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意遲 > 第十四章 亡羊補牢

意遲 第十四章 亡羊補牢 作者 : 樓雨晴

    邵云開住屋外貼的售屋廣告撤下來了,近來也沒再看到中介向客戶帶看房子,余善舞不確定,他最后究竟如何處置,是已經賣掉了?還是不賣了?

    她尋了個機會,探問:“你、那個房子……”

    “嗯?”他想了一下,回她:“一直空在那里也是浪費。”

    “喔。”聽這意思,應該就是賣掉了。

    于是便打住沒再往下聊,以免把氣氛搞僵。

    只是,每回經過時,還是會習慣仰頭看下,心里浮起絲絲惆悵。

    好可惜。

    過后幾天,邵云開打電話給她,聽她壓低了嗓說:“我哥在家。”

    “嗯。”所以呢?她哥在家,為什么要遮遮掩掩?

    “我們晚一點要出去吃飯——”

    另一頭沒應聲,她嗅出風向不對,小心翼翼問:“云開,你在生氣嗎?”

    他未及響應,小女孩聲音透過話筒傳了過來:“姑姑你好了沒?要出門了。”

    “沒事,你去吧。”

    “那,我掛了?”

    另一頭斷了訊。他沒再貿然打擾,即便當下想問:你的家宴,我不能參與嗎?

    他默默擱下手機,那種一晚連撥三通的沖動與唐突,他這輩子也只做得出那么一次,多了只會惹人厭煩。

    她若不愿被打擾,那他就不打擾。

    那個周末,他應邀去吃前同事的喜酒,一度猶豫要不要約她一起,又因兩人現階段隱晦不明的關系,婚禮一事太敏感而作罷。

    未料,當天獨自前去,在接待處送禮金時,仍是遇上了她。

    “你怎么在這里?”倒是余善舞,率先問了出來。

    這句話應該是他問吧?

    “新郎是我學弟。”

    “對呴,醫學圈是你的主場。”新郎任職的醫院又是他的前東家,他會出現在這里一點都不奇怪,是她比較奇怪才對。

    “我好像走到哪都能看到你。”偶爾接個演講、吃一次喜酒,都能遇上。

    “我沒有跟蹤你喔!”她趕緊澄清,“我是幫二嫂跑腿送禮金。”新娘的父親和二嫂家有穩定的生意來往,這種交情就是人不必到,禮金有到就不算失禮。

    “既然都來了,吃點東西再走。”

    “咦?這樣不好吧?”這里她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進去多奇怪啊。

    “沒什么不好的。”他自然而然牽起她的手往宴客廳走,一副就是“有我在,我罩你”的姿態。

    她微微笑,任他拉著走。

    “云開,這里——”一桌坐了半滿的男人向他招了招手,他拉著她過去,對方看了一眼他們交握的手,滿眼笑意。“攜伴啊?昨天不是才說要一個人來?”

    “我們是在門口遇到。”完全淡定地她拉椅子,在預留的位置落座。

    “我是來幫家人送禮金的。”她接著補充。

    “喔——”對方拉長尾音應了聲。“只是在門口送個禮金就被你拐來了?”

    邵云開完全不理會老同事的調侃,動手幫她張羅餐具,同桌的人好意倒了紅酒遞來,被他婉拒。

    “謝謝,她不能喝酒。”然后替她倒果汁、

    “你也太霸道了吧?人家又沒有說不要?”這可一點都不像沒深交的樣子。

    “要喝,回家喝。”他轉頭,對她說。在家人面前,要怎么喝他都不會阻止她。

    “好。”她溫馴點頭,完全沒有異議。

    這不叫霸道。真正的霸道是只站在自己的立場,做自以為是的強勢規范,而他是基于對她的了解,做認為對她最好的折衷方案,他也為了這個選擇陪著她滴酒不沾。

    她很清楚自己幾兩重,這種酒量半杯下肚,就會開始鬧笑話了,她可不想第一次見面就在云開的朋友面前發酒瘋。

    “這么乖,可以交來當女朋友了。”朋友們知道他目前單身,有意無意地敲邊鼓,女方聽了,竟也只是淺笑,沒出言澄清。

    開席后,氣氛逐漸熱絡,大伙也都聊開了,畢竟都是待醫療圈的,話題本能還是離不開醫療信息的交流,而這是余善舞不了解、也插不上嘴的領城。

    大多時候,她只是靜靜地聽。

    盡避如此,他也并沒有將她晾在一旁,席間不時地為她布菜、剝蝦,照拂周全,讓她始終都能感覺到,他是惦記著她的。

    話題聊到一個段落,又繞回到私生活。“是說,你現在真的沒有對象?”

