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千金 > 第十二章

重生千金 第十二章 作者 : 安祖緹

    【第八章】

    ……

    早就洗好衣服的青青連要給董蕙宇喝的補藥都熬好了,她沒辦法進屋,只好回到廚房蹲在地上,雙手托腮靠著灶爐取暖。

    真希望她也能有一個男人這般愛著她呢。

    少女的心思已泛起了春意。

    “不……不要……別過來……姊姊,求你饒了我……啊!”

    宋姨娘尖叫一聲,霍地坐起,滿額的冷汗滴落,濕了眼睫,她驚恐的抹去,張望四周,哪里還有姜氏的蹤影。

    又做惡夢了。

    最近每晚都做惡夢,一直夢到姜氏來索命,讓她夜夜無好眠,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還差,人瘦了一圈不說,眼下兩片陰影,細紋占據了眼尾,看起來蒼老了好幾歲。

    簾帳外有人影晃動,她猜是守夜的安兒,啞著嗓低喊,“安兒,給我倒杯茶。”

    外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沒一會兒床帳被只白色的素手拉開,一杯茶遞了進來。

    宋姨娘抬手正要接過,怵然驚見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一頭濃密黑長發幾乎遮掩整張臉,隱約只看到閃著亮光的眼。

    “宋玉寧……我死得好冤啊……”哀怨的女音傳來。

    “不……不……”宋姨娘驚恐的往床內縮,沒一會兒就碰到墻,雖然有幃幔隔著,墻面的冷意仍是直接透進了背脊,凍得她發顫。“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我只是想被抬為正室……”

    宋玉寧……”床前的“女鬼”朝她伸手,碰觸到她的臉,冰冷得像冬天的雪,“我死不瞑目……”宋姨娘的喉頭猛地被鎖,“我死不瞑目啊……”

    “不——”

    宋姨娘瘋狂的尖叫。

    “姨娘!姨娘!”

    宋姨娘霍地張眼,看到安兒一臉蒼白的搖著她的肩,房內的燭火已經點燃

    “安兒!”宋姨娘一骨碌起身,猛然抓住安兒的手臂,眼神驚惶。“鬼!有鬼!房內有鬼。”

    “姨娘,沒有鬼啊,你剛是做惡夢了。”安兒忙安撫。

    “我是做惡夢了嗎?”宋姨娘吶吶反問,“真的只是惡夢嗎?”

    安兒點頭,不敢說自己剛才也做了夫人化做厲鬼來索命的惡夢。

    不僅宋姨娘受夢魘所苦,她也是,可她不敢說,就怕院落里更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大家都要嚇得不敢住了。

    真沒有鬼嗎?

    不放心的宋姨娘驚懼的眸小心翼翼的掠過安兒肩膀,四處查看,確定這屋內除了她跟安兒沒有其他人,才稍微松了口氣。

    這惡夢只要她一閉眼,就不斷凌遲著她,有時以為醒來了,卻是夢中夢,一個晚上把自己折磨了好幾回,精神大受影響,脾氣跟著變差,就連見到心愛的兒子也開心不起來。

    宋姨娘驚惶無措的想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否則鬼沒出現,她就先把自己給嚇死了。

    “我最近這幾天老發惡夢,我看你明日一早去請大夫過來……”眼角余光瞥見窗外有道黑影一閃而過,她嚇得倒抽了口涼氣,慌忙抓起被子蓋住頭臉。“姨娘?”

    “鬼……外頭有鬼……”渾身顫抖的宋姨娘嚇哭了出來,“你去外頭瞧瞧,是不是真有鬼!”

    安兒哪敢瞧啊。

    她自己都要嚇死了。

    姨娘,八成是你看錯了,奴婢沒看見……”

    “快去看啊!”宋姨娘大吼打斷她。

    安兒連踏出寢房都是心驚膽戰,就怕與鬼打了照面,不得已,她小跑步來到另一邊的婉兒睡房,把人給搖醒。

    “唔……嗯……”婉兒貌似在發著汗,睡得不安穩,安兒這一搖,倒是把

    她從惡夢中解救出來。

    “安兒?”婉兒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問,“怎、怎了?”

