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謀得良夫 > 第六章

謀得良夫 第六章 作者 : 艾思

    “嬤嬤,你人脈廣,能不能幫我前去凌家打聽打聽,那凌家公子平日都在何處出現?要在哪兒才能碰見凌家公子?”

    王嬤嬤驚詫的反問:“凌家公子?前天老爺才帶著小姐上凌府回絕了白老爺的提親呀!”

    沈怡慶毫不遲疑的說:“我后悔了。”

    王嬤嬤嚇了一跳。“后悔?怎么會呢?小姐不是也認可老爺的提議,要讓白敏澤入贅當小姐的姑爺嗎?”

    沈怡慶堅定的搖了搖頭。“我想通了,與其招贅,讓沈家的產業落入外人手里,倒不如我自個兒好好學習如何治理來得妥切。”

    “小姐可是一介弱女子,怎能同男子一樣在外面拋頭露面?”觀念同樣守舊的王嬤嬤皺緊眉,極不贊同的反對。

    沈怡慶只能苦笑以對。看來,要說服身邊的人,她還有一大段路得走。

    但是不打緊,這些事情能慢慢來,只要她別讓白敏澤踏進沈家大門,成了沈家的乘龍快婿,一切都還有機會改變。

    她深信,只要她能促成沈凌兩家的婚事,只要她能順利嫁給凌少軍,她后來遭遇的那些事便不會發生。

    心下一定,沈怡慶也不在這個節骨眼上與王嬤嬤爭論,她機靈地轉移話題。

    “不論如何,我都想與凌家公子討教討教一下,聽說凌家公子年少就開始插手凌記藥行的事業,人人稱道,說是少見的生意奇才,跟這樣的人在一起,總能學到些什么。”

    王嬤嬤雖然也不贊成女子在外拋頭露面,可當她又聽見沈怡慶這么說——

    “嬤嬤你想,沈家雖然比不上凌家,可是沈家布莊也是太爺與阿爹一手拼搏起來的,我作為沈家子女,怎能不盡一份心力?再說了,就算日后真讓敏澤入贅,這么龐大的一片家業放手給外人治理,換作是你,你放心得下嗎?”

    聽完這席話,王嬤嬤原是心有遲疑后,覺得言之有理,便定下心來點點頭。

    “小姐說得極是,女婿再好,總歸算是外姓,老奴這就去幫小姐打聽。”

    “多謝王嬤嬤!”

    主仆倆相視而笑,沈怡慶起身來到外廳,一臉稚氣的萍兒呆呆地杵在那兒,神情不安的覷了覷沈怡慶。

    回想起萍兒的凄慘死相,沈怡慶對她多少有些不忍,雖然也清楚萍兒是株不折不扣的墻頭草,但是這個丫頭畢竟涉世還未深,只是跟著其他下人有樣學樣,興許本性還不算太壞,因此她才會將萍兒調至身邊當貼身丫鬟。

    “往后你就頂替菁菁的位置,當我的貼身丫鬟,若有什么不懂的,就去請教王嬤嬤,知道不?”

    萍兒趕緊福了福身,半是歡喜半是驚慌的回話:“多謝小姐提拔,日后奴婢一定會好好伺候小姐。”

    沈怡慶臉上揚起笑,心底卻有點涼颼颼的。假使經歷過那一遭,她還看不透這些奴婢的勢利,那就真是白活了那一遭。

    過去的她,當真會把下人們忠心耿耿的宣言聽進心底,現在的她只會當作耳邊風,聽聽就算。

    沈怡慶領著萍兒走出后院,穿越銜接主后晥的中間大庭院時,就看見白敏澤迎面走來。

    她一震,全身血液逆流,臉上一片通紅,看在外人眼里像是嬌羞臉紅,只有她自己清楚,這是憤怒太過而引起的臉紅。

    她不禁再次好好看清,上一世她錯付終身的這個男子。

    白敏澤樣貌清秀,身型頎長而偏瘦,穿著沈家布莊所出的褐色錦服,衣式與沈家布莊的掌柜相同,不同的是,他腰間配著阿爹贈予的翠玉。

    看著白敏澤笑容可掬的走來,沈怡慶又是一陣反胃感涌上來。

    也因為有機會重回十六歲這年,她開始抽絲剝繭的猜想,會不會早在白敏澤入贅沈家之前,他就與孫菁菁好上了?

