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誰說我們要分手? > 第六章

誰說我們要分手? 第六章 作者 : 杜若

    韓深雪一聽到奶奶跌倒被送進醫院便慌了心神,奶奶今年八十多歲了,雖然身體還算硬朗,但年紀大了,身體各種機能退化,摔倒的后果可大可小。住在隔壁的陳奶奶只說已經叫了救護車送往住家附近的醫院,也不曉得傷勢如何。她之前才在新聞上看到老人跌倒撞到頭部導致腦出血,又或者是傷及脊椎、骨折等等都有可能,這些潛在的可能性都讓她完全靜不下心。

    韓深雪站在魏修家門前,想著該招計程車還是借魏修的車自行開車去醫院,然而心里的焦急感彷佛上萬只蝕心的螞蟻弄得她不知所措,夜晚的風透著涼意,卻無法冷卻她紊亂的思緒。

    突然有人自后頭抓住了她的手腕,和對方溫暖的掌心相比,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有多么冰冷。

    回過頭,魏修站在她身后,發梢凌亂,身上還穿著沒來得及換下的家居服。

    “你這種狀況能自己去醫院嗎?我載你去。”魏修和韓奶奶算是熟識,韓奶奶知道他沒有親人在世,若是他在特定節日休假,都會邀請他和韓霏霏、韓深雪一同去韓家吃頓飯,就怕他獨自一人過節太孤單。韓奶奶還是他的影迷,兩人一旦聊起戲劇便沒完沒了。

    和韓家人相識多年,魏修很清楚韓奶奶對韓深雪來說有多么重要。

    不等韓深雪開口,魏修強勢地拉著她走進一旁的車庫,意思很明顯,完全不容許她拒絕。

    韓深雪沒有多余心神理會魏修,一門心思都記掛在奶奶身上。在這世上,除了姊姊之外,奶奶是她最親密的家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程度遠遠高于親生父母,聽見奶奶出事,她怎么可能無動于衷。

    魏修的住處距離醫院有段距離,即使他已經盡量趕路,還是花了點時間,當兩人還塞在車陣里時,同樣接到通知的韓霏霏已經先一步到了醫院,并撥了電話給韓深雪。

    “姊,奶奶的情況怎么樣了?”韓深雪望著窗外緩慢前進的車流,心急如焚。

    “你慢慢來,奶奶跌倒后髖部骨折無法站起,沒有生命危險,醫生評估奶奶的健康狀況,建議動手術,以免以后產生更多并發癥。我剛剛已經說服奶奶做手術了,手術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才會結束,你不用急,慢慢來就好。”韓霏霏怕妹妹太過心急趕路反而危險,柔聲安撫妹妹的情緒。

    她明白妹妹擔憂的心情,她在接到陳奶奶的電話后也是一顆心高懸著,直到在醫院見到意識清醒的奶奶才稍微安下心。

    韓霏霏的話對韓深雪來說猶如一顆定心丸,她將姊姊的話轉述給正在開車的魏修。此刻才突然察覺,魏修身上還穿著家居服,雖然外頭罩了件薄外套,但仍掩蓋不住他身上穿著家居服的事實。

    幸好他車上習慣放一組備用的喬裝配備,墨鏡、鴨舌帽和口罩這幾種基本能遮住五官的配備都有,下車后還能稍微做點喬裝,否則讓人認出這個穿著隨便的人是堂堂影帝就麻煩了,免不了又會是一則新聞。

    韓奶奶的手術結束時已是深夜,韓深雪把韓霏霏和魏修都趕了回去,她怕奶奶睡醒后沒人照顧,自己一人留在醫院守著奶奶。姊姊明早還有工作,晚上勢必需要好好休息,而魏修和奶奶非親非故,就更沒有留下的理由了。

    韓奶奶在手術結束后清醒了一陣,沒多久又沉沉睡去,直到次日清晨才醒來。雖然及時送至醫院,手術也進行得很順利,但老年人的恢復力不比年輕人,痊愈前暫時無法

    自己下床走動,只能依靠輪椅。

    幸好魏修這幾天休假,韓深雪不必隨著他工作,才有辦法每天陪著奶奶。

    她在病床旁剝著水蜜桃皮,這是韓霏霏昨天下班后買來的,還特地挑了比較軟嫩的,方便牙口不好的韓奶奶食用。

    韓奶奶坐在病床上,聚精會神地看著墻面上的電視,里頭正回放著魏修主演的電視劇。這部戲在當年播出后廣受好評,也讓魏修獲得第一個電視劇最佳男主角獎,早已在電視上回放無數次,每次回放,韓奶奶總要再追一次。

    “你可以待在我身邊,但那可能會是一場豪賭。”魏修飾演的男主角傷痕累累,面對始終在原地守著自己的女人,他只能艱澀地吐出這句看不見未來的話。

    魏修幾乎不演愛情成分重的戲,據他本人的說法,能“演”,但絕對無法感同身受,因此韓霏霏在挑選劇本時,第一關就會先過濾掉愛情成分吃重的戲,頂多就像目前正在播放的電視劇一樣,演一些無法給予愛情和承諾的角色。

