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二嫁大吉 > 第七章 伍家提親的條件

二嫁大吉 第七章 伍家提親的條件 作者 : 金萱

    家里一下子多了這么多個幫手,讓從家里開始做生意后就忙得不可開交的伍家父女倆終于可以喘口氣,不再每天被時間追著跑。

    往鎮上送貨的事交給張銘,家務交給張嬸,張小小年紀雖不大,但幫伍青靈打個下手當個小跑腿完全沒問題,再加上樓家三祖孫也都在,大伙分工合作,天天都過得開開心心的。

    張家三口人剛來時或許有些拘謹和忐忑不安,但在確認主子這一家人,包括寄居的樓家人都是良善又好相處的人之后,也都慢慢地放下心來融入了這個家。

    如今伍家最不缺的就是人,而且大家相處愉快,笑容也常出現在大伙的臉上。

    在伍家作坊里幫工的村民們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明明都是毫無關系的外人,認識和相處的時間也不長,伍家父女倆到底是如何讓他們親如一家人的?

    幫工里就王鐵柱的媳婦劉朵兒與伍家父女倆關系最要好,有問題也最敢發問,于是便問了伍青靈這個問題。

    “待之以真心即可。”伍青靈答道。

    這話說起來很簡單,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劉朵兒自問就做不到,因為——“如果你待人以真心,換來的卻是別人的虛情假意呢?”

    “如果大家都這么想,這世上又有誰敢付出真心呢?”

    劉朵兒吶吶無言了一會兒,才道:“青靈妹子,你就是因為人太好、太老實實在了,當初簡家那對母子才敢這樣對你。”

    伍青靈扯了下嘴角,開口道:“其實我還滿感謝他們的。”

    “這是什么話?”劉朵兒瞠目瞪眼。

    “在簡家做了兩年的牛馬,總比在簡家做一輩子的牛馬好吧?所以我很感謝他們兩年就放我自由,沒拘我一輩子。”

    “你是簡家明媒正娶的媳婦,只要你硬氣點,誰能讓你做牛做馬?”劉朵兒瞪眼道。

    伍青靈搖搖頭,“吵吵鬧鬧與家人不和的日子不是我想過的日子,與其那樣還不如分開放各自自由。”

    “你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想法,既然成了親,不管好與壞都是要一起過一輩子的,哪能再分開啊?”劉朵兒無法理解這點。“你是因為有伍大叔這么一個好爹,不然大歸的女人回娘家哪會有好日子可過?”

    “所以我很感謝爹,他是這世上最好的爹。”伍青靈幸福的微笑道。

    “伍大叔的確是個好人,所以——”劉朵兒話未說完就被突然出現,跑得有些氣喘吁吁的張小傍打斷了。

    “小姐,老爺請你快點回家去。”

    “發生了什么事?”伍青靈疑惑的問。

    “家里來了客人,說是要來向老爺提親的,老爺拿他們沒辦法,就讓奴婢趕緊來叫小姐回去。”張小小答道。

    伍青靈呆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脫口道:“爹讓我自個兒回去拒絕人家對我的提親?”

    “不是不是,那些人是來向老爺提親的,想嫁給老爺的,不是向小姐提親。”張小小又搖頭又搖手的說明道。

    伍青靈張口結舌,整個人呆若木雞。

    “小小,你……你說的是真的?”她結巴的問道,有些難以置信。

    “嗯!”張小小用力的點頭。

    伍青靈錯愕地繼續發呆。

    “青靈妹子,你快回去看看吧。其實剛才我正要與你說這事,先前我就聽到有人想跟伍大叔結親的風聲,沒想到不僅是真的,對方還來得這么快。”劉朵兒開口道。

    “可是爹沒有再婚的打算啊。”伍青靈反射性的說道。因為她曾拿這事打趣他,幾回之后,爹便認真的與她談過這件事,說了他沒有續弦的打算。

    “伍大叔不想再婚,但卻不能阻止別人想嫁給伍大叔。”劉朵兒說。

    “可是我娘都過世這么多年了,這些年也沒有人說想要嫁給我爹啊。”伍青靈有點懵。

    “青靈妹子啊,有句話叫此一時彼一時,你聽過沒?”劉朵兒一副教育她的神情。“以前沒人想嫁伍大叔是因為你家窮,加上伍大叔滿心滿眼的都是你這個女兒,有什么好吃的都往你那兒送,自個兒家里都窮得快要揭不開鍋了也不在意,這樣的情況誰還敢嫁?”