    否則,當初她遲遲無法生子,自認有愧于丈夫,有意幫丈夫納側室時,白敏澤便貌似隨口一提的說起孫菁菁,說什么孫菁菁在沈家盡心盡力伺候了她十多年,與其在外頭物色,倒不如就彼此熟悉的身邊人考慮起。

    因為白敏澤的這番話,沈怡慶被說服了,覺得是該幫孫菁菁找個好人家,于是她私下找來孫菁菁探話,沒想到孫菁菁說已習慣在沈家的日子,若是離開了沈家將會成為一個廢人,就算只是當姑爺的小妾也好過離開沈家。

    現下想來,她根本是被這兩人一搭一唱給唬了!

    “慶兒,你怎么下榻了?大夫不是說讓你再養個兩日嗎?”

    面對白敏澤虛情假意的關懷,沈怡慶只得忍住了差點脫口的惡言,逼自己重新揚起笑容。

    “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是落水罷了,能有什么大礙……除非是有人蓄意把我推進池塘里,那可就不一樣了。”

    聽見她這么說,白敏澤先是愣了一下,立即正襟肅容的否認。

    “這怎么可能!這里可是沈府,誰這么大膽,敢推你下池塘?”

    還會有誰?不正是你嗎?

    沈怡慶在心底冷笑一聲,要不是緊抿住雙唇,恐怕早已脫口而出。

    “但愿真是如此。我要去布莊找阿爹,你若是沒什么要事,我先走了。”

    沈怡慶擔心再待下去,她會難忍心頭之恨,伸手朝白敏澤的臉上搧過去。

    被撇下的白敏澤,連下句話都來不及說,只能一臉錯愕的目送沈怡慶離開。

    看著那抹走得又急又快的背影,再回想方才沈怡慶意有所指的那席話,莫非他故意設局,想在沈老爺面前英雄救美的事情被拆穿了?

    這么說來,應該是菁菁說漏嘴的?白敏澤頓時一臉鐵青,大跨步朝后院走去。

    春日的陽光正酥暖,京城大街小巷盡是出門賞花的人潮,集市更是熱鬧滾滾,賣貨郎叫賣得十分起勁,廟口前還有賣藝人在表演舞劍,吸引了人潮停駐。

    今日,沈怡慶特地精心妝點了一番,一襲荷花似的粉嫩衣裳,配上京中正流行的小散髻,再簪朵金鈿花,看上去嬌俏可人,一路上引來了無數貴公子的側目。

    更甚者,還有些膽量較大的紈褲子弟上前詢問芳名,全然罔顧名門禮儀。

    面對這些公子哥的調戲,沈怡慶全給了軟釘子擋下來,不得不失,恰到好處,更沒有失了沈家小姐該有的儀態。

    “小姐,這條街是書鋪還有棋坊,賣胭脂水粉的在隔壁那條街。”

    一路緊跟在沈怡慶身后的萍兒,傻里傻氣的指著另一條街,以為沈怡慶是走錯了路。

    沈怡慶聽了也不理睬,逕自一個勁兒的往前走。原先她是想帶王嬤嬤一起上街,以省去諸多麻煩,可是想了想,哪有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姐,身旁會跟著從小把自己奶大的嬤嬤,于是只得帶著萍兒一起上街。

    “小姐,小姐,您走慢些,萍兒跟不上……”

    當萍兒氣喘吁吁的追著沈怡慶,原本遠遠走在前頭的沈怡慶,忽然停下了腳步,目光直往某間棋坊看去。

    這條街上由于書鋪棋坊林立,京中的貴族公子們,若是閑來無事就會在此遛達,有時還能在這兒遇上出宮玩耍的皇子們呢。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比較,只是這些公子哥是透過下棋來較勁,也因此這條街上的棋坊裝潢雅致舒適,二樓甚至還設有包間,提供棋客休息品茗。

    此時沈怡慶正站在這條街里最大間的棋坊前,透過雙眼在棋坊里頭搜尋某道熟悉的身影。

    驀然,她看見棋坊安靜的角落處,有一小方桌坐著兩名身穿錦衣的年輕男子,其中一名全身素白,腰間配載著一串碎玉,發髻以皓玉環圈朿,一派豐神俊秀,衣袂潔白,無疑是整間棋坊中最醒目的。

