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腹黑太歲 > 第十章

腹黑太歲 第十章 作者 : 子紋

    才走出公司大門,侯心彤略微失神的看著黎思宇剛才交給她的資料,一切的矛頭都指向劉景蓉。

    從監視器里拍攝到的,確實是劉景蓉拿著包裹進快遞公司寄送。

    但是送的是香水,并不是什么違禁品,所以就算查到東西是她寄的,在法律上也不能判她什么罪,但至少對這個人,他們知道要有所防范。

    劉景蓉為什么要這么做?一個弄不好,她可能真的會害死寧梓揚,一想到這里,侯心彤就感到痛苦不已。

    她不知道關于這件事,寧家會做出什么樣的處置,畢竟寧梓揚的父母已回到臺灣了,現在他們全都在公司里頭,聚在一起討論此事。

    她不想留在那里,于是決定先下班去買菜,決定今天好好的大展身手,讓大伙兒吃頓大餐。

    而且她的身分也有點尷尬,畢竟他們討論著要對付的可是養育她長大的劉家人。

    就在她失神的當下,突然一輛紅色的車子急促的停在她的面前。

    侯心彤嚇了一跳,微退了一步,她彎下腰,看著坐在里頭的劉景蓉。

    “上車。”劉景蓉降下車窗,冷冷的丟了一句。

    看到她,侯心彤忍住想要斥責她的沖動,深吸了口氣問:“有什么事嗎?”

    “我叫妳上車!”劉景蓉側著頭看她,“難不成現在只有妳媽才請得動妳這個寧家未來的媳婦嗎?”

    這頂帽子扣下來,使侯心彤心中壓下一股壓力,她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我要去買菜,沒有多少時……”

    她的話還沒說完,劉景蓉已經狠踩油門,車子沖了出去。

    一路上,她的車子不停的加速。

    侯心彤一顆心立刻懸在半空中,“妳做什么?停車!我要下車!”

    “妳會怕?”劉景蓉分神看她一眼,然后得意的大笑,“真有趣!”

    因為看到她臉上的恐懼,所以劉景蓉車子更是開得飛快,甚至還驚險的闖了幾個紅燈。

    “妳瘋了!”侯心彤感到一陣不祥的寒意襲來。

    “就算我瘋了也是因為妳。”

    她將車子猛然轉彎,侯心彤不由得驚恐的緊閉雙眼。

    很快的,她發現劉景蓉把車子往郊區開去。

    “妳要帶我去哪里?”

    她沒有回答,依然維持著急駛的速度。

    侯心彤立刻打開皮包拿出手機,按下按鍵,準備找人求救。

    劉景蓉眼角看到她的動作,立刻緊急煞車。

    侯心彤整個人向前傾倒,連忙手撐著前方的置物柜,才穩住自己的身子。她憤怒的看著劉景蓉,“妳到底在做什么?!”

    劉景蓉試圖搶過她手中的手機,但是侯心彤沒有讓她如愿,掙扎著推開她的手,想要打開車門下車。

    但是劉景蓉的力氣在她之上,她用上半身壓住了她,然后打開置物柜拿出里頭預藏的水果刀。

    一看到那發亮的刀鋒,侯心彤的動作立刻一停。

    “妳……妳這是在做什么?!”

    “把手機給我!”她一手拿刀,一手對她伸出手。

    侯心彤緊張的吞咽了下口水,把手機給她。

    “景蓉,把刀放下,小心傷了妳自己。”

    劉景蓉的下巴一揚,將手機丟到后座,“妳擔心妳自己就好。”

    侯心彤無力的一嘆,“妳到底想干么?”

    “妳媽媽說,妳要跟寧梓揚結婚了?”

    她為了這件事來找她,難不成她到現在還不愿意放棄嫁進寧家的念頭?

    “我們是有談到婚事,”她識相的沒有在這個節骨眼激怒她,“但確切的日期還沒訂。”

    “難道他都發病了還沒讓他得到教訓?!”