    劉朵兒停頓了一下,喘了一口氣繼續若懸河的說:“可是現在不同了,現在你家可是又開作坊、又招幫工、又買驢車、又買下人的,這在咱們虎谷村可是獨一份。不看別的,就看你家有三個下人這件事,這十里八村只要家里還有沒嫁人的,不拘是姑娘還是寡婦,誰不想嫁到你家來做當家主母啊,即便是嫁進來當填房,還有一個你這么大的繼女也沒關系。”

    伍青靈無言以對。她一直以為虎谷村村民純樸,原來大家會這樣想嗎?可是當她想到她過去的婆家,頓時便想通了。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這世上誰不貪慕榮華,誰不想過上好日子,而想待在泥巴水里打滾一輩子?傻瓜都不想吧!

    這完全是人之常情,所以,算了。反正天要下雨,爹要娶親都不是她能管的事,只要爹樂意,對方也不是太差,她會舉雙手雙腳贊成并且送上祝福,但是如果爹不樂意的話,誰都別想強迫他們父女倆。

    “嫂子,我回去看看是什么情況,先走了。”她對劉朵兒打聲招呼,帶著張小小快步離開作坊回家里去。

    伍青靈走進自家院門,就看見樓芊芊一個人待在院子里,然后一見到她出現就飛也似的跑到她面前,一把將她拉到東屋里。

    “芊芊,你這是做什么?”她疑惑的問道。

    “奶奶要我先跟青靈姊姊說明屋里的情況,免得一會兒青靈姊姊被那些人牽著鼻子走。”樓芊芊一臉嚴肅的對她說道。

    伍青靈聞言失笑,“我可沒那么傻會被人牽著鼻子走,奶奶怎么會有這種想法?”

    “青靈姊姊是還沒見到屋里那些人,他們黑的都能說成白的,咱們這邊說一句,他們可以說上十句二十句還不帶喘息的,真的很厲害。”樓芊芊驚嘆的說道,簡直就是嘆為觀止。

    “他們到底說了什么,還有,他們是誰,你之前見過他們嗎?”伍青靈問。

    “沒見過,聽他們說他們是東村的,他們還提到以前青靈姊姊在東村簡家時的事,把大叔氣得不行。我就沒見過這種人,明明是來提親的卻把人家氣得不行,然后還有臉繼續坐在那里高談闊論,天底下怎么會有這種人啊?”樓芊芊氣呼呼的說道。

    她和奶奶在虎谷村住了快要三個月,再加上作坊里又聚集了一堆三姑六婆,村里什么閑事沒聽過?伍青靈成親兩年被休離大歸的事自然不可能沒聽過。

    這事她和奶奶剛聽見時真的是驚震不已,可是隨著她們對伍家父女的了解,以及村民們褒貶不一的言談內容中得知可能的事實后,她們就只剩下憤怒與同仇敵愾。

    所以剛才在廳里,當對方說岀什么青靈姊姊就是因為沒娘教才會被夫家休離的時候,別說是大叔被氣得臉紅脖子粗了,就連她和奶奶也一樣氣得不行,恨不得拿掃帚把他們給掃出門去。

    大叔氣呼呼的請他們離開,直接拒絕了這突如其來的提親,結果對方竟還不依不饒的不肯走,逼得大叔不得不叫小小去通知青靈姊姊,向青靈姊姊求助。

    奶奶為了怕青靈姊姊不知道那些人的德性會吃虧,這才叫她出來先與青靈姊姊通個氣,免得會兒進去被對方氣到,反應不過來而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大叔還等著青靈姊姊去解救他,轟走那兩個厚臉皮的長舌婦人呢。

