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 第七章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第七章 作者 : 金目指

    【第四章】

    夜幕低垂,街上霓虹陸續熄滅的打烊時間,會在這時間推門進來的也只有蔡奈緒了。

    “小奈!你終于肯出現了!”苗禰音其實一直有跟蔡奈緒連絡,告訴她自己的近況。

    “小禰!終于能見到你了!還好嗎?發生這么大的事我不能陪在你身邊,真是對不起。”蔡奈緒一直很擔心好姊妹這一連串的遭遇會不會讓她難過,好不容易有時間可以來替她打氣。

    “奈緒姊請放心,我有好好陪在店長身邊的。”林良平微笑著說。

    “良平,你真是太可靠了!”蔡奈緒提高音量說。

    “沒有啦……”林良平嘴上雖然這樣說,眼神卻很得意。

    “那個傳說中的謎之男呢?”蔡奈緒張大眼東張西望,她除了來見苗禰音外,最好奇的是想看看那個神秘男子長什么樣,從頭到腳寫滿了“好奇”兩個字。

    “小奈,你太夸張了,完全就是湊熱鬧的鄉民臉嘛!”苗禰音又好氣又好笑。

    “那家伙在廚房。”林良平不以為意地說。

    “那家伙?良平,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蔡奈緒印象中的林良平一直都很有禮貌,現在聽到他這樣叫那位謎之男,她能感覺到他話中滿滿的醋意。

    “店長有我一個人保護就夠了,才不需要那家伙呢!”林良平像只主人走到哪就跟到哪的小狽。

    “好啦好啦,去準備一下。”苗禰音像是打發孩子般地說。

    “我帶了不錯的紅酒,好久沒跟大家聚一聚了。”蔡奈緒邊說邊把紅酒交給苗禰音。

    “小奈,你真是太貼心了!”苗禰音開心地說。

    阿貴端著一盤烤牛肉出來,苗禰音看著那盤色香味俱全的肉流口水,蔡奈緒則是一直盯著阿貴,兩人眼神同樣充滿驚喜。

    “你好……”阿貴被盯得很不自在。

    “你好,我是小禰的朋友,我叫蔡奈緒。”蔡奈緒邊說邊上下打量著阿貴。

    “小奈,你盯過頭了啦!”苗禰音試圖阻止好友。

    “挺帥的嘛!而且長得好可愛!”蔡奈緒小聲地在她耳邊說著,完全就是個少女。

    阿貴跟她的情況很復雜,這種情況下被這樣說,苗禰音只能苦笑。

    “這是蔡小姐帶來的紅酒嗎?”阿貴拿起桌上的紅酒瓶。

    “是啊,說是很好的紅酒……”苗禰音話沒說完,阿貴突然轉身跑回廚房。

    “怎么了嗎?”蔡奈緒在想她帶來的紅酒是有什么問題?