    “姨娘……姨娘說外頭有鬼,你陪我去瞧……”

    她話還沒說完,婉兒已經慌忙擺手,“我不去!”整個人縮進被窩里。

    “我一個人會怕,你陪我呀。”安兒用力拉著她的被子。

    “你就隨便說沒有就好了。”安兒也真是太不知變通了。

    婉兒跟宋姨娘一樣,用棉被蓋住了頭臉,對于安兒的懇求跟拜托甚至抗議,都來個相應不理。

    安兒心想,那就照婉兒的建議,假裝說她巡過了,什么都沒看到就好。

    做下決定的安兒點燈籠,小心翼翼的跨過門檻,準備回去位于西側的宋姨娘寢房。

    人剛踏上階梯,猛然瞧見右邊轉角處有道白影。

    那“鬼”半身隱沒在轉角處,廊上的燈籠微微搖曳,在鬼身上的白衣制造出飄動不定的陰影,更顯得恐怖嚇人。

    受到過度驚嚇的安兒呆站在原地,三魂七魄已經嚇跑了一半。

    一會兒,“鬼”出聲了。“安兒……”

    聽到自己的名字,安兒渾身不由控制的直打哆嗦。“安兒……是你害死了我……”

    “不……不……不是我……我只負責買藥而已……”安兒雙膝發軟,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拜托饒了我……”

    “鬼”緩緩朝她走近。“那除了你以外還有誰?”

    是宋姨娘指使的,計策是劉姑姑想的,帶長工過去跟您茍、茍合的也是劉姑姑……我真的只是買藥……”

    “那婉兒呢?”

    “婉兒……婉兒是負責大小姐那邊的,因為宋姨娘不想屈居大小姐之下,所以才想把她一并害了。”伏在地上的安兒受到過度驚嚇,一五一十地招了。

    “還有誰?”

    “就這些了。”安兒不斷磕頭跪求,地上流了一攤眼淚,“夫人,小的只是奴才,主子的命令我們不敢違背啊,求求您放過我們……別再出現,別再入夢來了……”

    “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

    “鬼”霍然揪起安兒的頭發,逼她抬頭,覆蓋在臉上的長發別開,露出猙獰可怕、滿面是血的鬼臉,安兒連叫都叫不出聲來,就翻了白眼嚇暈過去。

    這鬼正是軒安扮的,他在戲班子學的是旦角,扮起女人唯妙唯肖,再加上臉上涂滿了假血,安兒自然看不出他的真面目。

    軒安腳尖踢了踢,看她動也不動了,決定來制造一個更大的效果,崩潰宋姨娘的心神。

    他瞧了瞧四周,看見矗立在圜中的大樹,手臂挾抱著安兒,輕盈的躍上去,把人倒掛在樹上,再將培德交給他的外袍抖開,蓋在安兒身上。

    準備完畢,坐等明天看戲。

    翌日早晨,仆役們進了院落,開始一天的工作。

    劉姑姑帶著一張睡眠不足、眼皮底下掛著兩塊黑影的臉,踏入院門。宋姨娘喜歡她梳發的手藝,長期以來這梳頭的工作都是由劉姑姑負責,久了,劉姑姑就成了宋姨娘的心腹。

    她掩嘴打著呵欠,看到幾個丫鬟家丁聚在樹下,不知在議論紛紛什么。

    “怎了?!”劉姑姑好奇的問。

    婉兒一瞧見她,立刻近身低聲道:“安兒不知怎地,竟跑到樹上去了。”劉姑姑隨著婉兒手指的方向抬頭,果真見安兒橫躺在枝椏間,一手一腳垂放于半空中,風吹樹枝動,她人也跟著動,看似隨時會掉下,十分危險。

    因為眼前的狀況太過詭異,加上大家多少都有耳聞院落鬧鬼一事,反而沒人敢主動去把安兒放下來。

    她還活著吧?!”劉姑姑驚恐地問。“應該活著,有聽到鼾聲。”

    “是睡著了?”

    “嗯。”婉兒點頭,“奇就奇在人怎么會睡到樹上去了?”

    劉姑姑聽出她話中有弦外之音,再看她面色驚疑不定,立刻指使一名仆人把安兒弄下來,再將婉兒拉到一旁去。“你剛說那話啥意思?”

    “昨兒個晚上,姨娘說見到鬼了,叫安兒去查是真鬼還假鬼,她叫我陪她去,我哪敢啊,所以安兒就自己去了,沒想到今天早上起來,我去房里叫她沒看到人,原來是睡到樹上去了。劉姑姑,”婉兒急切的嗓音壓得更低,“你說這會不會是鬼干的好事?”

    劉姑姑聽了也是心慌慌,“難道……真有鬼?不是姨娘的幻想?”

    她是沒見鬼,倒是惡夢發了不少,最近一直聽宋姨娘見鬼一事,還以為她是因為害死了姜氏,良心不安,才會把惡夢跟現實分不清楚了。

    可若真如此,安兒好端端地又怎會睡到樹上去呢?

    她可從沒聽說過安兒得了離魂病啊!

    “一屋子的人都去哪啦?”宋姨娘咆哮的聲音突然傳來,把兩個心頭驚悸的女子嚇得更是面如土色。

    宋姨娘跨出前廳,就看到一群人聚著不做事,一個男仆手扛著梯子靠著樹干不曉得要做啥,連著數夜沒睡好的她肝火更是旺盛。

    “安兒!婉兒!死哪去了?”