    邵云開夾菜的手一頓,考慮了數秒才慢吞吞回復:“沒有。”

    “不是我要說,你也太清心寡欲了吧?活到快四十歲,居然只交過若嬙一個——喔,對,還有一個只交一年、連見都沒機會見到就分了的前女友,然后好像就沒了?”以邵云開的條件,這樣的感情紀錄,也未免單薄得可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多乏人問津咧!

    于是,各種猜測紛紛出籠——

    “你不會是恐婚吧?”畢竟和呂若嬙分開時,那漫天流言傳的是不怎么好聽,他若從此懼婚,倒也不奇怪。

    “想太多。”

    “不然?”

    “就沒有人要嫁。”

    “怎么可能?你邵云開耶!”前景看好、身價無限的優質單身漢耶!

    “怎么不可能?我也是會求婚被拒。”

    這句話很明顯有針對意味。余善舞氣很虛,不敢搭腔。

    “哪個女人這么沒眼光?!”

    就在你眼前。

    她捧著中箭的心,默默埋頭努力加餐飯。

    邵云開似有若無地掃她一眼。“或許是我還不足以讓她想不顧一切,將終身托付給我吧。”

    “趕快換一個啦!”

    “對呀,干么吊死在一棵樹上。”

    “信不信你喊一聲,現場沒有對象的女性,一半以上都會排隊等著嫁——”

    “我嫁。”

    一片笑鬧聲中,輕緩的嗓音穿插其間,傳入耳膜。

    其他人或許沒聽到,但他有。

    邵云開緩緩側眸,望向她,他很確定,他沒有錯聽。

    她用微笑掩飾內心的緊張,半幽默地將心意帶出口。“我排第一個,你要不要娶?”

    “現在?”

    “今天日子應該不錯吧?”她不太確定地看了看旁人。

    “超級黃道吉日,宜入厝、宜訂婚、宜嫁娶!”

    邵云開忽然站起身,眾人一致將目光望向他,以為他中邪了。

    只見他緩緩朝她伸出手,女方微微一怔后,便將手擱到他掌中,任由他攏握住,而后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手牽手雙雙離席,看傻了眾人。

    “他們是認真的嗎?”

    “原來那位就是『沒有人』小姐啊!”

    “這什么神展開啦——”

    這一切簡直跟國劇沒兩樣。

    邵云開站在法院門口,呆呆地看著手中的身分證。

    真結了?

    并沒有。

    公證結婚至少要提前三天預約,大概就是為防他們這種一股子腦熱、今天沖動結婚,明天就嚷嚷離婚的家伙……

    于是他們被趕出來了。

    他撫額苦笑,在來的路上,他竟然完全沒想到這一點,甚至忘了今天是假日,全憑一股子腦熱沖動,好像什么事情一遇到她,他就會腦袋當機,失去基本的判斷能力。

    如果不是這樣,現在他身分證上的配偶欄,已經填上她的名字了。

    分不清心頭復雜的感受是松了口氣,抑或遺憾,她還有機會后悔,至少還有三天的機會。

    “想什么?”去買飲料的余善舞回來,童心一起,跳起來將手中冰鎮過的飲料瓶貼上他臉頰,他沒被頰上冰涼感嚇到,倒是她一個踉蹌往后退把他嚇到了,趕緊伸手往她腰間一攬,撈回懷里,這才安心。

    或許一直以來,就算放開手,他潛意識里也始終認為,她只有在他身邊,最安全。

    完全沒有危機意識的她,笑容燦爛,兩手的飲料瓶順勢往他臉上左右夾攻,一臉的惡作劇得逞的小女孩。

    “幾歲了你。”他簡直沒轍。

    “你管我!”旋開瓶蓋,喝了一口,再湊回他嘴邊。

    他順勢啜了口,是柳橙汁。他不喝咖啡、不喝碳酸飲料、不喝太甜太多人工香料的飲品,天然果汁是唯一能接受的,她仍記得他的習性。

    如此無負擔地與她笑鬧、其喝一杯飲料,彷佛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擱在她腰間的手,依戀不舍地收回,思索接下來該怎么辦?

