太醫,王叔又是用正當理由光明正大地將她帶走,皇兄若因此與王叔斗上,只怕正中王叔下懷,會讓皇兄落人口實,挑起朝廷紛爭。何況王叔此舉顯然是要逼皇兄出面,所以皇兄你千萬不要受騙了。”蘭書殷說得自己都嘆息了。

    “皇弟,在你眼中,皇兄是那么傻的嗎?”陸樽若有所思地看著他,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蘭書殷心頭一動,皇兄倒是一語雙關,他說的傻指的是他不會中平南王的計,還是他看穿了自己的欲擒故縱?

    雖這么想,蘭書殷仍然維持著那抹微笑,連角度都沒有絲毫差別。“不,我相信皇兄是聰明的。”

    他這話就是真的一語雙關了,他真的相信蘭書寒不會那么容易被平南王扳倒,他只是添一把火讓他們斗得更兇而已,偏偏他添了這把火,蘭書寒還不得不接,這就是他的底氣。

    “皇弟你放心,王叔用正當理由光明正大地將谷太醫帶走,那本宮大可用不正當的理由鬼鬼祟祟地將她弄回來。”陸樽說得理所當然,才不管蘭書殷賣什么關子。

    倒讓蘭書殷傻眼了一下,連在一旁神游太虛的連蒔都多看了他一眼。

    “好了,既然沒東西吃,人又被帶走了,皇弟你也達成你的目的了,為兄的再待下去也沒意思,就此告辭。”陸樽倒是很干脆,直接站起身來,和蘭書殷點了點頭,便帶著蘇良與小毛子離開客宮。

    蘭書殷見他們走遠了,冷不防對著一直出神的連蒔說道:“看來谷太醫在皇兄心中的地位頗為特別啊……倒是不知道皇兄吃美色這一套了。”

    “妾身倒是認為,太子殿下對谷太醫有幾分認真呢。”連蒔說道。

    “一整個宴席,你的注意力從來沒有放在皇兄身上過,也能知道他有多認真?”蘭書殷啼笑皆非,這次他不太贊同連蒔的話,依舊認為谷凝香只是太子尋釁的借口而已。“只不過皇兄若真的去了南方,那里是王叔的地盤,只怕他會灰頭土臉的回來。”

    “太子殿下似乎性格有些變了。”連蒔回想著陸樽說過的話,“妾身滿期待他會用什么鬼鬼祟祟的方法讓平南王放人,或許事情會超過殿下您的想象也說不定。”

    “看起來,我們又要打賭了。”蘭書殷對這個聰慧的小妾當真是興趣越來越大,他幾乎已經不需要其他小妾的奉承,只要與連蒔說話就樂趣無窮。

    連蒔一向渙散目光這次凝聚了起來。“妾身覺得,這次太子殿下會占上風呢。”

    蘭書殷大笑起來,“那我只好押王叔扳回一城了!”

    這宮殿里的對話自然沒有傳入陸樽一行人的耳中,因為他們已經離得很遠,徑自走到了宮轎等候處。

    在上轎之前,陸樽意味深長地一笑,對著蘇良說道:“看來我們真的有必要南下一趟了。小毛子,快去準備一下。”

    “是。”小毛子使命必達,轉身就想離開。

    “等一等。”蘇良卻阻止了他,直勾勾地回望陸樽,“八皇子很顯然在激化太子與平南王的對立,你難道就這樣中計了?南方你根本去不得,否則還不知道平南王會怎么設計你。”

    “太子與平南王的對立……干本宮屁事啊?”陸樽懶洋洋地盯著蘇良,“那個平南王他奶奶的敢捉走本宮看上的女人,本宮若視若無睹,那才是真的落了東宮的威風吧!”

    “是啊,殿下前去營救谷太醫,正是英雄氣概,勇敢果決,相信不僅能把人救回來,說不定還能順帶贏得美人心呢!”小毛子笑吟吟地說道。

    “小毛子,殿下若是真的去了南方,安全堪慮,難道你要為殿下的安危負責嗎?”對于小毛子這時候還在拍馬屁,蘇良很是不滿。

    面對蘇良不善的態度,小毛子倒是笑嘻嘻地回道:“蘇先生,您贊不贊成太子殿下英明神武、才智過人、智勇雙全呢?”

    蘇良怔了一下,“那當然。”他心里想的是遠在蓬萊鎮的蘭書寒,現在眼前的陸樽拿這些話來形容,簡直是污辱了金鷹王國的文字。

    小毛子又反問了,“既然殿下這么厲害,那么該害怕的應該是平南王不是嗎?蘇先生一心阻止殿下,是否對殿下信心不夠?也就是說,對于殿下才智雙全那些話,您根本不認同啰?”

    “我……”蘇良被噎得差點沒吐血。

    “哈哈哈,小毛子說的好,不愧是我欽點的隨侍。”陸樽明知小毛子在爭寵,可是這小太監用的方式令他聽得很是愉快。“看在你如此聰明伶俐的分上,等會兒回東宮之后,從八皇弟那里包回來的御膳,本宮分你一份,哈哈哈……”

    此話一出,已經欲離開去準備南下事宜的小毛子差點一頭栽倒。

    原來只有一份啊……看來他還真是把太子殿下的人格想得太高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太子,你穿幫了最新章節 | 太子,你穿幫了全文閱讀 | 太子,你穿幫了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飞驰人生 赚钱 什么工作不累环境好还赚钱 哈尔滨本地麻将 warspear赚钱 如何利用内部红包赚钱 大玩家彩票安卓 夜神猎人是怎么赚钱的 学小儿推拿师怎么赚钱 微乐南昌麻将外挂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像联璧金融赚钱 赚钱快手机赚钱的软件是真的吗 吃鸡游戏电脑版 手游狂野飙车怎么赚钱攻略 琼崖海南麻雀下载 dnf做什么药剂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