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霸王妃(下) > 第七章

霸王妃(下) 第七章 作者 : 子紋

    “王子,”木顯榕的手輕覆上他的手臂,“發生了什么事?”

    “沒什么。”段頌宇將碗移至她嘴邊,“再喝一口。”

    她卻倔強的閉上嘴,臉色蒼白的搖頭,“你打算瞞我什么?”

    “我不會瞞你什么,就如同阿依所言,不過就是一些流言蜚語。”他淡淡的說,“你毋需放在心上。”

    “既然可以不必放在心上,那說給我聽又何妨?你若不說—”她柔聲要求,“就讓阿依說。”

    “榕兒—”他的語氣很是無奈,“你現在該做的是好好靜養,而非理會那些莫名其妙的是非。”

    聞言,她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到底是什么?阿依︱”

    阿依接收到自家小姐的無聲命令,精神立刻一振。

    “還不就是小姐留宿旭日殿的事傳了開來!這兩日,王子可以說是寸步不離守著你,外頭那些話傳得可精采了,說什么堂堂茴月國王子,要哪個美人不成,偏偏對個男人情有獨鐘!而且為了一個臣子目不交睫,衣不解帶的守在床榻前,就連國王召見也不予理會,大伙都說王子戀上了男人,而那個男人當然就是小姐你啊!”

    大王子和小姐,瞎子都會知道要選哪一邊,雖然大王子位高權重,但是一遇到她家小姐就成了繞指柔,這幾日他緊張小姐的模樣,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只要小姐站在她這一邊,王子也絕不敢對她怎么樣的。

    木顯榕心一驚。這便是她自始至終最擔心的事,這事會毀了罕伯澤的聲譽!

    “立刻回府!”她火速拉開身上的被子,明快的下了決定。

    只是才一動作,男人的手掌也馬上壓住她。

    “王子!”木顯榕的目光對上他。

    段頌宇沉下臉,“你才剛醒,躺下來。”

    “可是外頭的傳言︱”

    “我只在乎你,至于其他︱隨便人去說!”

    “你不能如此任意妄為!”

    “任意妄為”他灼灼的目光鎖著她,“若我真任意妄為,在你昏迷這幾日,我早就去找罕尹帕算帳了!”

    迎視他的黑眸,木顯榕的心不覺一陣輕悸,他的態度擺明沒有任何轉圜余地。

    “躺下來。”他的語調一柔,“算我求你,成嗎?”

    若是他用強硬的手段,她一定會不留情的抗爭,但是柔情……她輕喟了一聲,“我聽你的,但是情況會變得復雜。”

    “為了你,就算復雜,我也不在乎。”他讓她躺了下來,拉上被子。

    “要去見你父王嗎?不是說這幾日他召見你?”

    “可是你︱”

    “我聽你的了,”她打斷他的話,“你也聽我一次,好嗎?”

    “……好吧。”段頌宇側頭吻了下她的唇,“我會盡快處理,然后回來。”

    這世上有些事情就是沒有辦法隨心所欲,尤其是生在這個有眾多試探目光的皇家。

    正殿內,侍者、侍女全被斥退,大大的殿堂之內,只剩罕陽、罕凡昭,和神色不快的段頌宇。

    罕陽與二兒子相視了一眼,最后目光定在大兒子身上。“本王召你無數次,你竟然都不予理會!”

    “兒臣知罪。”他恭敬的立在殿前,淡淡的說。

    “本王要個理由!”罕陽皺起了眉頭,“你與木將軍……”那些流言傳進了他的耳里,而且已經到了不堪入耳的境地,他怎么也沒料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愛上一個男人。

    “木將軍是兒臣此生最在乎的一個人。”

    此話一出,罕陽用力一擊椅子,“你說什么”

    “父王,如果您能免去木家上下數十口人的死罪,兒臣可以向父王坦誠一切。”

    罕陽眼底閃過復雜的神色,“你在跟本王談條件”

    “是。”他直言。

    “大膽!”罕陽的臉色沉了下來,“你的所做所為讓皇族蒙羞,還敢跟我談條件!”

    看著他不豫的神色,段頌宇很清楚,若再硬碰硬下去,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尤其是對木顯榕。

    于是他深吸了口氣,“總之︱兒臣不喜歡男人。”

    “什么”罕陽一愕,接著蹙起眉,“可是你方才說木將軍是你︱”

    “這些年來,要不是有他在一旁,兒臣實在不敢想象會成為什么模樣。”他索性先發制人,“父王之前不也是因為看兒臣的懦弱不順眼,所以才把兒臣趕到凈水沙洲嗎?父王放棄了兒臣,但是木將軍沒有,自始至終,不論兒臣是勇敢、是膽怯,是勇士、是懦夫,她都敬兒臣為主,姑且不論其他,就以她的忠心不二來看,兒臣連著兩日衣不解帶照料她,何錯之有?”

    被這么一搶白,罕陽倒楞住了。

    “父王身為一國之君,要看、要管的是天下事,而不是小小旭日殿里發生的點滴,跟著人云亦云,說兒臣喜歡男人、有斷袖之癖,如果真如此,兒臣也敢大方承認,但兒臣真的不是。”

    這樣不敬的語氣令罕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沒料到他竟有勇氣以下犯上。

    不過看著他激昂的模樣,罕陽眼底閃過了光亮,頗為欣賞大兒子直來直往的性子,只是現在兩人正杠上,他倒沒有臺階下了。

    “王兄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始終不發一語的罕凡昭終于開口,“有這么一個忠心的臣子,王兄如此做為也是合情合理。”

    段頌宇可沒想到他會替自己緩頰。

    “凡昭的意思是︱”罕陽的目光掃向他,“父王錯了嗎?”