    當沒這回事,道聲“再見”,各自回家?還是——

    “拿來。”

    思緒打斷,他一時沒能意會,呆看著伸到他面前的手。“什么?”

    “鑰匙啊。”她說得理所當然。“雖然三天后才能登記,但我好歹也算是『準邵太太』了吧?家里鑰匙不用給我喔?”

    所以,她腦熱期還沒退?還是跟他玩真的?

    他兩者都沒問,默默回到停車場,將車內置物箱的鑰匙擱進她掌心。

    “這——”是離她很近很近、他們一起打理的那個家。她微怔。“不是賣了?”

    “沒。賣不出去。”

    “喔——”這次的應和聲,拉長長的,帶著一絲笑意。

    不是有句話說,沒有賣不出去的房子,只有賣不出去的價格?兇宅鬼屋都有人買了,他好好的房子,真鐵了心要賣會三年都賣不出去?分明是他自己舍不得吧。

    “那我先回家打掃,一陣子沒住了,不整理一下怎么住人。”

    她的聲音,輕快得似有千百只蝴蝶在跳舞,邵云開望進她笑意燦燦的熠亮雙瞳,那笑,落入心海,如一顆顆星子,燦爛奪目,恍如世間最耀眼的光。明亮而美麗得教他心旌顫動。

    “可是我還得再回婚宴現場一趟,有資料要給學弟。”剛剛完全把這事忘得一干二凈、

    “你去啊,我自己回家,記得我包菜尾。”剛剛才吃到一半,她還有點餓,那家飯店的菜色不錯呢。

    他回來時,她正攀在窗臺上洗紗窗。“小舞下來,這樣危險。”

    “你回來啦!快點,幫我拆紗窗,這好重,我不會拆。”

    他先張臂將她抱了下來,然后才去拆窗戶。

    “咦,你真的包菜尾回來了!”她聞到香味,雀躍地小跳步去拆紙袋包裝。

    什么菜尾!是特地叫飯店做的,他怎么舍得讓她吃別人吃過的剩菜。

    “紅蟳米糕耶,你怎么知道我想吃這個?”

    因為在我的手伸向你時,這道菜剛上桌,你有用眼角余光瞄它,猶豫了一秒。

    他記恨地想。

    輸給趙之寒他也就認了,沒想到還輸給紅蟳米糕。

    余善舞愉快開吃了,還不忘動嘴指使他做這做那的——“垃圾順便包一包,晚一點垃圾車來才不會趕不及。”

    她也不是光出一張嘴,在他回來以前,已經屋里屋外大致清理過,清出一袋又一袋過期的日用品,并列好一長串的采買清單,就擱在桌子上,他有看。

    他原本是想請居家清潔人員過來打掃,沒想到她效率這么快,看她忙得這么來勁,便又將話吞回,默默陪著她掃地擦窗戶。

    原本,他并不確定,她是否希望他搬回來,她不曾提過,就連前幾天,她問到房子的事,他都暗示得這么明顯了——房子空著浪費,她也沒任何表示。

    就算他想回來,也得是她也希望他回來,而不是自己在一頭熱,如過去那樣,一廂情愿塞了她滿掌,迫使她必須承接住。

    但是她看起來那么快樂,吃飽了,電力滿格,又開始忙進忙出、爬上爬下地換床單、換燈泡,沒喊一聲累。

    從超市補給完日用品,兩人一手一袋,走在身畔那人,步履輕快,口中輕輕哼著小曲,他側眸,由他的角度瞥去,看得見漾在嘴角、淺淺的小梨渦。

    “你心情很好?”

    “還不錯啊。”

    他眸色不覺放柔,“嗯,那就好。”

    他們只花三天,就整理好搬了進來。

    和以前的交往模式不同,這一次,是真正地,一起生活,同吃,同住,同寢。

    櫥衣、鞋柜,會有一半的位置是放她的衣物,各個角落放置著她慣用的生活用品;妝臺上是她每日都會用到的瓶瓶罐罐……讓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屋子是有女主人的。

    “你明天記得把時間空出來。”她洗完澡搽乳液時,順口提了下。

    “明天?”