    “妳還敢說?!”侯心彤雖然要自己冷靜,但語氣還是忍不住一揚,“我們都查出來了,香水是妳寄送的,妳為什么要這么做?”

    “還用問嗎,我得不到的東西,妳也別想得到。”

    侯心彤一愣,一抹痛苦滑過心頭,“為什么要這么仇視我?我們都沒有兄弟姊妹,難道不能和平相處嗎?”

    劉景蓉嘲諷的說:“妳媽媽搶走了我爸爸,妳還指望我跟妳和平相處?”

    “我媽媽沒有搶走劉叔叔,他們是相愛而決定相守在一起。”

    “在妳還沒來之前,我爸爸開心的替妳布置房間,還買了許多我喜歡的娃娃給妳,我看中了一個想拿走,他還罵了我一頓,從小到大他從沒罵過我,他竟因為妳跟妳媽而罵我,他都把時間花在陪伴妳們身上,根本不管我!”

    看著她眼里的失落,侯心彤心中一緊,怎么她這么多年來竟然沒有發現劉景蓉的脆弱,當年的她也還只是個孩子,失去了母親,父親又很快的迎娶了另一個女人,她感到孤寂,但卻找不到任何人陪伴,于是只能從欺負她之中找到平衡。這份認知讓她的心都痛了。

    “妳為什么這么看著我?”

    “我想,我欠妳一句對不起!我應該早點發現妳的不快樂。”

    她的話聽在劉景蓉的耳里只覺得諷刺。“妳以為妳這么說我就會放過妳嗎?”

    “當然不會,”看著她眼底的狂亂,她不禁同情起她來,“畢竟在妳的眼中,我把劉家害慘了。”

    劉景蓉冷冷一哼,“妳這個白癡!”

    侯心彤小心翼翼的將手藏在身后,移到門把上頭,但是劉景蓉接下來的話卻讓地忘了所有的動作。

    “妳真好笑,妳真認為自己是掃把星?難道妳不知道巧合是可以被制造出來的嗎?”

    她的臉色刷白,“什么意思?”

    “我爺爺發現我拿了妳房里的娃娃后把我訓了一頓,我生氣,沒想到爸爸疼妳,就連爺爺也跟著變了,他直說妳是個乖巧的好女孩,要我把東西拿回妳房里放,我不要,他抓住我,我便推了他一把,誰知道他就摔下樓去了。”

    她的話使侯心彤倒怞了一口冷氣。

    “妳媽每天傍晚都去花園澆花,她肚子的孩子是男孩子,一旦出生,我更沒地位了。”

    “妳做了什么?”侯心彤幾乎快無法呼吸了。

    “我只是到廚房拿了點油灑在她經過的路上而已,這樣就簡單的摔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至于我爸會中風,是因為我要他出面逼你跟寧梓揚分開,他不愿意,我跟他大吵一架之后發生的。”

    侯心彤大大的喘了口氣。

    “爺爺的死……不會也跟妳有關吧?”

    劉景蓉冷冷的看著她,“或許妳覺得我很狠,但我還不至于對自己的爺爺下這種毒手,他已經躺在床上那么多年,身體能撐到現在已經很難得了,只是妳倒霉,正好回國的時候他過世了。”

    心頭的釋然幾乎使侯心彤垂淚。

    多年以來,她一直背負在身上的包袱,在這一瞬間全然的卸下,原來這一切真的與她無關。

    劉景蓉的話徹底的解開她心中的死結,她想要立刻去找寧梓揚,她要告訴他這此事,她可以心無芥蒂的跟他相守在一起,只是她現在的處境……

    她感到渾身冰冷,在這么多年之后,劉景蓉選擇全盤托出,絕對不是良心發現,而是打算傷害她。

    “景蓉,”她困難的開口,不知道怎么從這場危機中脫逃,只能放低姿態,“我知道妳的痛苦和不快樂,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少來了!”劉景蓉輕嘲,“妳現在一定很得意,劉家垮了,而妳竟然要嫁進有頭有臉的寧家。”