    聽完樓芊芊大致轉述先前廳里所發生的事,伍青靈已經知道自己待會兒該怎么做了。

    “走吧,咱們過去,別讓我爹和奶奶他們久等了。”她對樓芊芊說,率先往堂廳走去。

    樓芊芊和張小小兩個人緊隨其后。

    伍青靈才靠近廳堂,就聽見廳里傳來一道尖銳嗓音正滔滔不絕的說著話。

    “伍爺,你還在猶豫什么呢?你現在可是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家大業大的,不趕緊再娶個填房、生個兒子來繼承家業怎么行呢?難不成你還想便宜別人家,將這些都送給外姓人啊?”

    “我倒是想知道大娘中的外姓人是什么意思?”伍青靈緩緩地走進廳里。

    “靈兒,你回來了。”伍豐對女兒說道,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伍青靈對爹和袁氏微微笑后,轉身面向頭上簪了朵大紅花,一身桃紅色衣裙的王媒婆。

    這個王媒婆,她還住在東村簡家時倒是見過幾次,只是沒說過話,所以就當作不認識吧。

    “大娘,我剛從外頭回來,不知道你剛說的便宜別人家和送給外姓人是什么意思,可以麻煩你解釋一下嗎?”她皮笑肉不笑的對王媒婆說。

    “這別人家和外姓人指的當然就是將來你出嫁后的人家啊。”王媒婆面對她的質詢,一點也不覺得尷尬或不自在,理所當然又直截了當的回答。“你是個女人,雖然現在大歸住在家里,但遲早還是得再嫁出去成為別人家的人,生的孩子也是別人家的,可不姓伍。所以你也幫我勸勸你爹,趕緊再成親娶個填房、生個兒子來繼承伍家的財產,要不然可不就得便宜了別人嗎?”

    伍青靈簡直就要被氣笑了,她問她:“大娘,你姓伍嗎?”

    “我?我姓王。”

    “既然大娘不姓王,你這個『別人』就別咸吃蘿卜淡操心的多管閑事管到我伍家來,反正我伍家財產將來不管便宜誰也不會便宜到姓王的外姓人身上,你可聽清楚了?”伍青靈一點也不客氣的說。

    王媒婆皺起眉頭,坐在她身邊女生男相的婦人卻是忍不住冷嘲熱諷的回嗆道,“你這個下堂婦還真是厚臉皮,被夫家休棄下堂回來也不知道羞愧和丟臉,要是我的話肯定是大不出二門不邁的躲在房里羞于見人,哪里還有那個厚臉皮來管娘家里的事啊?”

    “你又是哪位?姓伍嗎?還是又是一個咸吃蘿卜淡操心的別人?”伍青靈面不改色的看向她。

    “等你爹娶了我家小泵子之后,你要叫我舅母。”那婦人抬高下巴。

    “爹,你有打算要娶人家小泵嗎?”伍青靈轉頭問她爹。

    “當然沒有!”伍豐迅速答道,然后神情嚴肅的對女兒說:“爹從未想過要再續弦的事,今生除了你娘,爹不會再娶任何人為妻。”

    伍青靈有些驚訝父親對娘親的一往情深,竟然當著外人的面將這事說得如此斬釘截鐵,絲毫不留余地。

    她轉頭看向婦人,嘴角微挑的對她說:“大嬸可有聽見我爹剛才說的話?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大嬸永遠也不可能成為我舅母。所以大嬸想攀親戚請到別家去,我們伍家敬謝不敏。”一頓,她直接下逐客令,“兩位請吧,可別逼我拿掃帚趕人了。”

    那婦人立時變臉,怒氣沖沖罵道:“你們當真是給臉不要臉,一個鰥夫,一個下堂婦,父女倆就沒個好的,我等著看你們將來會有什么下場!”說完,她起身朝一同前來的王媒婆招呼道:“咱們走!”