    “跟法院預約好去公證結婚啊,你忘啰?”

    他沒忘。只是不確定,她的沖動勁兒過去了沒。

    這件事,其實就跟那一年情人節,他們的沖動告白、沖動交往沒什么兩樣,如今只不過是換成沖動求婚、沖動結婚罷了。

    既然那年,他都沒有踩剎車,那現在又為何要?遇上她,他從來都沒有理性過,就算錯也要蒙著眼一路錯到底。

    于是,他們結婚了,并在同一天完成登記程序。

    走出戶政事務所時,他的身分證上已經清清楚楚填上她的名字。

    他其實很清楚她為什么會這么做,這段時間,他們的關系陷入膠著,勢必得有人做點什么來突破僵局,否則再下去只是消磨彼此的感情,既然無法果斷地放棄轉身走開,那就干脆結婚吧,用婚姻做一道明確的關系突破,她都敢開口拿終生來與他賭了,他有什么理由不奉陪?

    雖然,他并不很確定,這段婚姻能夠維持多久,就如同情人節那一晩留住她的心情,如今也不過是換成用婚姻,不顧一切抓牢她。

    他們都在嘗試,用新的身分,新的關系,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是邵先生,她是邵太太。

    至少目前為止,他們的婚姻生活超乎他預期的好。

    她有時心血來潮會下廚,廚藝算不上頂尖,也不至于到天雷級難以吞咽的離譜境界,就是看得出不常下廚、沒那么熟練,但能吞的等級。

    在她捧著頰,眨巴著眼一臉“請給評”的期待表情下,他將食物塞入嘴——

    滑蛋蝦仁不太滑,宮保是雞丁不是雞塊、螞蟻上樹也不是為了吸引螞蟻——以上,太有殺傷力,全數爛在肚子里,為了不傷新手人妻的玻璃心,他選擇比較溫和的評語:“火候太大,有輕微焦味——但還不錯,有特色。”時刻注意風向,很快地改口。

    不能昧著良知夸“美味”,就只能夸“有特色”了。

    她點點頭,愉悅地捧起飯碗開動。

    睡前,他洗完澡出來,看見她在鋪被子。

    “你二哥回去了?”

    “對呀。”

    昨天,她沒有回來,支支吾吾的說明下,終于聽懂是因為她哥在家,她不方便回來。目前婚齡七天,已出現第二次滯留娘家未歸的紀錄。

    而根據統計,她哥大約一個禮拜左右會回去看她或不定期地家庭聚餐,所以邵太太可能也會平均一個禮拜曠職一次,不過數據什么的,都不是重點,重點在于,余善謀顯然不知情,而她看起來,完全沒有要告知的傾向。

    “他不知道我們結婚的事?”

    “那個……呃,我還沒想好要怎么說,畢竟年紀有了,不好太刺激他『老人家』……”她打哈哈地想輕松帶過。

    “嗯。”他淡淡應了聲,沒窮追猛打往死里掐,輕巧地掠過她,拿吹風機吹頭發。

    大概是有些心虛,她轉守為攻,“那你咧?你說了嗎?”

    “我身邊最親的親人是蓁蓁,你是認為我需要在結婚第一天,就把她帶出來約談?”

    “呃……是也不用啦……”她干笑,完全站不住腳,“好啦,我保證最多一個月,一定說、絕對說,我發誓會說!”

    他輕飄飄地瞟了她一眼。“沒關系,不用勉強。”

    這婚是結得沖動了,她不知該如何對家人啟齒,實屬正常,連他自己都不肯定,這樣的婚姻可以撐持多久,他們自己心里,都還有太多的不確定感,又如何斬釘截鐵對家人擔保,他們會牽手白頭,一輩子幸福?

    他不確定,她也不確定。

    有時拿起身份證,看向配偶欄那個名字,都還好一陣恍惚,問自己,他真的結婚了嗎?