    “我也不知道,他有時候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苗禰音歪了下頭。

    “怪怪的?”蔡奈緒表情有點嫌棄。

    “不是那種奇怪啦!只是不太懂他在想什么。”苗禰音不希望好友誤會阿貴是個怪人。

    “你說他失憶了?”蔡奈緒再次確認。

    “嗯,醫生是這樣說的,而且問他什么他都說不知道。”苗禰音邊回憶邊說。

    “真的有失憶這種事情嗎?”蔡奈緒覺得不可思議。

    “奈緒姊,你也不相信對吧?”林良平拿著紅酒杯過來,剛好聽到蔡奈緒的話。

    “我原先也不相信,可是人就確實像在演連續劇一樣在這邊了。”苗禰音指著剛好端著另一盤菜過來的阿貴。

    “這應該跟蔡小姐帶來的紅酒很搭,大家吃吃看吧……怎么了嗎?”阿貴說完發現所有人都盯著他看。

    “那個,你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嗎?”蔡奈緒湊近他問。

    “呃……嗯。”阿貴尷尬地點點頭。

    “連名字都不記得?”蔡奈緒繼續問。

    “是啊……”阿貴稍稍低下頭,眼神流露一絲悲傷。

    “小奈,好了,先來吃飯。”苗禰音阻止她繼續問下去,同樣的問題她已經問過了。

    大家吃了阿貴做的菜,配上蔡奈緒帶來的紅酒,嘖嘖稱奇如此美味合拍,尤其是第一次嘗到阿貴料里的蔡奈緒,反應就跟其他人初嘗這位大廚的菜一樣,被舌尖的美味驚艷到。

    “好厲害!”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好吃到差點把舌頭都吞下去了。

    “我們家的大廚很厲害吧?”苗禰音滿意地笑著。

    “跟奈緒姊的紅酒好搭喔!”林良平喝了口紅酒眼睛瞪大了。

    “真的!而且你剛剛只看了一眼,為什么會知道這酒要配什么菜啊?”蔡奈緒想到剛剛阿貴看了一下紅酒就忽然跑掉的舉動。

    “我也不曉得,剛剛看到這瓶酒就覺得它應該是這味道,所以做了道可以搭配的菜。”阿貴也不清楚為什么,他只覺得自己直覺很準猜中了而已。

    “你真的不是廚師嗎?”林良平瞇著眼,一臉狐疑。

    “對對對!我也這么覺得!”蔡奈緒喜歡上阿貴的手藝了。

    “我也問過,但他好像沒反應。”苗禰音接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懂這些,可是我對廚師這個詞沒什么感覺,我想應該不是。”阿貴解釋。

    “醫生說如果遇到跟他喪失的記憶有關的人事物,他自己會知道的,之前帶他去我發現他的地方,他聽到卡車的喇叭聲就忽然頭痛,但是大家一直說他很會做菜,你們看,他就沒什么反應,所以他應該不是廚師。”苗禰音解釋道。

    “那再帶他去當初發現他的地方找找線索啊!”林良平像是急著擺脫掉阿貴那樣地說。

    苗禰音搖搖頭,“那次他聽到喇叭聲頭痛得不得了還是想不起來,只是很痛苦,我覺得這樣逼他也沒用,醫生也說要給他時間讓他多接觸各種事物,遇到跟自己有關的就會想起來了。”

    “我懂小禰為什么收留你了。”蔡奈緒眼里都是同情。

    林良平在一旁不說話,他雖然不想這來路不明的男人踏進他跟店長的世界,但他也懂店長這么做是在幫助人。再一次確認阿貴的情況后,他也覺得阿貴其實很可憐。

    “這么說你們住在一起啰?”蔡奈緒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樣,哪壺不開提哪壺,戳中了苗禰音最不想被提到的事。

    “那……那也是沒辦法,沒地方讓他住啊!而且我們也沒有……沒有睡一起!他要是死在路上我會很困擾的!反正我也沒付他薪水,多個免費的大廚是我賺到耶!”苗禰音害羞起來就解釋個不停。

    “店長臉很紅喔,該不會害羞了?”林良平難得看到這樣害羞的店長,想再多看一點,于是更加捉弄她。

    “才……才沒有!有什么好害羞的啊?我可是老板,撿到一個廚藝這么好的白工是我幸運耶!哪像你一天到晚打破東西我還要付你薪水,請你才是讓我賠錢呢!”苗禰音雖然嘴上說著刺耳難聽的話,但紅到耳朵去的整張臉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我才沒有一直打破東西,那都是Kuro弄的啦!而且店長不在的時候,都是我在喂Kuro,店長這么說好過分!”林良平又像平常一樣開始要裝哭撒嬌了。

    “他們感情真好啊。”阿貴在一旁笑著說。

    “這兩人一直都是這樣。”蔡奈緒揮揮手。

    “誰跟這麻煩鬼感情好了?”苗禰音聽到這話回頭反駁。

    阿貴看著大家氣氛和樂融融地開心吃飯聊天,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不但得救,還被安置在這樣美好的環境,想著不管有沒有恢復記憶,至少這段記憶是絕對不能忘記的。