    安兒興許是聽到宋姨娘的聲音,急急張了眼,沒發現自己掛在樹上,翻身想下床,人就這樣摔下樹來。

    隨著“砰”的一聲落地聲響,大伙跟著驚聲尖叫。

    軒安也混在人群里,張著嘴,假裝也受到了驚嚇。

    “安兒,你沒事吧?”大伙蜂擁而上,把臉趴地的安兒翻過來。

    安兒滿臉是血,將大家嚇呆了。

    “天啊,死人了!”有人尖叫。

    “沒……”安兒哭著緩緩爬起來,“是嘴……嘴巴流血了。”她的嘴好疼啊!

    “我看看。”劉姑姑排開圍觀的眾人,幫安兒檢查傷勢,“應該是牙齒撞到嘴唇了,哎呀,還流鼻血了。”她轉頭一眼就見到軒安,“去叫大夫來。”

    “是。”還想繼續看戲的軒安只好領命出宅去找大夫,順便送口信給曹惟筌。

    劉姑姑與婉兒先把安兒攙扶回房,聽說安兒早上竟然睡在樹上,想起昨晚的鬼影,宋姨娘擔憂得也跟了進來。

    婉兒見狀,搬了把椅子讓宋姨娘坐下。

    劉姑姑將她臉上的血擦干凈,看起來也就沒那么嚇人了。

    “安兒,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姨娘急問,“你怎么會睡到樹上去?”

    “姨娘!”安兒驚慌的淚撲簌簌的落下,“是鬼……夫人的鬼把我弄到樹上去的。”

    眾人一聽,均面色大變。

    “真的是夫人的鬼魂嗎?”劉姑姑顫聲問,臉色蒼白。

    安兒哭得不能自已,“她滿臉是血,說是我們害死了她……我好怕啊……我受不了了!”安兒崩潰的喊,“我最近這幾天都一直在發惡夢,老是看到夫人來跟我索命,我快瘋了,快瘋了啊!”

    “你小聲點!”劉姑姑忙塢住安兒的嘴,等她情緒較平穩,才松開手。

    “你最近這幾天也都發惡夢?”宋姨娘攢著眉問。

    “嗯。”安兒點頭。

    “這……”劉姑姑欲言又止。

    “姑姑怎了?”婉兒問。

    “我最近也常做惡夢,怎么會這么巧,大家都在做惡夢?!”劉姑姑怎么想怎么不對勁。“婉兒,你呢,你睡得好嗎?”

    “我……我也是一直夢魘……”只是她夢到的不是夫人而是小姐。

    “那肯定真的是夫人變成鬼來索命了!”安兒驚恐的喊,“我們都要死了……”

    “住口!”劉姑姑氣怒的喊,“你要讓其他人都聽見嗎?”

    閉上嘴的安兒不斷流著驚懼的淚。

    命都要沒了,她才不管被誰聽見呢。

    一旁的宋姨娘面如死灰,冷汗直流。

    這次是安兒被掛在樹上,下次恐怕就輪到她了吧?

    一名奴婢面帶驚慌的小跑步進來,手上拿著一件衣服。

    “姨娘,我剛在花園看到這衣服,好像是……”奴婢音帶恐懼的泣聲,“好像是夫人的。”

    劉姑姑上前,甩了奴婢一巴掌,“胡說八道什么,給我滾!”

    奴婢驚惶的跑了,劉姑姑這才把衣服抖開,一看到繡在下擺上的畫眉、牡丹,在場眾人均面色大變。

    誰不知道姜氏最愛牡丹跟畫眉,所以她的衣服十件有八件上頭皆有此繡花。

    這正是軒安蓋在安兒身上的外袍,只是因為夜晚風大,被吹落到一旁的花園去了。

    宋姨娘再也受不住龐大的精神壓力,眼一翻,昏厥了。

    “呀……姨娘!”屋子里又是一陣仰人馬翻。

    清晨,董蕙宇悠悠醒來,想下床漱洗,卻發現身子被禁錮了。

    睡在她身后的曹惟筌雙手似鐵箍般緊圈著她,將她摟得甚緊,她甚至覺得有些熱。

    ……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重生千金最新章節 | 重生千金全文閱讀 | 重生千金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卖件件两块赚钱吗 男人考什么证最有前景赚钱多 捕鱼来了 做滚针赚钱吗 腾讯棋牌麻将游戏 华泰保险加盟店赚钱吗 个人微信公众如何赚钱 89彩票首页 网上挂机推广赚钱 秋冬卖羊毛衫赚钱吗 赛马会彩票安卓 梦幻西游鉴定军火赚钱 头条号新手期就不能赚钱吗 1713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卖水果盒子赚钱吗 九龙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