    “兒臣不敢。只是王兄都否認了,那就證明事情是子虛烏有,要怪就怪那些愛嚼舌根的人!”

    段頌宇以全新的目光看向罕凡昭。

    縱使有野心,但顯然他也不是個不明事理之人,不然此刻他大可對他落井下石,畢竟這是除掉他、除掉“木顯青”的大好機會。

    看著他,段頌宇竟然想起了在二十一世紀的弟弟︱段思恒。

    一直以來,他總認為他太過婦人之仁,成不了大事,在爾虞我詐的商場上一定會吃虧,卻不能否認思恒從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深知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要得到想要的一切,未必只能用“掠奪”這種方式。

    “關于這件事,父王和王兄就不用放在心上。”罕凡昭繼續說,“下個月王室便要到天山狩獵,這是每三年的一大盛事,別為了這些是非亂了心情才好。”

    罕陽輕挑了下眉,抿了抿嘴。“這次秋狩伯澤隨行嗎?”

    罕凡昭都說是三年一次的盛事了,他能不去嗎?“回父王,這是當然!”段頌宇只能點頭。

    “三年前,父王曾在天山看到一頭通體雪白的玉狐貍,這次兒臣一定會捉到,獻給父王!”

    聽到這個,罕陽的心情好轉,哈哈一笑,“好,父王等著你獻上的玉狐貍!伯澤,這次你可也得好好表現,讓我看看這五年,你從木將軍身上學到了什么驚人的技藝。”

    “……是。”天知道他連箭都射不好,跟人家狩什么獵?不過到時只要木顯榕在一旁就好,這種事,交代給她準沒錯。

    想到那個小女人,他立刻歸心似箭。

    “父王若沒事,請容兒臣先告退。”

    罕陽對他揮了揮手,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交代,“再怎么說,你都是茴月國的王子,凡事要有分寸,明白嗎?”

    “兒臣明白。”他立刻跪拜離去,罕凡昭也跟在他身后退了出來。

    走沒幾步,段頌宇又停了下來。“喂,小子!”

    聽到這聲叫喚,罕凡昭著實楞了一下,“王兄……是在叫凡昭”

    看他正經八百的模樣,段頌宇輕笑,“是,就是叫你,小子。”

    “王兄有何事?”

    打量了他一會兒,段頌宇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的舉動使罕凡昭更是驚訝,畢竟他們雖是兄弟,卻從不親近。

    “我該謝謝你,你替我解了圍。”

    罕凡昭的眼神一斂,“凡昭只是陳述事實,凡事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王兄與木將軍之間,凡昭沒見過異狀,所以沒什么好說的。”

    “若就一個有野心的人來說,你似乎有些愚昧。”

    “……王兄”

    段頌宇嘆了口氣,“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你難道不明白嗎?”

    “王兄是凡昭的兄長,不是敵人。”

    “哎呀,這么高來高去的言論,好累。”搖了搖頭,段頌宇抬頭沖他一笑,“你讓我想起了我弟弟。”

    這話讓罕凡昭一臉莫名其妙。他本來就是他的弟弟啊!

    “你比我適合當個王。”他突地丟出這句話。在二十一世紀,思恒也比他更適合成為主事者,真沒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時空意會到這么一件事。

    不是強悍、霸道便能服人得天下,而是要有仁德。

    罕凡昭難得感到無措,他不解的看著眼前人,“王兄︱”

    “什么話都不要多說,”段頌宇揚首大笑,“你比尹帕好多了!我喜歡你!”

    看著他率性的走遠,罕凡昭越顯困惑。

    “二王子!”看著出神的主子,不知何時來到他身旁的托泰輕喚了一聲。“出了什么事嗎?”

    “沒什么。”回過神的罕凡昭搖了搖頭,“只是王兄……變了很多。”

    “這是因為木將軍。”托泰曾經前往凈水沙洲,所以對大王子的轉變皆看在眼里。“若要登上王位,就要先除掉他。”

    他不認同的看向托泰,“我王兄原本懦弱,沒有肩膀承擔重責,但若是他有所轉變,為了天下百姓,我可以敬他為王。”

    “二王子”

    罕凡昭沒有留下來聽托泰多言,逕自往自己的水月宮走去。這幾日,他的王妃將要臨盆,他心系于她,至于王兄的事,他暫時將之拋到了腦后。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霸王妃(下)最新章節 | 霸王妃(下)全文閱讀 | 霸王妃(下)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刺激战场以什么赚钱 大家的表情包赚钱了吗 漂流瓶赚钱软件下载 万分之一零食店可以赚钱吗 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免费下载东北麻将 农村医疗保险国家赚钱 2019利用电脑赚钱 捕鸟达人让炮弹飞 ok99彩票网址 4u彩票群 网店怎么帮别人卖东西赚钱 50个赚钱 唯一的目标就是赚钱的说说 w彩票网首页 美团打车app怎么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