    他還在適應已婚身分,但她看起來,非常的適應良好。

    某個很日常的夜晚,他在書房與學弟視訊,上這婚宴時聊到美國最新的干細胞移植手術,約好要找時間再詳細聊一下,順便傳幾份資料給對方。

    聊到一半時,有道幽靈從身后默默飄過。

    腳步聲其實很輕,半點也沒發出聲音打擾到他(所以才稱之為幽靈啊),默默拿了她的平板到角落安靜地自己玩。

    對方接著送來一道文字訊息:

    是那位『沒有人』小姐?

    這什么外號!

    他沒好氣地,敲鍵盤回了句:“對。”

    你們真跑去結婚了?

    就在他敲下第二個“對”字時,另一頭忽然揚聲喊:“嫂子、嫂子——”

    余善舞聽聞,起身湊到畫面中,響應對方揮舞的手。“嗨。”

    “我要喝喜酒!”好歹現場有敲到邊鼓的,都算“半個媒人”吧?沒喝到這杯喜酒說不過去。

    “這個我要先確認一下,我老公口袋深不深。”她半開玩笑地回。

    “你放心,超深的!”

    “好了好了,去旁邊玩。”邵云開趕緊打住,把她趕到一旁繼續滑平板,然后將偏離的主題拉回來。

    聊完正事,關掉電腦,順手拿起桌上的保溫杯喝點熱茶潤喉,盤腿坐在地毯上逛網拍的人妻抬起頭,抱著平扳挪挪小**。“夫君大人,您忙完經世濟民的大事嗎?黃臉婆我有點柴米油鹽的小事想請示你。”

    “太座大人請說。”

    “我想換窗簾,這個、還有這個,你覺得哪個比較好看?”她快樂地湊過來,跟他分享剛剛爬網拍的成果。

    邵云開也不含糊,認真研究了一下她精挑細選的花色還有款式,投下他神圣的一票。“這個。”

    結果她只回了他一聲“嘖”,然后拉下訂購,買了他沒選的那一款。

    所以她根本早就決定好了,還問他干么?

    “那這個咧?”這次是餐具組。

    他選的樣式,依舊讓她白眼翻到后腦杓,毫無懸念地點下他沒選的那一組。

    男人在家中的購物意見表達權,薄弱得好可悲。

    他深深感受到了。

    “拿來。”二度當伸手牌。

    他盯著伸到眼前的白嫩掌心。“什么?”

    “信用卡啊。”

    這才是重點吧,還裝什么民主詢問他的意見。

    他一邊掏信用卡一邊告訴自己:“下次我要是會再回答你這種問題,我就是你兒子。”

    余善舞一點兒也不介意他的碎念,反正一卡在手,天下她有,他要當兒子奉養她她也是沒意見。

    那個周末,他們去逛寢飾店,她又在兩款床單花色中陷入人生難題。

    “云開、云開,選哪個好?”

    在不遠處隨意走走看看的邵云開,還沒記取前天的教訓,回頭看了一眼,正欲張口——

    “算了算了,你不用回答,我自己選。”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而這次,他甚至連開口表達意見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床單我也得睡一半吧?”為何沒有投票權?

    對方不說話,只是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

    “昨天?還是前天?你說了什么來著?”

    我要是再回答你,我就是你兒子。“兒子乖,去旁邊玩沙。”

    “柜臺在哪?”反正他只剩結賬功能。

    店員小姐見他一臉的哀莫大于心死,笑出聲來,“邵先生,你太太是跟你開玩笑的,她說她覺得你會喜歡這個風格,所以挑了這組色系的低調款,但又覺得新婚應該要用稍微鮮艷一點的花色,才有新婚感,所以才猶豫不決。”

    “那就兩組都買。”他想也沒想便說出口,“輪著用,先用你喜歡的亮色系,再用我的低調款。”

    她微訝,而后笑了出來。“好啊。”

    離開時,他拎著寢具,她代為領取發票及信用卡。“謝謝光臨,邵先生、邵太太慢走。”

    她怔了下,當下沒反應過來。

    “怎么了?”他問。

    “沒。”走出店門后,才道:“第一次被人喊邵太太,感覺好微妙。”