    “欸,大妹子你要走先走,我還有事沒辦完呢。”王媒婆對她搖頭道。

    “你還有什么事要辦?不就是幫人作媒提親嗎?”那婦人疑惑的問。

    “對啊,就是作媒提親的事啊。”王媒婆點頭道。

    “你除了答應我家來作媒之外,也答應了別家的人?”婦人雙目圓瞠,怒不可抑的指責道:“王媒婆,你不厚道!”

    “誤會、誤會,我接下來要做的可不是伍爺的媒,而是伍姑娘的媒。”王媒婆急忙擺手解釋,說著她轉向伍豐,“伍爺,有人托我來你家作這個媒,想娶你大歸回家的女兒為妻。這事你應該不會再拒絕了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怔愣住了。

    伍青靈皺起眉頭,正想開口拒絕時,卻聽見父親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期盼的出口問道:“是哪戶人家誰想娶我女兒?”

    “附近的山嶺村你該知道吧?那里有戶李姓人家,家里有三個兒子,想要娶你女兒的就是他們家的老三,名叫李大寶……”

    “李大寶?”伍豐若有所思的皺了下眉頭,問她,“他上面的兩個哥哥是不是叫大富和大貴?”

    “沒錯,沒錯,就是他們家,你——”

    “你給我滾岀去!”伍豐倏然發怒的朝她怒吼道。“李老三是個好吃懶做的瘸子,你竟然想要我將女兒嫁給那樣的人,你給我滾!”

    “這話可不能這么說,好歹人家還未成過親,不像你女兒是個大歸婦……”

    “我女兒大歸了又怎么樣,”伍豐生氣道:“她沒有做任何一件錯事,對得起天地良心,配得起任何一個未成過親的好男兒。”

    “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又不是個姑娘,而是個二手貨。”王媒婆忍不住撇嘴道。

    “你給我閉嘴!”伍豐氣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偏偏腿腳不便,沒辦法沖上前去搧這個女人兩巴掌。他轉頭看見張嬸呆站在一旁,立即朝她命令道:“張嬸,拿掃帚來把她給我趕出去,以后咱們家不許她再上門!”

    “爹,您先息怒,犯不著為這種人、這種事生氣。”伍青靈柔聲安撫。

    王媒婆聞言竟順竿而上,接聲道:“就是說啊,我不過實話實說,伍爺根本用不著生氣。”

    “張嬸,你還站著做什么?去拿掃帚啊!”伍豐氣到忍不住遷怒張嬸。

    “爹,您先坐下來,這事讓我來處理。”伍青靈走到父親身邊扶他坐下來,一邊柔聲對他說:“您剛才說的對,女兒沒有做任何一件錯事,對得起天地良心,自然也不懼怕別人胡說八道。不過今天這種事經歷,經歷一次糟心一次,所以女兒打算一次解決這類麻煩,您只需要坐著看女兒處理就行。”

    伍豐目不轉睛的看著女兒,面露出疑惑的表情。

    伍青靈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微笑后,好整以暇的轉身面向王媒婆。

    “大娘,我雖然是個大歸女、是個棄婦,可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愿意嫁的。”她緩聲說道:“我伍家現在是什么情況大家有目共睹,我爹又特別疼愛我,如果我哪天真要再嫁的話,我爹拿一半的伍家財產給我當陪嫁都有可能。”

    “不是一半,是全部。”伍豐插口道:“爹就你一個孩子,咱們家的一切自然全是你的陪嫁。”

    伍青靈回頭給父親一個燦爛的微笑,道:“我知道,不過說一半就足夠讓人驚訝到瞠目結舌,眼珠都快掉出來了。”

    說完,她轉頭看向王媒婆和那個說要走卻還是留下來看熱鬧的大嬸,只見兩人臉上的表情果然如出一轍的瞠目結舌。

    一旁的樓芊芊和張小小見狀,兩個小泵娘皆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王媒婆有些訕訕然的閉上嘴巴,看熱鬧的大嬸則是哼了一聲把頭轉開,但卻依然舍不得離開。