    一場歡快的饗宴過后,林良平跟阿貴收拾著桌上的杯盤狼藉。

    “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有時間再來找你們。”蔡奈緒提起包包說。

    “奈緒姊,謝謝你的紅酒,工作加油喔!隨時歡迎你來。”林良平對著蔡奈緒說。

    “小奈要回去了啊?不要走嘛!”已經喝醉的苗禰音趴在桌上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拖著長長的尾音撒嬌。

    “小禰,你還好吧?很少看你醉成這樣。”本來已經走到門邊的蔡奈緒又回到桌邊拍拍她的肩。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店長醉成這樣,居然會撒嬌,跟平常毒舌的店長好不一樣。”林良平眼里滿滿都是愛憐,這樣可愛的店長,好想抱回家。

    “她心情好才會喝這么多,已經很久沒看到她心情這么好了。”蔡奈緒是在場唯一見過喝醉的苗禰音的人,看到好姊妹心情好她也很欣慰。

    “里面都收拾好了,可以走了。”阿貴提著苗禰音的包包走出來并把燈關掉。

    “小禰就麻煩你了。”蔡奈緒對著阿貴說。

    “我警告你,你可不要趁店長喝醉對她做什么事,不然我饒不了你!”林良平多希望送店長回家的是自己,嘴上這么警告著阿貴,但換作是他恐怕難把持住對店長做出什么事。

    “能走嗎?”阿貴扶起像攤爛泥的苗禰音,在她耳邊輕聲問道。

    “不能走……”苗禰音拖著尾音說。

    “別撒嬌,振作點,自己使點力。”阿貴語氣不像是要占女孩子便宜。看到這一幕的林良平也無話可說,看樣子阿貴應該沒問題。

    “啊啊啊!小禰,你振作點啦……不好意思!拜托你了。”蔡奈緒反而覺得自己姊妹這樣是給別人添麻煩了。

    兩人上了出租車后,苗禰音依舊像攤爛泥靠在阿貴身上,雙手還環抱住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阿貴舉手投降。

    “喂!別把我當抱枕啊!”阿貴低頭看著緊緊抱住他的苗禰音有點不知所措。

    “先生,你女朋友真會撒嬌。”前座的司機聽到阿貴這樣說,就笑笑的搭話。

    阿貴沒有回話,只是看著胸前那張醉醺醺卻幸福洋溢的臉,也發自內心地微笑了。他慢慢放下手,輕撫著苗禰音的頭,像是在摸著小貓一樣,掌心順著她烏黑亮麗的秀發,讓發絲穿過他的指間,如涓瀑流泄過石縫,療愈著他。

    回到家里,阿貴扶著腳步踉蹌的苗禰音,讓她躺好休息,苗禰音一躺下又呻吟著不知道在念什么。

    “嗯,你說什么?”阿貴將耳朵貼近她唇邊想聽清楚。

    “嗯……水……”苗禰音唇間發出輕吟混著含糊的單字。

    “等等!”阿貴聲音輕柔地說完便去倒了杯水。

    他細心地扶起苗禰音喂她喝水,醉到沒辦法自己拿杯子的苗禰音,似乎連喝水都有點困難,被水嗆得咳了出來。

    “啊,別吐出來!”阿貴急忙拿著毛巾擦拭。

    襯衫領口濕了一片,阿貴想著這樣會不舒服,就幫她把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

    “唔……水……”苗禰音都被水嗆到了還是迷迷糊糊地喊著想喝水。

    “欸,怎么辦……”他瞄了一眼那杯水嘆了口氣。

    他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扶起苗禰音,將自己唇貼上她的,將口中的液體送進她的嘴里,苗禰音就像嬰兒一樣一點一點吸吮著他口中傳來的水分子……