    “劉家不會垮,只要妳愿意,”她放柔語調,“我會全力幫助妳,我絕對說到……前面有輛車!”趁著劉景蓉分神,她立刻推開車門,整個人因為太過慌張而滾出車外。

    “妳不準走!”劉景蓉吼道。

    侯心彤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來,沒命的往前跑,但是穿著高跟鞋的她跑沒幾步就被劉景蓉從后頭抓住。

    遠遠的一輛出租車出現,她像是看到救星的揮舞著雙手,車子停了下來,意外的是,夏語晴從車上沖了出來。

    要不是因為心彤失神忘了將錢包帶在身上就離開辦公室,她也不會出來追她,更不會這么剛好看到她上了這女人的車。

    “妳這個瘋女人!”夏語晴一把撲了上去。

    沒有料到夏語晴會突然撲上來,劉景蓉抓住侯心彤的手一松。

    侯心彤跌坐在地上,“語晴!”她驚慌的嚷道,“小心,她手上有……”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原本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身子同時一僵。

    這一瞬間,侯心彤心臟已經跳到喉嚨口。

    夏語晴從劉景蓉的身上滾了下來,腰際的米色襯衫被鮮血染紅,她發出的聲吟刺痛了侯心彤的心。

    “語晴?!”侯心彤心下大駭,手腳并用的爬到她的身旁。

    “他媽的!”夏語晴捂著腰,吃力的說,“她偷襲我……”

    “我送妳去醫——”

    “小心!”看到劉景蓉重新站了起來,夏語晴嚷道。

    侯心彤轉過身,不過劉景蓉的手還來不及碰到她,沖過來的寧梓揚已經一把將她給推倒在地。

    而隨后趕到的黎思宇立刻將她壓制在地上。

    “臭小子,我不是叫你不要跑那么快,”跟在最后的寧浩旭不忘叨念自己的弟弟,“小心你的身體!”

    寧梓揚沒空理會他,他大口大口喘著氣,目光急切的梭巡著侯心彤,“心彤,妳沒事吧?!”

    侯心彤一臉蒼白的搖著頭。

    “是語晴……”她聲音發顫,“大哥!”她的目光轉向寧浩旭。

    寧浩旭立刻取代侯心彤的位置,快速的替夏語晴檢查傷口。

    寧梓揚的手緊緊的抱著侯心彤。

    檢查之后,寧浩旭伸出手打橫抱起夏語晴,“放心吧,皮外傷而已,她死不了。我先送她進醫院,警察來了你們再處理。小子,”他不忘看著寧梓揚一眼,“以后可別這么跑了,會要命的!”

    遠遠的,警車的聲音接近了……

    當寧梓揚和侯心彤做完筆錄走出警局時天色已經全暗了。

    司機已經等在門口,他帶著她上車前往醫院。

    “你還好嗎?”侯心彤擔憂的看著他,他看起來有些疲倦。

    寧梓揚伸出手將她給攬在身旁,搖了搖頭,敏感的察覺到她的悶悶不樂,心頭滑過一絲心疼。

    “妳呢?還好嗎?”

    她試著微笑,但失敗了。她嘆了口氣,伸出手摟住他的脖子,她需要擁抱來遺忘與危險擦身而過的恐懼。

    “我給哥打過電話,”他的手輕撫著她的背,“語晴的情況很穩定,還有力氣在病床上呼天搶地的喊痛,他快被她弄瘋了,打算明天就把她趕出院。”

    他的語調輕快,希望她能放松下來。

    果然侯心彤的嘴角微揚了一下。

    “這女人也真是的,”寧梓揚不由得搖了下頭,“她打電話說妳上了劉景蓉的車,車開得像要下地獄似的,我就要她不要輕舉妄動,沒想到她根本不聽我的。”

    “她救了我一命。”

    “我知道,”他收緊了手臂,“這份情我會記在心里,好好感謝她!”