    韓深雪低垂著眼,繼續剝著手邊的水蜜桃,雙手沾得都是水蜜桃汁。

    這部戲的劇情她很熟悉,尤其是這句臺詞,格外記憶深刻,當年在首播后甚至擄獲了萬千少女的心。第一次看這部戲時,她還不是魏修的助理,但已經常陪著奶奶追了不少魏修的戲,她也認為魏修把這句臺詞詮釋得很好,可自從和魏修展開地下戀情,這句臺詞反倒成了她最不喜歡聽見的話。

    “奶奶……”她動了動嘴角,聲音微弱。

    “怎么了?”韓奶奶將注意力從電視劇上移開,面容慈祥。

    “我想辭掉助理的工作,在家寫作不僅能一邊照顧你,也能避免又發生同樣的事。”從她聽見奶奶在家中跌倒后,這個念頭便一直盤旋在她的腦中。

    只要她隨著魏修外出工作,家中就只剩奶奶和小煤炭,小煤炭是一只奶奶養的小黑貓。聽奶奶說,她不小心在家跌倒后,整個人疼到無法站起,是聰明的小煤炭跳上窗臺拔高音量喵喵叫引來了鄰居陳奶奶的注意,陳奶奶站在窗邊發現奶奶倒在地上,才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這次是運氣好,若是小煤炭沒這么機靈又或者附近鄰居都不在家,等到有人發現奶奶都不曉得是多久之后的事了。她害怕憾事發生,認為不該讓奶奶獨自一人待在家中,而且奶奶目前只能依靠輪椅,后續還必須時常回診和復健,肯定要有人留在家中照顧奶奶。

    “深雪,這是你心里真正的想法嗎?”韓奶奶微笑著問道。

    “我之前就在考慮要不要專心寫作,只是……”

    “深雪,不要因為奶奶影響你的決定,奶奶還有點積蓄,請人照顧不成問題。你從小就是個情感內斂,不善與人交際的孩子,這幾年好不容易比較懂得與人相處了,也開始懂得享受愛情。不管你做了什么樣的決定,奶奶都支持你,但是別因為奶奶而做了委屈自己的事,奶奶希望你過得開心、幸福。”雖然孫女不曾和自己提過感情事,但韓奶奶始終看在眼里,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她哪會不明白孫女的心意。

    “奶奶……”韓深雪抿了抿嘴,以為自己藏得深,沒想到還是逃不過奶奶的雙眼。

    也是,連姊姊都看出她喜歡魏修,奶奶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來?大概只有魏修這個缺心眼的人沒察覺。

    病房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大概是小修那孩子來了,他昨天就說今早還會再來。”韓奶奶眉開眼笑,不僅是因為魏修是孫女喜歡的人,也因為她是魏修的資深影迷。

    病房門由外開啟,戴著黑色口罩和鴨舌帽的魏修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一袋補品。

    “奶奶,看我帶了什么給你。”魏修關上病房門,立刻脫下悶熱的口罩和鴨舌帽,笑著走向韓奶奶的病床。

    這間雖然是雙人病房,但一連幾天都只有韓奶奶一個患者,魏修才敢安心脫下身上的喬裝。

    “不是跟你說了別帶那么多東西來嗎?我一個人又吃不完。”韓奶奶笑了笑,“電視上正好在播你演的電視劇,我和深雪才在談論你呢。”

    韓深雪已經將水蜜桃切成六片放在盤上,奶奶突然補了一句話,害她一陣尷尬。

    “喔?談論我什么?”魏修揚唇,狹長的眼眸微微彎起瞅著韓深雪的側臉,被勾起了好奇心。

    “沒什么,說你那時候的演技青澀。”韓深雪佯裝出淡然的模樣,幸好她平日就面容冷淡,不容易被瞧出什么端倪。

    “我那時也才幾歲。”魏修撇了撇嘴,沒有懷疑韓深雪說的話,“若是現在來演同樣的角色,演技肯定更加純熟了,但那時的青澀也是現在的我演不出來的。”

    一扯到電視劇,魏修便開始和韓奶奶閑聊了起來,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模樣,韓深雪心里五味雜陳。一開始她并不想勞煩魏修時常往醫院跑,他難得可以休假應該好好在家休息才對,可是他堅持每天都要到醫院陪奶奶聊天,而奶奶看起來又特別愉快,在這種情況下,她實在狼不下心把魏修趕回去。

    這個男人肯定毫無知覺,他的這些行為只會害她越陷越深,他倒不如狠心無情一點,這樣她還更容易離開他,也不會弄得像現在這樣遲遲做不了決斷,藕斷絲連。

    到底該說他無情,抑或是有情?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誰說我們要分手?最新章節 | 誰說我們要分手?全文閱讀 | 誰說我們要分手?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靠ins赚钱 问道新区新区赚钱 老公不赚钱只花钱怎么办 头条发布文章怎么赚钱 中至江西麻将官网 女生做什么工作室赚钱 乐趣江苏麻将最新版 养殖竹鼠能赚钱吗 东北麻将群 芒果微赚转发赚钱 国标麻将没有人玩 好孝心能赚钱吗 巫师3符文石赚钱1.31 上海嘉定什么最赚钱 做吊顶生意赚不赚钱 有那些小视频可以赚钱软件是什么软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