    “大娘,你聽見我爹說的話了吧?我爹說伍家的財產將全部給我當嫁妝。”伍青靈面帶微笑的再度對王媒婆說道。“向來聘禮與嫁妝都是相等的,即便有差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想娶我的人,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準備與我伍家財產一樣多的聘禮……”

    “你這不是為難人嗎?”王媒婆忍不住出聲道。

    伍青靈面無表情看了她一眼,繼續說道:“第二個條件是,還得讓我爹和我看得上眼才行。品性不好、條件不行、長相不優的就不用來試了,免得浪費雙方時間。”

    “我說你這個下堂婦不是在選夫婿,是在選駙馬吧?”留下來看熱鬧的婦人嘲諷的大聲說道,末了還裝模作樣的學了一下伍青靈剛才所說的話,“品性不好、條件不行、長相不優的就不用來試了,呵呵!”

    “我要選什么人似乎和大嬸沒關系。正所謂物以類聚,以大嬸這模樣……”伍青靈品頭論足般的將她從頭看到腳,再從看到頭,來回的看了一遍之后才不疾不徐的接續說:“與你有關的人肯定沒一個能符合條件的——不對,應該說沒一個能符合其中任何一個條件才對,既無財又無貌還真是個悲劇,可憐。”

    “你說誰丑、誰可憐了?”婦人尖聲叫道,快要氣炸了。她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別人拿她女生男相來做文章、說她長得丑。

    “我剛才有說一個丑字嗎?”伍青靈一臉莫名其妙,無辜的轉頭問在場其他人。

    “沒有。”樓芊芊大聲答道,覺得青靈姊姊真是太厲害了,完全就是罵人不帶臟字啊。

    誰讓這個丑大嬸太討人厭了,跑到人家家里來欺負人算什么事?開口閉口的下堂婦,不斷地往人家傷口上灑鹽,這樣的壞心人本來就是欠罵!

    “我沒說,有證人為證,大嬸可別誣賴我。”伍青靈一臉嚴肅的說,把那婦人氣得臉紅脖子粗的。

    “伍爺,你這個女兒到底還要不要再嫁人,這條件說出去誰娶得起?你就任她這樣胡來也不管管嗎?”王媒婆沉著臉朝伍豐說道。她還想靠這對父女倆賺點媒人錢呢,這樣她還有什么賺頭?

    “嫁不出去,我就養她一輩子。”伍豐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你們……你們真是不可理喻!”王媒婆從沒見過這樣寵女兒的父親,氣得無話可說,終于拂袖而去。

    同來的丑婦人見沒戲可看了,自然也跟著離去。

    接著毫無意外的,想娶伍家大歸女的兩個條件——一是要比伍家富有,二是要比她前夫簡正浩更有才有貌的消息不脛而走。

    村民們私底下議論紛紛,都在討論伍家父女倆是不是瘋了,賺了點錢就變得這么目中無人,瞧不起他們虎谷村的村民,不然怎會開出那些擺明不愿將女兒嫁給村民的條件?

    比伍家有錢和比簡舉人更有才貌這兩個條件,他們根本無人能達其一好嗎?這已經不是強人所難了,根本就是瞧不起他們!

    不過也有些人為伍家父女倆說了幾句公道話,說他們會如此“眼高于頂”也是情有可愿的,畢竟伍青靈當初可是無緣無故就被簡家和簡正浩給拋棄休離,為了出這一口怨氣,他們又怎能不想辦法找個比簡家和簡正浩條件更好、更優秀的男人呢?

    總之,虎谷材村民這年來因為伍家與伍青靈的事,家家戶戶都不缺茶余飯后的談資,只要有人聚在一起,十有八九都是在說伍家的事。

    伍家父女對此也早就習以為常了,每天一樣吃吃喝喝、忙忙碌碌的,生活絲毫不受影響。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二嫁大吉最新章節 | 二嫁大吉全文閱讀 | 二嫁大吉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