    ……

    “啊……不要!”她皺起眉輕輕推開他。

    “抱歉……”這讓阿貴恢復理智,反省自己在做什么,怎么可以趁人家喝醉欺負女孩子,但回過神來一看苗禰音早已躺回床上呼呼大睡,像沒事一樣。

    “對不起……我不會再對你這樣做了。”阿貴微微揚起嘴角,輕撫著她的臉頰,溫柔地說,即使這道歉她大概聽不到。

    “好好睡吧,晚安。”他更想要好好珍惜苗禰音,溫柔地在她額頭上輕輕留下晚安吻。

    苗禰音從夢的底層漸漸浮上現實世界,越是遠離輕飄飄的夢境,越是感到身體沉重,尤其腦袋像被大石砸過一樣痛得想哭,她睜開眼坐起身,脖子承受不住頭的重量一直低著,視線只能看到自己腳邊,覺得頭重得好想把它拿下來,可惜她只能無奈的頂著脖子上的重物,拖著腳步走向浴室,好不容易走到了門邊,兩手扶著墻,連開個燈這么簡單的動作,都必須把頭放在手臂上休息一下。

    “你沒事吧?”早起準備早餐的阿貴看到她扶著墻好像很難過的樣子,趕緊上前關心。

    “頭好痛……”苗禰音微微抬起頭,眼睛濕潤潤地看著他,睡亂了的發絲有一小撮落在她臉頰上。

    苗禰音這眼神像極了昨晚迷迷糊糊向他索吻的表情,這讓他心頭一震,想起了昨晚她就是用這種神情說著:“……就這樣嗎?”以及接下來的事,這一個眼神讓他悸動了,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就往她的頭上撫去。

    但什么都不記得的苗禰音,被他忽然摸自己頭的舉動嚇了一跳,整個人反射性地向后躲開,頭還在痛,腦袋空白,這完全只是反射動作,她還來不及回過神思考他在干嘛,也沒有那個心力去思考。

    “啊……抱歉!我只是想說摸摸頭會不會比較好一點……呃,你快去洗臉吧。”之前還可以若無其事地跟她開玩笑,現在只是她一個反射動作就讓他在意起來,阿貴尷尬地笑了笑,看樣子她什么都不記得了。

    在浴室里對著鏡子發呆的苗禰音,完全沒把剛剛阿貴的舉動放心上,她現在只想著趕快讓這討厭的疼痛感消失。對著鏡子呆了十幾秒她才注意到胸口有一個小紅印,拉開領口對著鏡子看半天,嗯?是被蚊子咬了嗎?她伸出指尖去抓抓,不痛也不癢,那算了。

    苗禰音換好衣服,一如往常坐在茶幾邊等吃早餐,這陣子她的胃袋已經習慣阿貴做的早餐了。

    “我要咖啡。”看著阿貴很自然地把柳橙汁放在她面前,她想著咖啡不知道會不會讓疼痛感消失,面無表情地說著。

    阿貴揚了揚嘴角,不發一語把他的咖啡跟苗禰音的柳橙汁交換,他已經習慣苗禰音早晨的低氣壓。

    屋子里的空氣很微妙,苗禰音那邊跟平常一樣,帶著低氣壓吞食早餐,而另一邊阿貴周圍的空氣則是比平常多了絲甜味,在阿貴眼里,苗禰音已經不是之前那樣單純感到有趣了,昨晚在他心頭掉了粒糖,現在慢慢發酵出一絲絲甜味。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最新章節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全文閱讀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在家里种什么药材赚钱 鼎鼎彩票首页 社会上的培训机构赚钱吗 516金蟾捕鱼 官网 合肥的福彩店还赚钱吗 麻将来了cdkey在哪领 吃饭直播怎样赚钱 手游梦幻西游和倩女幽魂哪个好赚钱 金祥彩票网址 在厂里怎么赚钱 贩卖焦虑也能赚钱 街机捕鱼 微信上打字赚钱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赚钱要到一线城市 海王捕鱼出分位置 如何在一天之内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