    “要不是因為我,她也不會受傷。”

    他低頭看著窩在自己懷里的小女人,她臉上流露出一種難解的復雜神情。

    “妳該不會又要說什么掃把、拖把星之類的吧?”

    她沒好氣的抬頭瞄了他一眼,“不是!而是陳述一件事,她確實是因為我而受傷。”

    “是啊,”他嘆了長長的一口氣,“還壞了我英雄救美的打算。”

    她輕捶了下他的肩膀,想起了劉景蓉,她的眼眸低垂,“你說景蓉會怎么樣?”

    “已經交給警方了,警方會處理。”他抱著她往后倒向椅背,伸展了下他的長腿,方才她做筆錄的時候,他已經注意到了她對劉景蓉語多維護,她能有此寬恕他人的雅量,已經很好了,要是他,可一點都不會跟她客氣。“每個人都該為所犯的錯付出代價。”

    她重重的嘆息一聲,手輕觸著他的臉,“我知道,只是她也很可憐,說到底不過就是渴望一份愛吧!她認為原本該屬于她的一切,在劉叔叔娶了我媽之后就被奪走了,所以她從傷害我之中得到滿足,畢竟我難過我媽也不會好過,這些年來,為了我的事,我媽在劉家確實沒有辦法抬起頭來做人,還暗自流了不少的眼淚。”

    她的思緒不停的翻轉,他伸出手擁住她。

    “別想了,一切都雨過天青了,她會接受法律的制裁,不會有機會再傷害任何人。”

    “我知道,但是——幫幫她吧!”她眨著睫毛懇求他,“在可能的范圍之內。”

    “她這么對妳,妳還要幫她?”

    “奶奶和玲嬸都說要有量才有福……”

    他搖著頭,打斷了她的話,“這兩件事不能相提并論。”

    “梓揚。”她柔聲的要求,楚楚可人的盯著他不放。

    寧梓揚皺眉,沒道理在劉景蓉傷害了他所愛的女人之后,他還要提供協助。

    “拜托!”她撒嬌的靠在他身上,“就當是看在劉家養我到這么大的份上。”

    拒絕的話到了嘴邊,但是看到她乞求的雙眸,寧梓揚又將話吞了回去,“妳這個笨蛋!”

    她聽出他話中的妥協,不禁露出笑容,摟住他的脖子,親了他一下,“其實當個笨蛋也不錯。”

    他笑她的天真,“又想說什么傻話?”

    “不是傻話,若是當個笨蛋,可以生活簡單點、想法簡單點、感情簡單點、處世簡單點,那我情愿當笨蛋。”

    他看著她美麗的眼睛中充滿溫暖,伸出手點了點她的鼻子,然后緊緊的將她給抱個滿懷。

    “沒想到妳笨歸笨,”一股憐惜從他的心頭流出,“說出來的話竟然還有那么一丁點道理。”

    “當然,所以這輩子我只想當個笨蛋。”

    “好啊,”他吻住她,“反正好像只要一遇到妳,我也會跟著變笨、變傻,聰明不起來一樣。”

    “既然這樣,”她的雙手握住他的手,然后放在自己的心上頭,“我們就笨在一起好了。”

    他忍不住大笑。

    這個笑聲在她耳里聽來就像是天籟,相信一輩子她都不會感到厭煩。

    這一刻,她的心不會再搖擺了!

    不論她命好命壞,只要她懂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她就可以得到滿足,在他毫無保留的懷抱之中,她已經找到了幸福。

    “夭壽,真是有夠夭壽。”

    “妳口不渴嗎?”寧浩旭瞄了眼一直在床上哀哀叫的夏語晴。

    “他媽的,真的很痛耶!你會不會是蒙古大夫啊?”