    他沒說什么,她接過他一邊的物品,默默與他十指交握。

    以后,她會愈來愈常聽到別人這么喊她,也會愈來愈習慣,別人不再喊她余小姐,而是邵太太。

    時序入了秋,夜晚已能感到些許涼意。

    晚間,邵云開進浴室洗澡準備就寢,才想起自己忘記拿換冼衣物。

    以往并沒有這個習慣,一件浴袍披了便出來,在房里更衣,反正一個人住,如今多了個人分享獨屬的空間,有些生活上的小習慣仍在調適,但又覺得好像也還好,沒有太不適應。當他需要個人空間時,她會很乖地到旁邊自己玩,不吵不鬧不煩他。

    看似很吃定他,但那是在無傷大雅的小事上,她懂得什么是尊重,就像學弟嚷嚷要吃他們的喜酒,她并沒有嘴快答允,而是用巧妙的方式帶過,因為是否補辦婚宴是兩個人的事,她不會在沒有與他商議前,便片面決定任何事。

    他欠她一場正式的婚禮,可她至今,只字未提。

    他在心里暗自盤算,該找個時間,帶她去選一對正式的婚戒,然后再補拍婚紗。

    走出浴室,看她背過身,在床頭窸窸窣窣不知忙什么。

    “你在干么?”

    他一出聲,把她嚇了一跳,手一抖,東西掉在地上,一陣手忙腳亂。

    這么大反應?

    “你沒穿鞋不要過來,針掉地上了。”她立刻蹲下去找。

    “你沒事拿針做什么?

    “縫扣子啦,你好煩,問這么多。”

    他立刻識相閉嘴,拿了衣服默默轉身回浴室。

    選完澡爬上床,她隨后也鉆進被窩,將微涼的腳丫子熨上他腳背。

    他將她收攏入懷,掌心輕輕挲撫她肩背,她得寸進尺,連兩只小爪子都鉆入衣內,平貼胸膛。

    “現在才剛入秋而已。”她這么怕冷,要到了冬天還得了。

    “沒關系啊。”反正現在有現成的人體暖爐了,這是老公的功用之一。

    手腳都暖了,在他肩窩調整了個角度,舒舒服服枕靠著,打了個小小的呵欠,展開睡前例行的天馬行空無主題亂聊。

    “我現在好像有一點點感覺了。”

    “什么感覺?”

    “結婚的實質感。”原來成為人妻,就是這樣,有一個家庭的責任要撐持,但也有一個家庭的溫暖可享。“在我可以理直氣壯花你的錢、享用你的肉體、還有你的姓氏時。”

    原來老婆跟女朋友,真的有很大、很大、很大的差異,無論是現實層面還是心理層面所產生的化學效應,都是兩碼子事。

    “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玩人妻系列了。”想很久了呢,腳本超多的,以前是因為主題敏感,不敢拿來亂玩。

    “這個下流鬼。”他失笑,在她調戲的指尖滑過來挑挑他下巴時,啟唇輕咬了一口。“我好像也漸漸有感了。”

    在她換掉窗簾床單、在家里貼上“囍”字紙、開始為他洗手做羹湯、忙到一個段落時伸出手,桌旁開始會有保溫杯時。

    她讓這間屋子,產生了點點小的變化,多了一些些味道,一種——屬于“家”的溫度與味道,繼而使他在心理上,也產生了點微妙變化,心沉甸甸的,重了,里頭多了使命感,自覺有責任要維護個家,不受外界風雨侵擾。

    她接著又唏哩呼嚕說了什么,他沒聽全,人似乎已進入半入眠狀態,聲音漸輕,帶著濃濃睡意。他傾耳細聽——

    “……我沒有后悔喔!”她喃喃囈語了聲。“當邵太太,很好、很好……”

    “謝謝。”他微微笑,輕吻她發心。邵先生很高興聽到你這么說。

    “我也不后悔。”

    就算在男人無法插足的家務事里,他必須成孫子。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意遲最新章節 | 意遲全文閱讀 | 意遲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中国投资埃塞俄比亚赚钱吗 卖康乐果赚钱 亚上彩首页 现在婴儿游泳馆赚钱吗 绿通车赚钱吗 广东麻将打法种类 怎样在网上写东西发表赚钱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更换账号欢乐捕鱼退出登录 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方法吗知乎 哪些赚钱的app可以绑定qq 赌博麻将app 京东小金库打卡能赚钱吗 问道怎么赚钱 卖等级 大都会彩票游戏 最赚钱 主播 财神捕鱼发发发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