    是他,凌少軍。沈怡慶毫不避諱的,直勾勾盯著棋坊角落里的顯眼人影。

    她想起上一世的滿心懊悔,想起那日在凌記藥行里,凌少軍對她的真誠關心,胸口不由得一暖。

    “小姐,這棋坊是男人來的地方,你可不能隨便進去。”

    萍兒見沈怡慶抬步,似乎打算走進棋坊,當下嚇白了臉兒,緊緊挽住了主子的手臂不讓進。

    沈怡慶拔開了萍兒的手,說:“往后,我多的是拋頭露面的機會,眼下不過是進一間棋坊,又有什么好怕的?”

    萍兒到底年紀尚小,見識又不多,對沈怡慶的了解也不深,聽完這席話只是一頭霧水,不明就里。

    沈怡慶將萍兒晾在棋坊門口,獨自進了棋坊,筆直地朝凌少軍所在的那一桌走去。

    凌少軍剛把手里的白子落在棋盤上,一抬頭就看見沈怡慶站在棋桌旁。

    凌少軍怔了怔。“沈小姐?你怎會在這里?”

    幾天前,沈家老爺才領著沈怡慶上他們凌府退禮,他雖然心中遺憾,但也不愿強求,只當是與沈怡慶無緣罷了。

    原以為兩人往后應該再無交集,畢竟沈怡慶是沈家嬌養在深閨的大家閨秀,日后若是招了夫婿,自然也不太可能出來拋頭露面,因此當凌少軍見到沈怡慶時,免不了一陣驚詫。

    沈怡慶站在棋桌旁,臉上揚著溫婉淺笑,目光水盈盈的,好似欲語還羞。

    凌少軍咽喉一緊,想起那日在華巖寺偷偷觀察沈怡慶時的情景,以及前幾日她隨沈家老爺上凌家時,始終低頭不語的情景,不禁又驚又喜。

    這是沈怡慶第一次對上他的雙眼,更是第一次對他笑,她笑起來真好看,白皙圓潤的臉蛋,襯上細致秀麗的五官,看起來就是個福氣之人,笑起來似乎福氣跟著進門,讓人喜歡得緊,難怪父親會在見過她一面后,就擅自決定將她納進門當兒媳婦。

    只可惜,沈家老爺太守舊,不僅憂心兩家家世的懸殊,更擔心沈家產業無人看管,執意要替沈怡慶招婿……就不知沈家老爺替她找的夫君,是個什么樣的人才,又不知是否會好好疼惜她。

    思此,凌少軍收斂起心底泛濫的情意,表面上仍是一派威嚴君子貌,用著不失禮的合宜目光凝瞅著沈怡慶。

    沈怡慶面帶微笑的說:“凌公子,能否借一步說話?”

    與凌少軍同桌下棋的卓楠,摸了摸下巴,玩味的來回瞅著他們兩人。

    “我知道少軍向來頗受女孩子歡迎,沒想到這還是頭一回有女孩子找來棋坊,少軍啊,你該不會是欠下了什么風流債吧?”

    聞此言,沈怡慶不禁雙頰赧然泛紅。

    凌少軍一派正色的說:“休得胡說。前兩日凌家與沈家難得結緣,家父與沈家老爺也交了朋友,沈小姐前來找我肯定是有正經事相談。”

    卓楠笑了笑,不以為然,做了個請的手勢。

    “既然是這樣,那你請便吧,我在這兒等著,順便尋思下一步棋該怎么走。

    得到卓楠的許可,暫停了這場棋局后,凌少軍起身領著沈怡慶上了二樓包間。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謀得良夫最新章節 | 謀得良夫全文閱讀 | 謀得良夫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征途有人挂机赚钱的吗 杭州什么工作可以赚钱吗 金皇朝彩票游戏 吉林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玩重庆时时彩赚钱的 贴金箔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怎么兑话费 一元东北麻将怎么算钱 炒作收藏品多赚钱 cbg买角色赚钱 V8娱乐游戏 快递运这么一车东西赚钱吗 签到赚钱的棋牌 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我赚钱了是谁唱的 斑马快跑网约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