    “拜托,”這女人實在很不講理,“幫妳處理傷口的是我們外科醫生,又不是我。”

    “你的意思是那個外科醫生是蒙古大夫嗎?”

    寧浩旭差點被口水嗆到,“我沒這么說,那位醫生可是我們外科最帥的一個。”

    “人長得帥不代表他就不是蒙古大夫。”

    寧浩旭忍下怒氣,要不是看在她救了他未來弟媳的份上,他實在懶得理這個瘋女人。

    “啊!”

    她突然尖叫,令他嚇了一跳,“又怎么了?”

    夏語晴盯著他,“三太子講的血光之災不會是這個吧?”

    寧浩旭挑了下眉,不是很懂她的話。三太子……神明嗎?

    “應該是,”她撫著下巴,“這代表以后我就開始好命了嗎?”

    最好這樣,若她還好命不起來,她的雙手握拳,她就要回去找三太子算帳……

    傷口因為她的大動作拉扯,又是一陣劇痛襲來。

    “我快痛死了!”看著杵在一旁的寧浩旭,她忍不住沖著他大吼道:“給我止痛藥啦!你這個死人——”

    人生可以很簡單子紋

    萍水相逢遇到一位年近半百的女性,她未婚而且渴望婚姻,在期待感情降臨之余又怕受到傷害。

    在這個快餐愛情的時代,有她這種保守想法的人實在不多見,她希望遇到心儀的對象時對方能夠主動,若是對方不主動,她就只能暗自著急,就算對方主動了,她又認為要有女性的矜持,情感不能太過放任。于是多年下來,就這么錯失了許多機會,她嘆了口氣,以一句“沒有緣分”結尾。

    對于感情,她小心翼翼,覺得自己若是多釋出一些好感,就會被人以為她是個隨便的女人。

    有些想法實在根深蒂固,我沒有反駁她,畢竟每個人的觀念不同,沒有誰對誰錯。

    我只告訴她,若是遇到心動的對象,對方若跟妳一樣也是單身,身邊又沒有伴,妳真的可以多主動一些,不會有人因為妳多說了幾句話就認定妳不是一個好女人,而且,說白一點——好與壞是誰定義的呢?

    緣分……對我而言,這兩個字很微妙,因為我相信緣份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

    制造一些巧合、巧遇,若要說是有緣,不也可以?只是在于自己或是對方有沒有那份心吧!

    她不停的向我強調——人生好難!她的人生怎么會這么難?她這句話聽在我的耳里覺得很有趣。

    我一直堅信吸引力法則,她的人生之所以難,是因為她總是這么以為,想得太多,煩惱自然跟著來。

    做任何事,包括感情,其實沒有必要復雜化。人生可以很簡單,而且越簡單越快樂。

    遇上了她,讓我生出寫這本以求神問卜和巧合緣分為題材的作品。我認同命運可以主宰世間許多事,但是自我的做法和想法卻更凌駕于命運之上。

    在面臨煩惱的時候,我喜歡找人談談,漸漸的認同了一個真理——解決得了的事無需擔心,解決不了的事,擔心也沒有用!所以凡事就看開一點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腹黑太歲最新章節 | 腹黑太歲全文閱讀 | 腹黑太歲TXT下載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在网上充话费怎样最赚钱 有哪些兼职赚钱网站有哪些 彩立方彩票安卓 兰博基尼没人买怎么赚钱 新手服怎么赚钱 龙角赚钱方法 打麻将认定赌博的条件 同仁耳鼻喉赚钱么 最新玩家赚钱网游 正彩彩票首页 哈罗顺风车车主能赚钱么 基金会赚钱技术目录秘籍 易发彩票苹果 ff14刻木匠有什么赚钱 现在哪个游戏代打最赚钱 大圣捕鱼下载手机版